第2048章 孤立无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秽乱宫廷?”看到这几个字,宋青书脸都快绿了,如果他真在皇宫里和那些妃子什么的做了什么事情享尽了艳福也就罢了,可自己明明裤子都还没脱呢,就背上这么大一口黑锅?

宋青书看了一下奏折的落款——真德秀!他对这人有印象,实在是名字太秀了,这人是直学士院、秘书郎,如今是太子的老师。

另一本奏折也是参他类似的罪名,落款是魏了翁,此时是国子监武学博士,同样也是太子的老师,只不过真德秀教太子理学,魏了翁则更多偏向于教授太子弓马军略之类。

“看来这是太子的意思啊。”宋青书暗暗皱眉,这个太子手段有些不高明,竟然直接让自己的老师上阵,这样谁都知道他是幕后主使。

其实他对这个太子并没有恶感,之前因为沈璧君一事,还觉得他有些可怜,至于沈璧君出事过后,他立马开始谋划娶别人,这件事倒也怪不得他,出身皇家,自然不可能让一个清白有疑虑的女子进门。

只是如今对方打上门来了,注定双方无法成为朋友。有时候世间就是这样,明明相互欣赏,却不得不互相为敌。

宋青书不禁想到了当初的韦小宝,再次感慨了一下芝兰当道不能不除。

感慨归感慨,眼前的麻烦还得处理,看着不远处那些一脸戏谑,明显打算看笑话的众臣,宋青书轻咳一声,只好出来解释:“官家经历了这次叛乱,对身边守卫非常不放心,特令我随侍左右。当然我也分得清轻重,入夜过后并没有留宿内宫中,而是在大庆殿边上休息。”

皇宫并非全是皇帝妃子居住的地方,分内廷、外朝,进了皇宫大门往东,过一北廊乃枢密院,接着中书省,然后是都堂,也就是所谓的政事堂,宰相朝退治事于此 ,然后是门下省,最后是大庆殿,也就是老百姓眼中的金銮殿,这些地方都属于外朝,得到允许的话臣子是可以进出的,一直要往里走一道围墙和宫门之后才是内廷,那里面是皇帝与妃嫔私人的地方,决不允许其他男人

涉足。

宋青书以前去找李沅芷和阿珂倒是进了内廷,但那是夜间凭着绝世轻功偷偷进的,大白天进的话影响实在太恶劣,所以他一开始就有所防范,只是没想到还是有人从这上面做文章。

“自太祖以来,不是没有重臣因为公务繁忙留宿在政事堂这边,可像齐王这样每天都住在这里,实在是仅此一例。”这时候一个老者站了出来,他便是太子太傅真德秀。

宋青书暗恼,忍不住说道:“我明明才住了一天,哪里是每天都住在这里?”

真德秀马上说道:“齐王的意思是今天就会搬出宫去了?”

宋青书一怔,没想到被对方设了个套绕了进去,只不过他手里握着赵构这张牌,倒是不慌:“官家如今的安危需要我随时照看,还特意下旨留我常伴左右,我又岂能因为顾忌个人名声,而置官家安危于不顾?”

“此言差矣!”真德秀马上反驳道,“护卫官家自古以来有大内侍卫,有侍卫亲军,又何须齐王插手?”

宋青书脸色一变,陡然站了起来,大宗师的气势瞬间勃发,整个殿中都笼罩在他的气势之下,每个人都脸色大变,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真大人是文人,恐怕不知道真正的武功高手是什么概念,这次武当山之变出现了近十个大宗师,哪怕是御前侍卫在他们面前也如同土鸡瓦狗而已,这次随行的御前侍卫近乎全军覆没便是明证,”宋青书冷哼一声,“以前有黄裳与斗酒僧两位大宗师坐镇宫中,方才保证了皇宫里的安宁,如今两位都不在了,皇宫对于大宗师来说就是不设防的,如果我也不在宫中,有居心叵测之徒请来了一位大宗师,那样岂不是拿官家的性命、社稷的安危当儿戏?”

他很快便收起了气机,要知道这群官员一个个都是文弱书生,不少人还老胳膊老腿,要是一不小心被他给震出了内伤,少不得会一大堆麻烦。

真德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张了张嘴想反驳,只可惜被对方气势所慑,一时半会儿还

没缓过气来,宋青书力度拿捏得非常准,既让他说不出话来,又不至于真正伤到他。

“齐王所言的确有道理,只不过黄裳与斗酒僧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而且他们年纪都大了,没人会往那方面想,齐王就不一样,”说话的是魏了翁,他负责教授太子武科,显然也是身手不凡,自然比真德秀更快恢复,“齐王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宫中莺莺燕燕这么多,而且那些妃嫔都是全国各地精挑细选的佳丽……”

他欲言又止,但在场的都是男人,一个个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不管是宫女也好妃嫔也罢,在这深宫中都是寂寞无比,哪怕宋青书不主动去找她们,她们看到这样一个年轻英俊又身居高位的男人,难保不会自己主动贴上来。

得到魏了翁相助,这时候真德秀也缓过气来,补充道:“而且据我所知,齐王在江湖间可流传着不少风流韵事,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吧。”

宋青书暗暗皱眉,自己前些年与那些红颜知己的事情终究还是有些负面的影响。

这时候其他一些官员也纷纷加入进来:“我们这些知情人当然知道齐王行得正坐的直,可那些普通老百姓不知道啊,他们只知道齐王整日里住在皇宫之中,他们哪懂得内廷外朝的区别,再联系到以前有关齐王的坊间传闻,肯定会胡思乱想,到时候一个个添油加醋地以讹传讹,要不了几天,那流言就不堪入耳了啊。”

“我们也知道王爷是为了官家的安全,但这样一来皇家的颜面无存,官家想必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不如我们禀告官家,让他再做定夺?”

“依老臣所见,可以在皇宫附近找一房子赠与齐王居住,这样齐王又能守卫官家安全,又能堵住无知之辈的悠悠之口。”

……

群臣你一句我一语,气氛也讨论得越来越热烈。

见宋青书快被众臣的唾沫星子所淹没,一旁一直沉默的史弥远和薛极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微微上扬的嘴角与得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