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6章 公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史弥远之前绷紧的脸渐渐笑了起来:“不错,之前太子被沂王咄咄逼人的进攻弄得举步维艰,如今好不容易盼着沂王出事了,又出来一个齐王,还有着驸马的身份,我就不信他不会担心。”

薛极点了点头:“自古以来太子这位置不好做,一方面要防范兄弟的阴谋,另一方面又要应付父皇的猜忌,可谓是踩在刀尖上跳舞,只要一天没有登上大宝,就多一天的变数,所以每个太子都想父皇早点把皇位传给自己。如今官家身体成那般模样,太子肯定会动心思,巴不得官家早点驾崩。可如今宋青书守候着官家,太子那边根本没法得到第一手消息,他只要心智正常,就不会允许这些变数存在,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太子集团就会出手了。”

史弥远抚须一笑:“让太子去投石问路也好,哈哈哈~”

皇宫中的宋青书虽然不知道密室中发生的事情,可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京城里诸方势力肯定在商议对付他的办法,如今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闭上眼睛细细思索各种细节,忽然他心中一动,急忙写了一封密信,派人送去给任盈盈。原来他意识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如今后宫内是贾妃为首,其他几妃众星拱月的局面,如果直接将陈圆圆和阿珂喊回来,两人手底下无可用之人,光杆司令一个,哪怕陈圆圆再有经验和手段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所以现在她们回宫不仅没法帮忙,反倒会分散自己精力照顾她们的安危,于是他急忙派人通知任盈盈暂缓将她们送进宫来,等灵鹫宫的那些宫人来了再说,到时候就有足够的筹码控制整个后宫了。

原本这样机密的消息应该是他亲自送的,只不过如今刚回到京城,诸事未定,他实在不敢离开赵构太远,所以只能派人送信。

幸好齐王府还有些能用之人,之前任盈盈进宫的时候一起带了进来,当然宋青书也另外上了一层保险,那就是信用密语写成,只有任盈盈和他才有密钥,就算中途信被别人劫走了也不担心会泄密。

“知识就是力量啊。”宋青书庆幸自己比这个世界的人多了几百年的知识,站在巨人肩上就是事半功倍。

送完信后,宋青书便往后宫那边走去,以他的武功,夜入皇宫犹如探囊取物,可如今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他想一直留在皇宫中就有些麻烦。

幸好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办法,那就是皇帝体恤他与公主分别了这么久,恩准

他们见上一面。年轻恋人相见,多呆一会儿时间,谁也没法说什么。

当然宋青书身为外臣,不方便出入后宫,于是下旨让两位公主过来,这样宋青书就能名正言顺守护在赵构旁边。

“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感觉真的有点爽哎。”望着龙榻上昏迷的赵构,看着一道道实际出于自己的诏书发放出去,宋青书顿时理解到当年曹操的感觉。

若非以前在其他几个国家经历过这种掌权的感觉,宋青书可能会一不小心迷失在这种快感之中,最终被权力所奴役。

没过多久,随着太监那特有的尖细通传声,两位公主终于到了。

一开始有外人在场,两位少女还十分注意自己的仪态,保持着公主的雍容与威仪,只不过当宋青书挥手让太监们退下的过后,两人瞬间恢复了少女的洒脱。

“宋大哥~”

两个少女娇呼一声,齐齐向他奔去,赵媛媛年长一些,奔到一半可能有些不好意思,停在了原地,赵瑚儿则没那么多估计,直接冲到了他怀中。

“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紧紧搂着少女娇小柔软的身子,感受到她身体的激动与颤抖,宋青书心中充满歉疚,仔细算一算,好像上次将她们从金国带回来过后,自己虽然在临安呆了不短的时间,但与她们见面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的他不愿意轻易惹上情债的缘故,以前的他自然是巴不得女人越多越好,可随着红颜知己真的越来越多,他渐渐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与精力呵护每一个人。

一碗水端平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太难了。

“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赵瑚儿小嘴儿一撅,眼泪不停地在雪白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听到她孩子气的话,宋青书不禁哑然失笑:“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谁会舍得不要。”见赵媛媛站在一旁,便挪了挪屁股,拍了拍身旁的椅子,“媛媛,坐这儿。”

赵媛媛脸色微红,不过还是听话地坐了下来。

宋青书忍不住笑道:“瑚儿,你要多跟你姐姐学学,看你姐姐多淑女多得体,你这么一惊一乍的像个长不大的小丫头片子。”

“你是不知道,”赵瑚儿顿时不满了,“私底下姐姐经常一个人偷偷抹眼泪,每次都是我在安慰她。”

“哪有~”赵媛媛又羞又恼伸手过去想掐她的嘴,“别胡说。”

“我才没有胡说。”赵瑚儿一边躲闪,

一边惊呼道,“宋大哥你快看,她要杀人灭口啊。”

宋青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前段时间我与你们皇兄之间在博弈,很多利益要平衡,再加上同时娶两位公主实在是本朝闻所未闻之事,所以我也不好冒天下之大不韪经常来找你们。”

赵媛媛柔声说道:“宋大哥,我们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是我太没用了,有时候想到父皇母妃,难免有些顾影自怜。”

被她勾起伤心事,赵瑚儿也眼睛一红:“我们虽然名义上是金枝玉叶,但与皇兄并非一母同胞,年龄差距又大,当年和他根本没有什么交集,后来我们又被关在金国十几年,双方分隔这么久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回来过后他表面上给我们荣耀,实际上却整日里把我们禁足在后宫之中,哪里也不能去,跟坐牢也没什么区别,回想起来我这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候恐怕就是在金国遇到宋大哥了。”

听着少女的述说,宋青书心中越发怜惜:“放心吧,你们很快就能恢复自有之身了。”

“真的么?”连一向娴静的赵媛媛也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之前婚事被一拖再拖,可这次我不会再让你们空等了,”宋青书沉声说道,“最迟半个月,我们就正式成亲!”

“真的么?”赵瑚儿惊喜交加,忍不住在他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一旁的赵媛媛双眸也异彩连连,不过她相对来说要矜持许多。

“自然是真的。”看到两个小姑娘雀跃的眼神,宋青书不自觉露出一丝笑意,让自己的女人感到幸福的确非常有成就感。

“哎呀~”赵媛媛忽然惊呼一声,倏地一下从他身旁站起来,“不行不行,按照礼节成亲前我们是不能私下和你见面的,不然会不吉利的。”

宋青书不禁莞尔,一把将她扯回了自己怀里:“不要信那些乱七八糟的,正所谓强者强运,和我在一起你不必担心这些,对了,刚刚瑚儿都亲我了,你呢?”

赵媛媛紧咬嘴唇,脸色顿时绯红无比,一旁的赵瑚儿没心没肺地打趣道:“姐姐,我们在金国的时候都和宋大哥那样亲热了,你还害什么羞啊。”

“你个不知羞耻的死丫头。”赵媛媛被她说得羞恼难当,两个少女很快便打闹作一团。

感受到两个美少女青春柔软的身体在边上蹭来蹭去,宋青书倒是乐见其成。

“贵妃娘娘驾到!”就在这时,殿外忽然响起来太监的通传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