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3.第五十四章 迷途者,还不醒悟! (w字大章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五十四章 迷途者,还不醒悟! (w字大章求月票!)

试道。

当苏昼道出此词后,整个宇宙都安静了,无论是灵讯传音,亦或是普通的电磁波机械波,所有一切信息传递的手段都暂时寂静。

试道?

来四大禁区,万象葬地的核心处,对一位合道强者说,‘我要与你比试对大道的领悟?’……

就连最为肆无忌惮的万象葬地的狂徒械神们,都感觉自己远没有眼前这位看上去还颇为温和的青年来的狂。

但却又无法多说什么。

原初烛昼,并非寂寂无名之辈。

自十天神系齐齐追捕宇内烛昼,以至于原初烛昼降世以来,他的战绩可从来没有少过。

三破御衡道合道武装真理裁衡,正面击溃御衡道合道神选。

对撼黯渊道合道武装示现鸣世钟,展现出了对混沌之道极高的灵物,也与缘灭道合道强者与合道武装都天引世书隔空神意交战,不落下风。

这些战绩,择一便可在创世之界号称顶级强者,仅次于诸位背景板级,过去百万年间都少有出场的诸位合道。

毕竟合道强者与合道武装象征宇宙真理,如果不是遇到什么真的大问题,哪家宇宙的电磁力,引力会具象化实体出来揍人呢?

而苏昼却和这样的真理战斗,并没有落败。

这证明他其实是和整个宇宙的电磁力和引力打了一场,不分胜负。

但即便如此,倘若仅仅是能在合道武装下逃脱,能挡住合道强者的一招两式,也不至于让所有人都对原初烛昼另眼相看。

因为他没有打破如今创世之界宇宙局势的实力,即便强大,也不过是自己。

唯独有了自己独有的大道,才能证明,他的未来,并不仅仅是自己的独自强大,而是能挥洒自己的大道,够改变整个宇宙。

原本,所有人都猜测原初烛昼实力几近于合道。

可直至现在,所有万象葬地的强者才知晓,此言不仅非虚,甚至还大大低估了对方。

苏昼举手投足时溢散的灵气震荡,正是他的大道,与整个创世之界宇宙交错的明证!

他距离合道,差的恐怕只是最后的‘完善’与‘立道’而已了。

【如若是真的开始合道的强者……就足够有资格与我等万象葬地论道】

宇宙星空中,谨慎环绕,隐隐将苏昼包围住的诸多万象葬地战舰集群内,有尊主声音如此道,语气沉稳:【但原初烛昼,你难道看不出来,我等万象葬地如今有要事忙碌?】

【试道,可以,等过段时间再来,那时,我等将会奉你为上宾】

这话,着实是非常客气了,不谈说这话的乃是‘妄心械神’,造物巅峰之境的强者,谁不知道,万象葬地过去会对谁这般宽容?

那些没有得到邀请,就敢于惊扰这万象幻梦之地的家伙,有一个是一个,都会被祂们轰成虚无。

四大禁区,或许各有各的原因,但祂们的的确确都是禁区,不允许其他非本势力的存在擅自进入!

但是苏昼却站立在宇宙真空之中,仿佛对这话没有半点反应。

他直接了当地忽视对方,宛如说话的那位妄心械神根本不存在。

青年的目光,始终牢牢锁定在远方那位看似普普通通,但实际上,仅仅是第一眼,就令他心中警兆狂跳,差点想要拔刀才能冷静对峙的男人。

一步一震荡,一言一行皆震撼天地?

他苏昼什么时候是这么浮夸的人?更何况,真的想要装逼,趁着所有人都不察,宛如流星一般撕裂宇宙时空,直接降临在万象葬地腹心不好吗?

根本就是万象葬地周边,被一个存在以自己的气机笼罩,无论是灵界还是亚空间,乃至于与之相对的外宇宙虚空,全部都被一股沛莫能当的神念威压充斥。

哪怕只是想要踏入半步,也像是人行走于泥潭沼泽,不仅寸步难行,即便是能行,也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你不应该来】

黑矮星上,林肯尔达与苏昼对视,祂轻声道:【这一切都与你无关】

“万象葬地不欢迎外人。”

而青年道,苏昼忽视其他所有万象葬地的强者,只是注视着那位普通的男人,目光肃然:“但我还是来了,只因为我无法坐视你们步入歧途。”

“而且,星萤就是烛昼,烛昼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们现在所作的事情,怎么能说和我无关?”

此言一出,登时满场哗然。

——创世之界,谁敢这么说话,敢说祂们步入歧途?

归寂,求空,虚始,三大神通。

虚无黄昏之道,寓意着与一切存在与创造相对的初始虚空。

没有虚无,何来存在?

没有虚空,何来创造?

正因为最初是连零都称不上的寂无,所以才是后续万象的地基与缔造者!

此乃宇宙真理,怎么可能是歧途!

【狂言!】

或许是因为之前被苏昼忽视,更有可能是被苏昼侮辱施行之道,即便是畏惧苏昼的实力,在场所有万象葬地的械神便都纷纷怒喝斥责。

然后出手,对苏昼攻击。

此刻,万象葬地中,几乎所有的强者,都在筹备,准备进攻造物之墟。

在这万象葬地的府邸,无数强者云集,几近于整个神系的力量汇聚于此处,那是即便是十天神系中最强的创始道看见,也要大感头疼,乃至于也要退避三舍的力量。

虽然,并非无法战胜,但是与那些自虚幻中具现而出的葬土之民以命相搏……甚至是几近于同归于尽的厮杀,实在是太过亏本。

更何况,一不小心,死去神祇的神念就被万象葬地的力量纠缠,最后也要归于葬土,成为梦境的一部分——这样的结局,谁也无法忍受。

一时间,便可以看见,苏昼周身的宇宙时空开始极致地扭曲。

就像是,有一块橡皮擦,意图将青年以及周边的宇宙时空,一齐‘擦去’。

【求空相】,【归寂指】

皆为万象葬地至高神通。

一者,乃为极致的防身之道,只需己心求空入灭,陷入不生不死无因无果不在此界不在彼界的涅槃境地,谁也无法伤害祂们。

二者,乃为极致的攻伐之道,其力遮蔽众生乃至于宇宙之目,如万事万物皆无法观测世间,无法描述世间万物,那么这一切都等同于不复存在,都等同于虚无。

但是,却并非绝对。

求空之法,归寂之力,皆可互相调转,驾驭求空之意,使敌陷入涅槃入灭,调御归寂之法,便可使一切攻向自己的攻击自然消散,宛如从不存在。

而驾驭这神力的,便是万象葬地神通之首,亦是号称创世之界神通之首的至高神通。

【明虚始】

知晓虚无真意的瞬间,才是一切存在,一切正确初始。

故而万象存寂与否,皆在睁眼闭目,一念之间。

而如今,超过千位械神,造物机神,齐齐伸出自己的手,法器,真身本体,节肢触须,以三百六十度乃至于亚空间内外,齐齐动用这足以抹除万事万物,几近于无敌的神通,围攻苏昼。

仅仅是刹那,以青年为中心,宇宙本身就崩裂裂隙,一道道巨大的时空裂缝浮现的刹那,便朝着无尽远方扩散,仿佛要撕裂整个星空。

甚至,这长达亿亿万万里的时空裂隙,甚至还在灵界亚空间的深处无尽延伸,要朝着那位于宇宙‘穹顶’,高悬于虚空正中的‘伟大裂隙’而去!

像是昔日地球神系穿梭伟大裂隙,前往其他宇宙那样,万象葬地诸神合力,就的确能干涉伟大封印的裂隙,对整个创世之界的基础结构造成磨损!

换而言之,这能对所谓的‘大道真理’造成改变,令这片宇宙时空中的四大基本力混淆,乃至于出现帷幕界那样,只有灵能,亦或是只有引力电磁力的异常情况。

而对于这即便是合道强者,也需要微微皱眉,必须认真出手,才能挡住攻击,抹平余波的合力攻击,苏昼却是将双手负在身后。

他又向前踏了一步。

【承世鳞】所承载的世界虚影,以及【天演之道】幻化而成的青色长河,就像是一轮护身甲胄一般急速膨胀,变大,仅仅是转瞬,便宛如山岳一般巍峨神圣,坚不可摧。

不——简直就像是一颗实体的恒星。

那层层叠叠的世界与众生虚影之浩大,以及苏昼灵气循环造就的世界大阵,当真是耀眼无比,一瞬间就照耀了周边真空,令光辉膨胀,形成了一颗正在以光速膨胀的光球。

不过,这样的防御,面对寻常神通,或许还能抵挡,面对足以抹除宇宙本身的神力,这种纯粹的灵力与世界屏障防御,又能比起大宇宙本身坚固多少呢?

无形的橡皮擦一扫而过,它划破时空,朝着世界光球撞去,似乎只需轻轻一碰,便可戳破气泡,将承世鳞乃至于苏昼本人都戳破打碎,化作虚无。

但上面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比大宇宙本身硬上一亿万倍。

求空归寂之力悄无声息降下,它垂落在环绕在苏昼周身的世界屏障之上。

然后,一道贯穿万有,无穷无尽,仅仅是浮现些许,就令万物众生心中皆浮现出一丝‘亲近’之意的青色气息,便浮现在世界屏障之上,显化出了一道并不显眼的绿色图腾。

这图腾浮现而出的刹那,围攻苏昼的诸多万象葬地械神便都微微一愣,因为祂们察觉,自己的攻击完全失去了效果,自己的神通并没有失控,也并没有归于虚无,但是却似乎被一个无比浩瀚温和的存在压住,就像是慈祥的父母轻轻抚摸揉动孩子的头。

【什么……这是什么大道!】

【怎么挡住的!?】

就连惊呼声都来不及扩散,很快,伴随着另一道深青色的光辉腾跃而起,没入环绕苏昼周身的‘天演长河’中,紧接着便幻化一道浩荡洪流。

这凶猛的浪潮顺着时空的裂隙奔腾流溢,之前被诸多黄昏神通撕裂的空间登时就被填满,修复,一切的损伤都消失无踪。

虚无造成的损害,此刻被存在化作虚无。

甚至远不止如此。

以这两道青绿色的光辉图腾为中心,万象葬地周边,那无穷无尽的黯淡星辰,死寂行星,全部都开始复归活力——仅仅只是刹那,便有无尽生命气息被孕育复苏,甚至就连远方的恒星,都被这实质超光速的活化,仿佛拥有了初始的魂灵,就等待未来的时光积蓄灵性,最终产生属于自己的智慧。

这不是创造。

这是‘孕育’。

无尽神力光辉扩散,不仅仅是万象葬地,就连其他正在暗中对峙大战的十天神系,都察觉浩荡的大道异变正在诞生,它即将震荡整个宇宙,将自己的法理铭刻在万物之中。

“过了过了,您过了。”

但苏昼却无奈地开口:“两位,只需要帮忙呆在个人空间里挡一下就够了,主动出手这不是作弊吗?到时候咱们去见【创造】该多没底气啊。”

很显然,单单以苏昼的实力,想要硬生生挡住有着万象葬地加持的诸多黄昏至高神通,虽然也不是不行,但不可能这么风轻云淡。

既然对方不讲道理,非要围攻,那他自然也会让身上的乘客付点车费。

【不】但双神木的声音却有些严肃:【我们可没主动出手——与之相反,是这些黄昏眷属的攻击与我们的一丝气息共鸣,反而引动出了万事万物中亘古长存的‘存在之力’与‘延续之理’】

【那不是我们的力量,也是我们的力量,简单来说……那正是我们之前无法在创世之界中找到,属于‘存在’与‘延续’的正确之力!】

能看见,代表着大道与世界的青色图腾,认真地看向万象葬地的所在。

这正是两位伟大存在感到疑惑,所以借苏昼之身,来到创世之界的理由。

而现在,答案似乎被找到了。

【就在那里——创世之界中,所有与我们相关的力量,都在那里!】

【就在那‘梦境’之中!】

这波纹并没有真的扩散至整个宇宙,烙印在万物之中。

随着苏昼个人空间世界屏障上的图腾散去,这青绿色的光辉也都消散,归入万象葬地的无数幻梦之中。

此刻,那些围攻苏昼的诸多黄昏眷属,那些万象葬地的械神,都呆愣震撼在原地,动弹不得分毫。

不谈刚才仿佛席卷星空,震撼整个宇宙结构存在延续之法理,仅仅是苏昼刚刚展现出的可怖实力神通,也远超祂们对‘造物巅峰’的想象。

但这其实是祂们的思维被束缚了。

造物,天尊,这等境界,虽然有着自己的‘极限’,只有抵达‘合道’之后,才能永无极限的提升自己的力量,乃至于媲美整个大宇宙本身。

但是,天尊之境的极限,是自己为自己设定的。

那是自己格局的极限。

一个大陆位面,倘若足够高魔,一样能孕育出天尊乃至于天帝,但是倘若这位天帝没有前往多元宇宙虚空中的其他世界,祂的格局,祂的成就,祂对‘万事万物’的想象,就绝无可能大过一个星辰宇宙中孕育出的天尊。

不能说,后者的实力一定比前者高……但是,在见识,心念宽广,在想象力和视野开阔方向,后者有极大可能胜过前者。

自然祂的上限,也高于前者。

创世之界,乃是无垠的大宇宙,在这个宇宙中诞生的天尊造物,视野之开阔,境界格局之高远,囊括了无尽群星,故而祂们完全能够理解伟大存在至高传承中,那必然蕴含着的无垠道念。

但苏昼就不一样了。

教导他,提点他的是一位伟大存在。

欣赏他,培育他的,是数位伟大存在。

而他要面对的,是由十几位伟大存在的大道法理,以及战胜了这些伟大存在的存在编织的封印。

他见过许多许多——那些伟大存在心中的正确,每一个都是超越了多元宇宙,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中扩散的法理,祂们的力量超越了一切,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与祂们的‘爱’相提并论。

除非是另外一个伟大存在的‘爱’。

苏昼正是以这个目标而前行。

所以,他的力量,他的境界,他在天尊境界的极限,便是比眼前的这些黄昏眷属要高,要强。

“黄昏……”

苏昼继续向前迈步,而这一次,没有人阻止他。

他抬起头,仰视着那些正在宇宙时空中飘摇的极光,那些起起伏伏,或是光明,或是黯淡的梦。

青年凝视着这些梦。

“原来如此……”

他低声轻吟:“庄周梦蝶……谁虚谁实?”

“以‘存在’与‘延续’之道的两位合道强者的神厄迷梦为主体,将虚幻的梦化作可以随时化作现实的‘真实之梦’——所有逝去的诸神,所有死亡的众神,乃至于残存的宇宙意志碎片,都被这浩瀚囊括了万象万有的葬地迷梦吸收。”

“这是一个囚牢,亦是一个保险库,一个避难地与庇护所……它看似虚幻,实际上,却有着‘存在’‘延续’与‘虚无’三大真理正确庇护。”

低下头,苏昼与自始至终,都一直凝视着自己的普通男人对视,苏昼看向无间狱卒林肯尔达的目光,除却震撼之外,还有难以言喻的钦佩:“所以说,只需要等待。”

“只需要等待万象俱灭,宇宙意志成功实施了终焉灾变时,亦或是十天神系再一次战胜宇宙意志时就行。”

“前者,万象葬地便可在宇宙开辟之初返虚成真,成为另一个与创世之界并行的大宇宙——这是远胜于小宇宙的至高创造!”

“后者,万象葬地会继续壮大,只要十天神系继续坚持自己的‘正确’,孕育出第三任,第四任宇宙意志这样的存在,终有一日,葬地将会复苏,反过来吞噬整个大宇宙,将现在的大宇宙,整个创世之界化作自己的‘梦’!”

现实和梦,究竟有什么区别?

虚无和存在,根本就是可以轻松逆转的‘微小差异’。

多么虚无啊……无数人为之坚持,为之坚信的,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事物。

哪个不虚无?

轮回反复,无间永恒,不虚无吗?

混沌莫名,本该胜的败了,本该败的胜了,不虚无吗?

奇迹扭转,敌人就不能奇迹吗?大家都以奇迹定胜负,最终不还是要比大小,比命运,碰运气,算积累,简直就像是最简单的算术题,虚无的简直要死。

更别说宿命钦定了,这不是虚无,还有什么是虚无?

只是为了存在延续,没有其他东西,就是延续存在,难道还不算是虚无吗?!

存在与延续乃至于一切的正确……反而可以证明虚无的正确。

这是一次最伟大的实证,兼顾了创造与虚无两种正确!

何等精妙的构思!何等不可思议的创造!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苏昼,此刻也要为万象葬地的存在而惊叹,为自己之前对万象葬地诸多幼稚的想象感到羞愧。

是啊——怎么可能,哪一位伟大存在的眷属会愚蠢?祂们都惊艳绝才,有着最强的决心和最坚韧的意志。

祂们和自己相比,无非就是少了点伟大存在的帮助吧,如果祂们也有各自之道的伟大存在教导,恐怕并不会比自己逊色多少。

而且……不愧是创造之界。

苏昼抬起头,看向整个宇宙。

以他如今的实力,似乎能感应到……的的确确有一个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无悲无喜。

即便是黄昏的虚无,也要与创造联手,才能证明自己的正确。

——创造的目的,绝对不仅仅是缔造一个唯一神,祂也绝对不是被奇迹打傻了怀疑自己……与之相反。

——祂的目的,是要更加正确!

【……百万年来,你是第一位看穿了万象葬地本质的人】

苏昼震撼,林肯尔达又何尝不惊愕。

即便是淡薄强大如祂,几近于求空的极致,无悲无喜的合道强者,此刻也难免为苏昼的敏锐而心泛微波。

可很快,祂又漠然:【但即便如此,想要试道于我,却也远远不够】

【原初烛昼,待你合道之后,无需你前来,我便会前往你的道场,与你论道……但现在,离去吧】

【不然的话,你也只会成为梦的一部分,成为葬地的一员】

话未毕,早已站立起身的无间狱卒,便轻轻踏步。

而祂足下,那似乎同样并无任何特征的黑矮星,在瞬间就浮现出万千道纹脉络,交织铭刻无尽符文烙印于虚空。

霎时间,漫天星光随之扭曲,浩浩荡荡的光之长河划过弧线,被最纯粹的引力拉扯,偏移,令这片时空化作透镜——不仅仅如此,在无尽星光扭曲的刹那,亦有一道道令时空结构为之动摇的波纹闪过长空,令目之所极的星之尽头,也随着引力的变动而凹陷。

万象葬地,合道武装。

【归墟天球】

一颗被铭刻了法度,事件视界内外皆是大道纹理,内蕴一整个宇宙之种的‘神造黑洞’!

“……看来,这就是万象葬地最核心的真理所在。”

一看见这合道武装的启动,即便是苏昼心中的危险感已经突破了界限,仅次于与诸位伟大存在交流的感触,他也忍不住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那扭曲时空中的漆黑:“无法观测的奇异点,存在的虚无,最终寂灭的象征——却也有可能,是全新宇宙的初始,‘太初奇点’的原型!”

这归墟天球,看似只是一颗普通的黑洞——强大的合道极限强者,完全可以操控黑洞作为武器,将微小的黑洞当做机枪子弹喷射,将硕大无朋的银心黑洞当成炸弹,一颗普普通通的黑洞根本不足为奇。

但是,青年却能知晓,归墟天球,却是一个可以承载整个‘万象葬地’所有迷梦的究极神器。

等待万物归墟之时,归墟天球于虚无中爆炸,便可将梦由虚化实,成为全新的宇宙雏形。

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要将归墟天球引爆,苏昼觉得单单就林肯尔达自己恐怕都够呛,这合道武装中蕴含的法理绝对不仅仅是黄昏的虚无……

【难以置信】能听见大道树震撼无比,就连之前的背景音和旁白都懒得装的声音:【这是我的眷属帮忙做的,瞧瞧那个道纹法理——绝对是我的眷属自愿做的!】

【还有我的】同样刚才也在解说的世界树声音也非常震撼,甚至带着一丝自我怀疑:【我们的眷属,和黄昏那家伙的眷属联手?】

【祂们究竟要做什么?】

——好家伙。

苏昼心中如此想——日后他再怎么震撼惊讶乃至于自我怀疑都不用害怕掉逼格了,因为伟大存在也干了。

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实际上,青年想的却是‘果然如此’。

万象葬地,如今要去袭击造物之墟,夺取造物之墟的合道武装‘造物烘炉’,肯定有其目的,如今来看,估计就是想要去得到归墟天球的引爆器。

而林肯尔达这位号称杀死过合道强者的合道强者……

“冒昧问一句。”

苏昼忍不住提问道:“请问,您当初杀死的那位合道强者……难道说?”

【嗯】

林肯尔达毫无波动地回答道:【想要杀死那两个家伙可真难啊……如果不是祂们放弃抵抗,又是第一代宇宙意志崩灭,宇宙根源万道崩溃之时,即便是我,也没办法让祂们入灭】

【万象葬地……也正是我这位亲手杀死了好友的罪犯,囚禁自己的囚笼】

话毕,沉默了一会,祂叹息:【看上去,即便是你知晓了真相,也没打算走,是吗?我就知道这毫无意义】

【原初烛昼,我说过,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即便是承道之龙以烛昼之体重现世间,祂的本质,仍然是……】

“你又以为烛昼是什么?”

而苏昼打断了林肯尔达的话,他笑道:“一切都可以是烛昼。”

“承道之龙,亦或是星萤,无论她前身是什么,应该付出什么代价,那也应该是她自己知晓一切后的选择,而并非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选择了未来。”

林肯尔达眯起了眼睛。

祂虽然还有耐心,还有时间,有的是精力去劝退这位莫名给予祂昔日老友感觉,给予祂莫名亲近感的年轻强者。

但是,那些自梦中具现,因虚无而延续,因延续而存在,又因存在,决意将虚无带向万事万物的黄昏眷属们,却失去了耐心。

苏昼的确击溃了祂们的合力,那莫名的神力似乎是某种合道武装的力量,令祂们不敢擅自攻击。

但是,林肯尔达的存在,这位几乎从不管理祂们,但却隐约为祂们后盾的合道强者,却在与这位原初烛昼对峙。

这似乎是一个机会。

故而,有几位造物尊主互相对视一眼,便开始微微异动。

一时间,诸多黄昏械神皆为阵路一部分,一道道晦暗光辉纵横交织,赫然要凝结演化为一座浩然大阵,无尽符文光辉跃动万变,道尽了虚无真意。

趁着苏昼与林肯尔达对视时,祂们赫然是要尽起大阵,以绝对的力量镇压这位几近于合道的强者!

“退下!”

但是,就在黄昏大阵之力勃发,激荡亿万里星空,令周边诸多星辰摇曳不定的刹那,却有一声断喝响起。

苏昼抬起头,他环视寰宇,第一次正式看向这些自幻梦中化实而出,从梦的囚徒,变成现实囚徒的黄昏眷属。

正视这些偏离了正道的迷茫者。

——故而当头棒喝!

“迷途者,还不醒悟?”

青年沉声断喝:“汝等已偏离正法,已为外道!”

轰!

宛如平地惊雷。

大阵在瞬间就破碎。

一时间,林肯尔达睁大了双眼。

【这是?!】

本以为自己绝不会继续惊讶的祂失态地向前踏出一步,握紧了双拳。

这位合道强者,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因为祂看见了。

随着苏昼一声呵斥,便有道道胜似洪流的昏黄雾气自其身上澎湃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奔涌。

即便是凡人也可以清晰看见,这浓郁到了极点,莫说是恒星光辉,就连宇宙本身似乎都逐渐黯淡,逐渐化作寂静虚无的雾气,仿佛代表着这宇宙中最寂静也是最终的命运。

黄昏之息鼓荡流淌,真理涌动间,令周边无数黄昏眷属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本能且茫然地中止了大阵。

然后,陷入其中。

一时间,寰宇天地,再无任何神念起伏——在最为纯粹,最为浑厚的黄昏之意下,或许凡人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所有自命施行黄昏之道的眷属,必然会陷入最为宁静的‘空’中。

天黑了。

并非是没有光芒,也不是墨染虚空,更不是神魂被遮蔽,意志被欺骗,灵魂陷入了幻境。

只是因为一切都不存在,所以即便是有眼有魂,有神有意,依然有眼不能视,有口不能言。

自然,也再也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令祂们恐惧,令祂们迷茫,令祂们痛苦绝望。

所以……永恒惶恐苦楚的心,才能得到安宁。

【我……我所行所为……并非正法……】

黄昏之雾中,一位黄昏造物颤抖着跪下,祂战栗着凝视着自己的手,原本坚信的面容,露出了脆弱动摇的神态:【我误解……是我错了】

【那我这一路所行,自梦中具现后的复仇……这一切为了将虚无扩散的牺牲与奉献……也是虚无】

而与祂一样的械神造物,布满了这片星空。

所有还在万象葬地中的黄昏眷属,都被苏昼释放的黄昏神意所接触,侵染。

紧接着,便沉默不语,陷入茫然。

苏昼一步一步向前踏步。

不用战斗,也不用论道。

苏昼只是走过去,展现‘黄昏’的正确,这在场的所有黄昏眷属,或者说,所有没有真正领悟黄昏之真意,却自以为是黄昏眷属的存在,都将陷入无比的震撼与战栗。

【我错了……】

【扩散虚无,已经是行动……】

【如果,如果我真的想要等待,应该只是我一个人的等待和选择……强行让其他人等待,是最错误的错误!】

苏昼所行之处,所有黄昏眷属,所有万象葬地的械神都恍然不觉,俨然忽视了这位之前令祂们震怒,发誓一定要将其化作虚无的‘大敌’。

甚至,遥远彼端,造物之墟。

合道强者,擎天泰坦安德洛阿克托眉头紧皱,眺望遥远时空彼端。

【怎么回事?】

祂轻声自语,带着疑惑:【那些仿佛下一秒就要压过来的万象葬地大军怎么突然全都停下来了?】

【极天高塔的援军被宇宙意志挡住了,这是意料之内……但万象葬地的这些怪物,又是被谁挡住?】

祂闭目沉思,似乎是在推演,感知细节气息。

然后,目露不可思议:【原初烛昼?!】

【是祂?!虚无真意?!】

【看这纯度,哪怕是林肯尔达这老东西也远不如他——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此刻,这位擎天泰坦,登时就为自己昔日的选择,感到了一丝困惑与不解。

难不成,自己当初为那位的碎片随手选择烛昼这一在多元宇宙中并不怎么有名,但承受能力却意外强的种族,其实是一步意料之外的妙棋?!

而万象葬地中。

一步,一步。

苏昼就这样,跨过扭曲时空,来到了归墟天球,无间狱卒林肯尔达的面前。

“现在。”

青年与合道强者四目相对,两人相对而立。

苏昼肃然道:“现在,我是否有资格,与你交流何为黄昏,何为虚无的正确?”

沉默。

从林肯尔达漆黑黯淡的眸子中,看不见任何感情,感知不到任何波动。

祂似乎在思考,也似乎只是单纯的凝视,凝视眼前这陌生无比,但却令祂无比亲近的存在。

与自己的老友,与自己的大道都无比相似的气息……最终熔炼为一处。

所有的正确,都成为了眼前烛昼的基石。

于是,在漫长的沉默之后,祂笑了起来。

【请】

林肯尔达伸出一只手,指向归墟天球的一个角落。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空地。

但这已经足够。

因为轻笑着的合道强者,用带着希冀的语气,邀请青年。

祂说:【请吧,道友】

林肯尔达的表情,带着遗憾,怀念,也带着坦然与真挚,这情感甚至用灵魂的波动要感应都无比复杂。

但无间狱卒仍然无可抑制地笑了起来,即便这笑容几近于渴望。

祂说,祂叹,祂感慨:

【或许,我百万年的等待】

【就是为了今日】

【就是为了此时此刻】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