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5.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夜魔宗的打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夜魔宗的打算

“在那个时候,这里不止有凡人,还有许多修士常年居住于此。不过自从这座城没了城主没了管理以后,那些人便陆续的搬走了,对于这件事知道的人也几乎都不复存在。

所以我们也是找了很多人,才勉强知道了事情的轮廓。”

“三百年前确实有这样一个渔夫一夜暴富,在他定居于城内之后,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拿出几颗珍珠去当铺,来维持他后来的奢侈生活。”

“是的,他在变得富裕之后,便开始过起了挥霍无度的生活。”

“或许是因为他行事张扬的缘故,到底还是被人给盯上了。最开始的时候,人们以为他是靠捕鱼才打捞上的珍珠,但后来,人们发现他根本就不去捕鱼又是哪里来的珍珠?”

“像这种事情根本禁不住别人的观察,很快就暴露了。然后一些修士也好凡人也好,都盯上了他的那个盘子。”

“毫无意外,渔夫死了。但即使渔夫死了,最终也没能掀起什么浪花,因为就在渔夫死的瞬间,盘子消失了。是的在很多争夺盘子的人的眼中,直接消失。”

银星微怔“修士也争夺?就算是个法宝,这也是一个比较废的法宝吧,珍珠对于我们来说又没有用。”

银雪神秘的笑了笑,随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颗圆润的珠子。

就在珠子出现的瞬间,苏玖和银星的目光全被珠子吸了过去。

“好纯净的灵气!”

银雪将珍珠放在桌子上“这就是传说中的盘子凝聚出来的珍珠。”

银星的目光有些呆滞“难怪修士也要争抢了,这样的一颗珍珠几乎可以和上品灵石媲美了吧,一天一颗,还没有上限!我的天,婴儿怀抱这样巨大的财富,还不收敛自己的行径,也难怪死的这么快。”

银星眼底有些火热“所以,这个故事是真的么?”

银雪摇头“不是。”

“盘子是渔夫打捞上来的不假,但是前面有关于人鱼的故事应该是编造的。如今九州大陆仅存的几条人鱼生活在无明海。所以这里几乎没可能会出现人鱼。”

银星又道“渔夫死了,盘子就消失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现在的银星完全被这个故事勾起了兴趣,甚至连方才和银雪的针锋相对都忘了个干净。

“这原因可就多了,不过我最倾向于的两种说法是,盘子自己生灵跑了和盘子本就是有主人的,只不过被原本的主人收回了。”

银星一怔“这也行?”

银泽点头附和“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法,直到那次去银月星海经过一番证实之后……”

银星激动的声调都拔高了几分“你们见到那盘子了?”

“见是见到了,但是没那个本事能拿回来。”

“怎么回事?”

“那可不是一个单纯只会吐珍珠的盘子,它还能自主吸收对它发动攻击的修士的灵气。而且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根本不是那盘子的对手……”说到这里,银泽其实是觉得有些丢人的,毕竟输给一件法宝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于是银泽选择跳过上一话题“话说,你们知道真正的银月星海的海底是什么样子的么?”

苏玖疑惑“真正的银月星海?”

银泽点头“所谓真正的银月星海,每个月只出现一次。到了那一天,漫天星辉不说,月亮也会变成银亮色,那一天的海面不会出现一丝波纹,平静的就像一面扁平的镜子,将月光和星光尽数呈现于海面之上。

只不过海面虽然平静,海底却一点都不平静,海底会出现成百上千,甚至万余道漩涡,那些漩涡周围的海水如同锋利的刀刃,几乎可以搅碎一切入侵者。

那一天海底的灵气波动也异常的强烈,哪怕是练虚期的修士稍有不注意都有折在里面的可能。但尽管如此,一部分修士依然会选择在那一天下海,只因为传说中的宝藏,只有在银月星海出现的那一天夜里才会出现在海底。

虽然因为我和小叔叔在话本上的掺和,进入银月星海的人已经减少很多,不过这样的修士也依然存在。”

他们想救人,却也救不了被贪婪蒙蔽了双眼的人。

苏玖道“只有在银月星海出现的那一天,宝藏才会出现?”

银泽点头“是的,只有在银月星海出现的那一天,宝藏才会出现,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得以过证实。就在真正的银月星海消失的第二天夜里,我们又去了同一个地方,那里没有漩涡也没有宝藏,仿佛什么都不曾出现过一般……”

苏玖的目光轻轻的闪烁,心底隐隐有了一个猜想……

“看小玖儿的表情,这是又想到了什么?”

苏玖笑了笑“还需要证实,话说,你们都去过好几趟了,为什么还要去银月星海?”

银雪懒懒的座椅后背靠了靠“大概是觉得,去一趟什么都不捞回一点不甘心吧。”

这种理由苏玖当然不会相信。

银泽看了一眼不着调的银雪,无奈的扶了一下额头“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是为了……”

“银泽!”

银泽恍然,随即面上有些尴尬,对着苏玖道了一句“抱歉。”

苏玖笑了笑,并不在意“想来也是你们族内的事情,又有什么可抱歉的。”

银雪听了苏玖的话,不禁抿了一下唇,随即遮掉眼底所有的情绪又笑道“一直还没问,小玖儿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苏玖摊开手心,一块让他十分熟悉的玉佩出现在了苏玖的手心,玉佩上雕琢精致,泛着暖白色的光芒,一看就不是什么凡物。

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我是来物归原主的。”也是顺路,想来看看你的。

不过后半句,苏玖想了想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银雪盯着苏玖看了半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接了过来。

“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看到它。”银雪也不问苏玖是在哪里捡到的,只是清浅的笑道“多谢。”

银星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这块玉佩一定是我小叔叔的?”

“玉佩上都写着呢,我又不瞎。”

“怎么可能,我小叔叔的玉佩上雕刻的只有一只九尾狐,又没有其他东西。”

苏玖笑道“你从来没有将你小叔叔的玉佩放在阳光下,再以灵气为辅来匀称光线,这般看过吧。”

银星面部微微僵硬“不就是一块玉佩?还有这么多的说法?”

银雪也笑“你还是我侄子呢,居然连我的贴身玉佩上的秘密都不晓得。”

银星“……”

苏玖脸上笑意收敛“你在三年前,被人追杀到了红枫山?”

银雪面部微微僵硬了一瞬,随即又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魅惑笑开来“如今的小玖儿,真的是不得了,凭借一块玉佩居然就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苏玖叹气“所以这件事,你也不打算同我说么?”

银雪顿了顿,脸上的笑意顿失“小玖儿的性子真是越来越不讨喜了,原来之前的妥协是在这里等着我呢吧。”

银雪已经不记得这是他今日第几次叹气了,“还记得,我之前说过我同斯里深交过手么?当时,在红枫山山脚下追杀我的人就是斯里深。”

“能说说原因么?”

银雪的薄唇如同涂抹了唇脂一般,红的如同烈日骄阳,只是张嘴说出的话却并不是苏玖想要听到的“不能。”

这一瞬,苏玖似乎明白了什么。

银雪笑道“话说,小玖儿看到了我,也归还了玉佩,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苏玖定定的看着银雪,薄唇轻启“银月星海。”

银雪搭在苏玖肩膀上的手不自觉的用力“小玖儿听话,银月星海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苏玖眼眸微垂“所以,你什么都不告诉我的原因,是怕我涉险……”

银雪掐了掐苏玖的脸蛋,却并不用力“是啊,看你涉险,我舍不得。”

“这是我早就打算好的……”毕竟以师兄传递的消息看来,那副画面之中最有可能出现的海域俨然就是银月星海,苏玖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样一个机会。

银雪也收敛了嬉皮笑脸“一定要去?”

苏玖点头“一定要去。”

银雪点头“那你要答应我,去了绝不能入海。”

苏玖摇头“我无法承诺你任何事情。”

最后,当然是以银雪的妥协为结束,毕竟在这件事上苏玖有自己的坚持。

苏玖原本是打算先行一步,和师兄一行人进行会和,谁想银雪三人连房子都不要了,直接就跟了过来。

银星跟在苏玖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嘟囔着,人多力量大,说不定两个人不行的事情,四个人就可以了呢……

……

同一时间段内,夜魔宗也并不平静。

大殿内聚满了来自于各个魔宗的修士,显然都是为了灵飞大陆战事失利的事情来讨个说法的。

夜魔宗的宗主如今可谓焦头烂额。

他没想到斯里深直接违抗了他的命令,派了他手下的人去截杀苏玖等人。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派出去手下执行任务还失败了,失败了不说还丢了性命。

唯刃也算是夜魔宗为数不多的化神,就这样殒命在了灵飞大陆的边缘城池,便是他也感觉到一阵窒息。

再加上还要面对下面这些人的聒噪,他就越发的感到烦躁了。

一个身形看起来十分高大又强壮的魔修走上前道“我宗早就说过这样试探着来不行,论玩心眼我们哪里是那些狡猾奸诈道修的对手。”

“确实,我宗也比较赞同像攻打浩天大陆那般,长驱直入。”

夜魔宗宗主不由得气笑了,攻打浩天大陆大陆能那么顺利,主要是因为那个大陆本就踩在分崩离析的边缘上,才给了他们可趁之机,再加上那个时候有魅魔宗的法宝在手,他们打的当然容易。

但尽管如此,也损失了不少的人手。

如今妖焰携带着法宝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不说,便是这些宗门在得了一次利之后,也不像之前的那般心齐,就这样还想强攻?

是,攻打灵飞大陆的话,拼着两败俱伤强攻当然无碍,但是打完灵飞大陆呢?他们不打其他大陆了么?

灵飞大陆虽然并非处于九州大陆的正中间,但周围也有两个极为强悍的大陆。一个殇引一个青岚,不管哪一个都够他们喝一壶。

这些不长脑子只会嚷嚷的人又能确保,他们前脚打了灵飞大陆后脚不会被偷袭?

夜魔宗宗主的内心不断的吐槽着,蠢货白痴,但面上却又不得不扯出一个笑脸。

现在他们确实遇到了问题,也确实先一步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这个情况只会越发的糟糕。

“大家稍微安静一下。”

下面按的魔修很给面子的降低了几分自己的说话声。

“这次,要说这次失误,确实有我的问题,但是更多的原因是出现了意外的因素。所以我认为,在拿到妖焰手里的退灵镜之前,我们还是不能采取强攻这等手段。”

紧接着,夜魔宗的宗主又以一种极为委婉的方式,分析了种种,这才慢慢的平息了下面的其他宗门的魔修的躁动。

然而说了一圈之后,问题又回来了“妖焰如今到底在哪里,又要去哪里截杀他夺取法宝?如果找不到妖焰的话,我们是不是就只能冒着被道修发现的危险,一直潜伏在灵飞大陆?”

要知道道修可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般蠢,从这次他们抓魔修内奸的情况来看,情势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很不乐观了。说实话,失败了的方法尝试过一次就足够了,他们不想用这样的方法继续做无用的牺牲。

就在问题被卡住的时候,一个带着兜帽的某魔宗弟子站了出来“我看到过妖焰出没的地方。”

大殿内,当下便是一静,随即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那人的身上。

带着几分惊喜和灼热。

“在哪里?”

只见那人脸上唯一露出的唇缓缓勾起“银月星海。”

银月星海,九州大陆道修的地盘。

夜魔宗宗主问道“谁愿意,自荐枕席将妖焰抓回来么?”

下面顿时又是一静,银月星海灵气浓郁,对于任何一个魔修而言都是一种折磨。

夜魔宗宗主,看着下面低着头的众人,有些无语的抽搐了一下唇角,论挑刺找事的本事,大概没人比这群人更擅长,一到需要他们了,又开始安静如鸡。

他揉了揉额角,打算直接点名。

但谁想他还不等开口,大殿的门前便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去。”

人还未从光影里走出来,低沉的声音便已经响彻了整个大殿。

也是这一道声音,使得大殿之中无数人寒蝉若惊。

……

之前银雪所居住的那个破烂城池距离师兄所在的小渔村真的是非常之近,一行四人不过用了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便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已是夜幕将近之时,天色虽然未完全暗下来,太阳也早已不见了踪影。

苏玖带着银雪等人一路前行,毫无疑问,苏玖等人也遭到了围观和打量。

有村妇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眼睛都快要忙不过来“这四个人,比昨天来的那一批人还要好看!”

有村妇不认同“我倒是觉得,还是昨天来的领头的那两位更为出色。”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