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银雪,好久不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着眼前的高门大院,银星的表情微微有些凝固。

倒不是说眼前的高门大院有多么的特别,而是和周围的屋舍比起来,这座房舍实在是太过于突兀。

就像是一群乞丐之中突然混进了一个皇族……

是的,除了他们眼前的这座屋舍以外,附近的其他屋舍,无一不是破破烂烂摇摇欲坠的模样。

银星抓了抓后脑勺,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我们九尾一族有个比较特殊的习性,住的地方不能太过于将就,估计这是我小叔叔弄得……”

银星的话音尚未落下,朱红色的大门骤然开启了一丝缝隙。

大门完全敞开露出了门后之人。

银星有些呆滞“哥?你怎么也来了?”是的,银星一直以为这次来这里的只有他和小叔叔,没想到自家哥哥竟然也来了。

银泽也呆滞了一瞬,他没有立刻回答银星的话,而是看着苏玖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玖和银星被银泽带进了大厅,然后银泽才从二人的口中了解了这一路下来发生的事情。

银泽盯着苏玖看了又看,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唇角骤然勾起一抹名为‘搞事’的笑容。

“你是来找我小叔叔的吧?”

苏玖点头。

银泽笑得依然古怪“那……你们跟我来吧。”

……

银雪早在几十年前便已经突破至练虚期,对于灵气的掌控,也早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然而,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有这样一日,还是险些栽在了灵气的操控问题上。

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熟悉的白衣,熟悉的容颜,熟悉的翩翩长发,熟悉的花瓣印记。

这一瞬,银雪仿佛坠在梦里,连什么时候松了手,断了自己的灵气操控都旁无所觉,满心满眼只有眼前一人。

然后,银雪从秋千上栽了下去,摔得一身尘土,甚至衣衫上还沾了几片草叶,一头漂亮的银发散落在他的身上地上,看起来竟是少有的狼狈,也为那张倾城绝色的脸上增添了几分人间烟火。

空灵清澈的声音缓缓响起“银雪,好久不见。”浅笑在如同清霜一般的绝美容颜上缓缓绽开,勾了银雪的全部心窍。

下一瞬,银雪骤然消失在原地,同时苏玖的身上也多了一抹温热的气息。

“阿玖,我好想你。”

银雪这一刻才有了一种很久都不曾有果的充实感,这种充实感源自于他怀中的人儿。

他是真的很想很想她,这种想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已侵入骨髓,明明不过几十年的时间,银雪却觉得比在封印之地的万年还要来的更为的长久。

或许连他自己都从未想过,不过是一个突然闯入他生命之中的人类而已,却能一年又一年的在他心里无限驻留,而这一份驻留随着时间的流逝非但没有变浅,甚至还会越发的清晰。

终于,这个人不再只出现在他的梦里,而是真实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苏玖摘掉了他肩膀上的草叶,笑道“差不多就可以了。”

银雪狠狠的收拢了一下手臂,似乎要将苏玖整个人都揉进身体,随即才依依不舍的放开眼前人“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的煞风景。”

“不过说来也是,多情善感也从来不是你的风格。”银雪说到这里,眼底有落寞一闪而过。

多愁善感么?苏玖笑了笑,没往心里去,然后又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了,我有话想同你说。”

银雪笑道“不巧,我也有话要同你说。”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我银泽也开口道“有什么话,去大厅一起说吧。”

银雪眯了眯眼睛“阿泽,我以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银泽被不轻不重的噎了一下,随即额头飘了一脑门的黑线,这是要单独相处的意思?

银星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也知道小叔叔打的什么主意。

“我知道小叔叔和姐姐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不过叙旧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可以放一放缓一缓,毕竟现在关于银月星海的一切才是大事。”

银雪眯起了狐狸眼,似笑非笑的盯着小侄子看了许久“姐姐?你这称呼可是差了辈分。”

银星像是看不到银雪眼底的危险一般,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到时候你称呼你的,我称呼我的,没冲突,不要紧。

何况姐姐这样年轻貌美,我总不能称呼人家为长辈吧。”

银雪的笑容更危险了“别以为我听不出,你在拐着弯骂我老。”

银星面上一僵,随即摊了摊手“不看小叔叔的修为,只看小叔叔活的年岁,确实已经很老了嘛。”

银雪如何看不出,这只小狐狸是在拼命阻止自己和阿玖单独谈话。

“银星你是欠教训了吧。”这句话银雪是用神识传音传给银星的。

银星丝毫不怕,回应“难道叔叔要在姐姐面前教训我么?”

他神态自若,便是银雪看了,也觉得牙后跟十分的痒。这个臭小子似乎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

两个人目光交锋的十分激烈,眼里甚至没了旁人。

最后还是银泽走到苏玖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两位怕是还要一度时间才能决出胜负,我们先去大厅等着?”

苏玖无语的看了看这一大一小,唇角抽搐了一下,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

转眼间,半个时辰过去了。

苏玖和银泽已经先一步进行了一番交谈,叔侄二人才姗姗来迟。

银雪和银星进来后,看向银泽的目光可谓十分的不善。毕竟他们二人争吵,也算是给了银泽可趁之机,即便银泽对于苏玖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因为银雪的加入,银星又简单的说了一下他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

当银雪听到斯里深会追杀苏玖的时候,不禁打断了银星的话“前几年我也和那斯里深交过手,实力确实足够的强横。

如今我和他虽然都是练虚期,但他的修为明显比我更为牢固,应该已经到达了练虚中期。小玖儿怕是要有麻烦了……”

对于银雪的这番话,苏玖深有感触“其实在遇到银星之前,我便已经和斯里深交过一次手,不过结果还算好,他或许是大意了的缘故,被我和阿翎跑掉了。”

银雪漂亮的瞳孔划过一抹错愕“你在斯里深的手上跑掉过?”

苏玖无语“倘若没跑掉的话,现在站在你面前说话的难道是鬼么?”

银雪眼底有隐忧之色一闪而过,他担心下次和斯里深对上,苏玖就没这样的好运气了。

斯里深第一次对上苏玖,让其逃脱,是因为大意不熟悉,也或者是没将其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斯里深如果已经将目光死盯在了苏玖的身上的话,怕是连他想要护住,都要废一番力气。

几年不见,也不知道斯里深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或许是看出了银雪眼底的担忧,苏玖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怎么担心,该来的总会来,不过现在魔修那边正混乱着,他短时间内,应该顾不上我。”

苏玖曾简单的推算了一下时间,她想至少两个月内,斯里深都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了。

关于斯里深的话题,差不多到这里就结束了。

剩下银星单方面叙述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至少在银雪的眼中看来是这样……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银泽,第一次有了心疼小侄子的情绪。

银月星海,很多人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印象,是美。当然,事实也的确是如此,但也正是因为这份美,又给银月星海增添了很多其他的面纱。

苏玖将自己从街边摊位上买回来的话本丢在桌子上,自己随便抽出一本大概的翻了翻。

“看你们的样子,想来在这座城中也住了不短的时间,关于银月星海的这些话本,你们有什么想说的想法么?”

苏玖手中的话本,是一个关于银月星海的爱情传说,讲的是银月星海中的海妖救人,最后和人类结为连理的故事。

银泽看了一眼苏玖手上的话本,咳嗽了起来。

脸色涨的通红,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苏玖目光轻闪,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般,有些诧异道“这些话本不会和你们有关吧。”

银泽摸了摸鼻子,又朝着银雪的方向撇了一眼“你倒是坐的安稳。”

银雪笑眯眯道“小玖儿那么聪明,猜到不是早晚的事情么?”

苏玖拧眉“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为了掩盖一些东西而已。”

然后苏玖从银泽银雪那里知道了原因。

原来最早时候流传出来的故事都是真的,而最早那一批话本也和银雪银泽没什么关系,里面记录了大量不为人知的真实事件,只要细心些的修士,都会发现那些话本上的内容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银雪和银泽也根据其中一本书册上记录的内容寻过一次宝物,不得不说,倘若不是二人修为高深,说不定就丧命于银月星海了。

九尾天狐虽然不怎么亲近人类,也不愿意看着这种能勾引人欲望的书册四处流传,然后他们二人一合计,便在等待银星的这段时日里又编造了许多新的故事。

两种书册混淆于世,真真假假难以辨别。

经过二人的一番努力,逐渐的新书册开始代替曾经的旧书册,人的根本是逐利,慢慢的旧书册也就被抛弃了。

除了编撰书册之外二人也没闲着,他们还穿着黑色的斗篷在银月星海附近的村落转了一圈,让人误以为,所有的书册都是出自于他们之手。

到了现在,市面已经很少有旧书册了,对于旧书册的内容知道的比较详细的,大概只有长居于银月星海附近的居民了。毕竟城池之中流动的人口还是很大的……

银泽一边说着他们二人干过的事情,一边走到苏玖的案几前看着桌面上的几个册子,笑了“果然都是我们编写的……”

但紧接着银星淘出来的几本,还是让银泽傻了眼。

他拎起其中最薄的一本,脸色有些难看。

银星有所察觉,从银泽手里接过,翻开“这本不是你们编写的?”

听到了声音的银雪,终于舍得将目光从苏玖身上移开,转而落在银星手中的书册上。

“我们当时就是看了这本,才作死去了银月星海。”

银星没有耐心一页一页看,一点一点翻,直接将书册抛给了苏玖,然后转头对银星问道“里面写的是什么?银月星海下面又有什么?”

银雪晃动了下手中的茶杯,眸色暗了下来“上面记载的是农夫救人鱼的故事。”

此时,苏玖已经一目十行的开始快速扫视起了上面的故事。

书册内讲的人一个捕鱼人,不小心捕上来了一条人鱼,渔夫是个十分善良的人,并没有将人鱼带回自己的家,而是就着大海直接将其放生了。

几天过后,渔夫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人鱼回来了,为了感谢他还赠予了一个十分漂亮华美的盘子。鱼人告诉他,这是一个神奇的盘子,每天都可以凝聚出一颗珍珠,有了这些珍珠,他便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然而渔夫毕竟是凡夫俗子,对于梦境的记忆是十分浅淡的,所以这一觉醒来,他几乎将这个梦忘记了大半,只隐约记得什么盘子……

渔夫心大,只稍微想了想,便将这事儿抛在了脑后,继续他的捕鱼生活。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意外发生了,他捕回来的最后一网鱼兜内,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盘子。盘子上面有着精致华美的纹路。

渔夫就这样抱着盘子,一时间竟看呆了,因为逐渐的,那个梦境又在他的记忆中变得清晰了起来。

这一对比,这盘子和他梦中人鱼给他的盘子竟是一模一样。

渔夫怀着揣揣不安的心,将盘子带回了家里,就这样盯着盘子看了许久,然而盘子虽然好看,却并没有什么珍珠的出现。

渔夫有些失望,便将盘子放在了一边,寻思着明天天亮找个游商卖掉。

只是第二天醒来后,意外又出现了,盘子里骤然出现了一个拇指盖大小的珍珠,圆润又有光泽,一看就知道是一颗品相极好的珍珠。

渔夫怀着激动的心情,没有去打鱼,而是选择进了城。

他来到了一家当铺,将珍珠递给了老板。老板当下便给出了高价,然后渔夫获得了第一笔庞大的财富。

有着这样的财富,渔夫自然不可能继续蜗居于原来的村落,干着又苦又累的活计,然后,渔夫离开了村落,在城里定了居,就这样过上了美好而和谐的日子。

苏玖合上了书册,目光沉沉“所以这个故事的重点是那个盘子么?”

银雪点头“没错,就是那个盘子。”

说到这里,银雪的语气顿了顿,凑到苏玖的耳边小声道“不过你知道么?这个故事是有原型的。”

银星一把拉开苏玖“小叔叔,不用离得这么近,正好我也想听听。”

银雪磨了磨后牙槽,暗自想,早晚收拾了这个只会捣乱的小鬼。

“不过故事虽有原型,但是活着的凡人知道的却也不多了。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城池,那个时候这个城池还有城主,状态也不像现在这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