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3.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书摊前的老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书摊前的老人

苏玖二人接下来的一路可谓十分的畅通,除了之前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开始躲着她走路,更多的还是正经做生意的。

走了一段路呈之后,苏玖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这座城中卖秘籍的小摊位似乎格外的多。

“卖话本喽!各种关于银月星海的传说和故事,我们的摊位应有尽有!”

“我的摊位有关于修士去往银月星海的各种经历和自传,说不定就有你需要的宝藏秘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银月星海,九州大陆第一完美海域,我的书籍可以带你遨游这一片神秘的海域!如今一册只要十块灵石!心动不如行动,月底特惠,只要十块灵石!只此一天过期不候!”

……

街边的吆喝声不断的传入到苏玖和银星的耳朵中。

“原来他们卖的不是功法秘籍啊……”

“听起来像是话本,奇闻异录以及风貌地理的记载。”

大概是这些人吆喝的着实够热闹,苏玖和银星同时朝着那几个吆喝的最响亮的摊位看了两眼。

银星的脸上有那么一瞬大呆滞“还真有这么多人买啊。”

看着前面排起来的队伍,便是苏玖也陷入到了一阵深思之中。

银星虽然也活了很久,但到底还没有彻底泯灭小孩子的那份天真和好奇“姐姐,要不然我们也去买两本瞧瞧,左右已经到了这里,找小叔叔这件事也不急了……”

苏玖脸色微微泛黑,“这么长的队伍,是要排到天黑么?”

银星想了想“左右我也不差那两块灵石,我们去客人少的摊位买。”

苏玖颔首,算是答应了下来,她其实也很好奇这些书籍受欢迎的原因。

二人来到一个看起来有些简陋的摊位,摊位旁边还有几个穿着比较体面的修士,一看就知道也是不差灵石,懒得排队的那种。

摊位上零散的堆放着十几本书侧,无一不是关于银月星海的存在,每一本书册的上面都贴着一个小标签,小标签写明了每一本的价格。

有五十块灵石的,有一百块灵石,的最贵的也有要价一块中品灵石的。

其中旁边的一对男女在看清上面标注的价格的时候,脸色都有些微微泛青。

“最便宜的都要五十块灵石,你怎么不去抢!”女修气息不匀,又惊又气,只觉得自己被耍了。

男修脸色也不太好看“这位道友,您是不是价格标错了?”

本来以为贵也贵不到哪里去,谁想一个话本,居然能被翻个几倍十几倍的价格。

书摊的摊主看起来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他躺在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摇晃着身下的躺椅,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那一对年轻男女的诉说。

这个时候,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她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那对情侣,随即抬手便放下了一百块灵石,然后拿走了那本标价一百块灵石的书册。

男修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黑的来回切换,因为那小姑娘的目光虽然清澈,也不含任何鄙夷之色,但依然把他们二人当成了什么稀有动物一般观看了一番,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这是哪里来的盛世奇葩。

小姑娘拿了书离开了,大爷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原本堆放在书摊上的灵石在不知不觉中被收走了。

旁边有人小声问同伴“你注意到老大爷什么时候将灵石收走的么?”

同伴有些呆滞的摇头,然后又道“不过想来也是个有点本事的。”因为一般的摊主,都做不到这般的心不在焉的售卖自己的东西。

男修觉得有些丢人想要离开,但女修却像是和那摊主杠上了一般,不依不挠道“你怎么做生意的,就凭你这样忽视客人的态度,也难怪你的摊位没什么人来。

别人家卖十块灵石,就你家高贵,还卖五十块,一百块灵石……”

说到这里,那女修又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标价一块中品灵石的书侧。

“哗众取宠。”

有旁边摊位的摊主看不过这个女修做的事儿,忍不住撇嘴道“既然嫌贵就去排队买啊,在这里对着一个老人家大呼小叫,除了能证明你这人又没素质又没钱以外,再证明不了任何事情。”

在此附近所有的摊主都知道这个老头是个怪胎,他标注的价格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随心所欲,但怎么说平日里也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也不忍看着一个老头被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骂。

“何况我们这些零散的摊位,本来进价就比那些大摊位要贵,关于银月星海的书册自然也比大摊位要贵一些。”

女修被说的有些上头“你们又是谁,我买个东西又关你们什么事!”

女修还在拼命挣扎的时候,男修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他拽了拽女修的衣袖,不停的给她传音,让她离开。

这种事情拖的时间越久,围观的人越多,他的面子上也越是难堪,到时候再传到对手或是其他宗门的耳朵里,他们可就要出名了。

但女修这个时候正在气头上,哪里听的下去半分,只会觉得连道侣也在欺负她。

“你总拽我做什么,这件事不对的本来就是他们,凭什么是我们离开!”

男修气的嘴唇都在发抖,索性也不再管她,任她自生自灭,自己则是转身就走。

女修一开始是无所谓的,甚至还想和这些摊主继续理论,只是她的道侣才刚一走远,她便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离开了。

“你这个混蛋!把我储物袋还给我!”

一场闹剧就这样随着女修渐行渐远的身影落幕。虽然是无意的,但那男修也算是给女修搭了个梯子……

苏玖和银星在吃完这一盘瓜之后,也简单的看了看摊位上的其他几本书侧。

她丢下两块中品灵石,将其中的三本都收入了储物戒指。

苏玖注意到,就在灵石落滚到桌面的瞬间,灵石的周围立刻泛起了一阵属于空间之力的波荡。没多久,这几块灵石便随着空间之力消失在了摊位上。

苏玖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老者,第一次知道了,原来空间之力居然还可以这样玩……

银星挑挑拣拣也选了几本书册。

摊位上的书册本就不多,苏玖和银星这一番操作,几乎清空了摊位上大半的存货。

大概是二人出手太过于豪气,不少人路过之人都驻足多看了他们两眼。

就连那个躺在摇椅里,以书盖脸的老人家都稍微扒拉了一下书册看了他们一眼。

谁想老人家的这一动作,直接让苏玖僵在了原地。

“四长老!?”

苏玖现在口中的四长老,当然不是沧澜宗现任四长老,而是那个消失多年不曾露面的前任四长老。

而四长老在看清苏玖的时候,也明显的怔愣了一瞬,连书从脸上滑下去都没有察觉到。

“您,您怎么来这里了?”

老人家重新捡起了书册扣在了脸上,盖住了自己那有些复杂的神色,只是闷声道“你认错人了。”

苏玖失笑,单是看四长老的反应,她也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认错人,只是她不明白四长老怎么会出现于这样的一座混乱的城池。

不过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四长老显然不会给予苏玖过多的解释,甚至,不会和她相认。

自从孙东死后,四长老便离开了宗门再没有回去,他觉得自己愧对于宗门,也愧对于因孙东惨死的无辜弟子,最后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在天雷台魂飞魄散。

他喜欢沧澜宗,但如今沧澜宗留给他更多的是痛苦的回忆,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对于沧澜宗有了新的四长老这件事,在十几年前他便已然知晓。他心中并无难过,甚至还松了一口气,如今,四长老的位置也算得上后继有人,这样就很好。

苏玖站在摊位前又停留了许久,最后还是银星拽了拽自己的衣袖,才让苏玖回过神来。

如今的四长老看起来和几十年前的他比起来,俨然已经不一样了。如今的他眉宇间多了几分悠闲自在,少了曾经所拥有的愁绪,就算他仍然没能从孙东东的事件中走出来,这件事对于他的影响,也早已淡化了不少,时间大概真的可以抹平一切吧……

而他们,或许也不该再出现在他的世界打扰他……

见到四长老,苏玖有很多的感慨也有很多的疑问,但这一瞬,似乎一切都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只要故人安好,一切便很好……

苏玖唇角轻轻勾勒出了一丝弧度,她后退了两步,朝着四长老的方向深深的做了一揖,经此一别,怕是再难相见,惟愿故人一世长安,便是她最大的心愿。

苏玖带着银星打算就此离开,只是她才刚走出不远,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师父,你今天卖的好快啊,就剩下这么两本了么?没想到你开这么高的价格也能卖出去啊,啧啧,现在有钱的修士还真是越来越多了……”

苏玖眼底笑意更深,却始终没有回头,向师叔,好久不见。

向离发现今天的师父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他顺着师父的目光看去,发现师父盯着的背影是一个穿着白衫,背脊挺拔的女修,女修走路没什么女气,甚至还带着几分骇人的飒气。

“咦?这女修修为可不低,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她的背影看起来好眼熟啊。”说到这里,向离转头看向四长老“师父,你认识这个人么?”

四长老轻声笑道“啊,一个难得的有钱修士,我们摊位上的书册由她和她的朋友承包了大半。”

“看起来骨龄也不大,又有着这么高深的修为,还真是年轻有为。”向离有些羡慕的说道。

“是啊,年轻有为……”

一老一少的交谈声渐行渐远,原来向师叔早就找到了四长老了……

银星好奇道“那两位是?”

“两个故人……”苏玖浅笑,声音飘渺,似在怀念着谁……

……

银星手背上的印记一闪一闪,随着他们的行进的方向,印记上闪烁的光芒也在由弱逐步变强,这是一种即将寻到人的信号……

另一边,空空荡荡的院落内,不知从何时起,架起了一座秋千。

秋千上的人,银发坠地,随着秋千的晃动,他的衣摆和长发也随之飘荡。

此人的美是一种极限的美,也是一种超脱性别,雌雄莫辨的美,这种**以摄人心魂,勾魂夺魄,让人见之难忘。

哪怕是定力再强的人,恐怕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不多时,院落内又多了一个美人,只不过这回来人虽然也美,但比起秋千美人却是逊色了不少,他的一头银发没有散乱的披在脑后,而是被他梳理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一个平日里极为严肃的人。

“银星快来了,小叔叔有些事情就别告诉他了吧。”银泽看着眼前这位没个正形,还酷爱荡秋千的银雪不禁感觉有些头疼。

秋千晃动的幅度微微降低了些许“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银泽看着散漫而又不经心的银雪,额角迸出了几条十字青筋。

你有数?族中最没数的就是你了好吗?

虽然心里这般吐槽,但银雪于他而言毕竟是长辈,他忍了忍到底没有直说。

“你说阿星这段时间到底在忙什么?比计划的晚了这么多,再过两天就是银月星海开启的时间了,要是错过了这次,就又要等上一个月了……

我这段时间荡秋千荡得着实是有些腻了。”

银泽唇角抽了抽,嘴上着腻了,也没见你从秋千架上下来,仿佛长在了秋千上一般,每次见你,还不是都腻在秋千架上。

不过不得不说,人类闲了真的是能创造很多可供娱乐的东西,看似没什么用的小东西,却又偏偏能使得一个大能级别的修士上瘾,说来也是奇了怪了。

当然,或许奇葩的只有银雪也说不定。

看着一荡一荡的银雪,银泽捂了捂额头“话说,你是打算就这么坐在秋千架上迎接阿星么?”

银雪偏了偏头,长发遮住了一半绝美的侧脸“不然呢,难道还要我给他来个欢迎仪式?”

银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力感深深的环绕着他“你就不觉得这样非常有失于你做长辈的颜面么?”

银雪看了一眼秋千又看了看银泽“这和我做长辈的颜面又有什么关系?何况,你觉得我是那种在意这些条条框框的狐么?”

银泽觉得自己再这样继续和银雪相处下去,将会成为第一个得心肌梗塞的天狐。

看着被自己噎到面色有些泛青的银泽,银雪好心的问了一句“还有别的事情么?”

银泽微笑“没了。”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到时候阿星来了,我会直接将人带到这个院落。”

银雪也不看银泽,直接点头,随即指尖溢出一道术法,附加于秋千架之上,秋千再次大幅度的荡了起来。

银泽彻底没了脾气,很好,完全没有在听他说了什么。

不过也罢,当事人都无所谓,他又替人家尴尬个什么劲。

银泽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院落之中,而院落也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平静。

银雪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秋千的晃动,风的浮动,一切都十分的惬意。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