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你敢动手, 我叫你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死寂。

整间客厅一片死寂。

并且慢慢地变得沉闷,压抑。

包比龙,与两名武者,外加宋虎。

他们四人,一齐死死地盯着苏阳。

一瞬不瞬地盯着苏阳。

好象苏阳就是一团神秘的迷雾,他们屏住气息,努力窥看,也要看个透彻。

突然,一道狂笑,自包比龙的口中爆发。

哈哈……

随后,两名武者也狂笑起来。

哈哈……

一时间,整个客厅都充满了肆无忌惮的狂笑声。

仿佛,他们三人看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发生在眼前。

又似乎,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也没有这个事情好笑。

甚到,他们三人的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苏阳,一个叶家的上门女婿而已,据说还是从农村来的,身上并无半点武道实力,有也只是一些比普通人强一点的潜行手段。

这种手段在武者面前不值一提。

因为,只有小偷更适合用这种潜行手段,盗窃财物。

武者,靠的是以拳头为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自然,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苏阳,居然说出让包比龙与宋虎两人自断肢体并赔偿一百万的话,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呢?

笑声过大,以致引来下面一些人上来默默观看。

因为,他们似乎从来没听到老大发出这样的狂笑声。

然而,既使如此,苏阳仍是我行我素,津津有味地品着茗茶。

他很自来熟的沏茶,泡茶,品茶,动作娴熟优雅,气度不凡,让人疑为一代茶道大师在此与人煮茶论天下呢。

只有宋虎面色惨白,光头上都冒出冷汗来,而四肢却是一片冰凉。

他自然明白苏阳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既然出口,必然成功。

一想到连自已四个外劲小成的武者都抵不过苏阳的一招,心里就暗骂包比龙,就是他给自已带来如此倒霉的事情。

他想逃,奈何被苏阳挡了道,堵大沙发的角落处。

他无比紧张地盯着苏阳,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做为一条大路的杠把子,如果连一腿一臂都断了,还要破一百万的财,这不单单只是一种羞辱了,而是一种让人无法承受的**,是对身体,人格,及灵魂的一种极致**。

渐渐地,包比龙三人的笑声慢慢停歇下来。

苏阳扫了他们三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笑够了吧。那就开始吧。”

那样子,就象看着三个傻比一样。

“娄爷,你上去,把这个小子的腿与手,各打断一只。再让他老婆送二百万来,买他的命回去。当然,还要他老婆陪我睡一晚。这样,此事就此了结。”

包比龙面色一整,寒声道。

杏林医馆的女老板叶芷涵是远近有名的大美人,道上有多少人都惦记着。

只因有林一剑所罩,而无人敢打主意。

现在,林一剑都进去了,自身难保,自然,这些大佬们就想对叶芷涵染指。

“哼,姓包的,光凭你敢打我老婆主意这句话,我可以让你死一百次。”

苏阳寒声道。

一双眼眸里折射出如刀子一样锋利无比的目光,如实质般直剌包比龙。

这让包比龙心里一惊,继而更加大怒,催促道:“娄爷,你动作快一点,我不想听他哔哔了。”

“是,老大。”

叫娄爷的武者快步朝苏阳走来,不屑地说道:“小子,你还是自已动手吧,省得浪费我的力气。”

他一个外劲大成的人,对付一个普通人,实在有损面子。

有一定武道修为的人,都比较看惜自已的羽翼,如名声啊,实力啊,身体啊,各方面。

下一秒,苏阳一句话,就直接让这个姓娄的武者跳了起来。

“你敢动手,我叫你死。”

“臭小子,这么狂,老子先抽你一个耳光再说。”

娄姓武者大怒,双脚一蹬,一个虎跃,朝苏阳狠狠扑过来。

他要打烂苏阳的嘴巴,看他还这么狂不。

“唉,这小子,估计抵不过娄爷一个巴掌。”

包比龙摇头笑道,就把手一伸。

立即,有一个叫小马的心腹马上递来雪茄,又替他点上火。

另一个郭姓武者也笑道:“当然,娄爷曾经用一个耳光,打断一个仇敌的脑袋,看样子,他还对这个家伙手下留情,并没有用上真力。纯粹肉身力量。但也不是这个小子能抵挡的。”

“那当然,娄爷与郭爷都是不可世出的高手,我们能见到你们的出手,也是一种极大的荣幸啊。而咱老大有两位爷的坐镇,将来前程不可限量。”

那个递烟的黑衣人也对郭姓武者与包比龙谄笑道。

只有宋虎则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苏阳与娄姓武者。

他当然希望苏阳被打死,那样,他就不会被打断手腿,交出一百万的赔偿金。

但又希望他们两败俱伤,这样,包比龙以后再也无法威胁自已了。

下一秒,一道清脆的响声骤然响起,与此同时也响起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一条人影挟带着一缕鲜血,狠狠砸向玻璃门,轰的一声,将厚厚的玻璃门给砸碎,再狠狠摔在阳台上,一动不动。

“我就说了吧。这个上门女婿一定不是娄爷的对手。这下可好了,一次性完事,多好啊。”

包比龙吸着浓烈的雪茄,得意洋洋地说道。

因为烟雾缭绕在眼前的原因,让步他根本看不清场面的事实,因此才说了这番信心满满的话儿。

可是,他马上发现不对劲。

因为,身后的郭爷与身边的小马,居然没有半点声音,齐见了诡一样,死死盯着前面。

包比龙马上朝前看去,立即目瞪口呆,粗大的雪茄烟也从手指间滑落,掉在裤管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但见苏阳仍是坐在那里,端着精致的茶杯,喝着香茗。

至于他们眼中地位崇高的娄爷,则伏在阳台上的一堆碎玻璃上面,一动不动。

而鲜红的血液在他身上缓缓漫延着。

在这一刻,包比龙喉咙里咕嘟一下,生生地干吞了一口口水,直感到大腿一阵灼痛,这才发现雪茄烟头已经烧在肉上面,发出一股烤肉气味。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