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9.第1080章 截杀永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1080章 截杀永夜

惊鸿仙子双目雷光颤动,张百忍回头握住惊鸿仙子的手,说道:“娘……”

惊鸿仙子望了我一眼,哽咽说道:“相公,是我不对。”

灭神枪消弭,秩序锁链收缩,我抬起手指向即将下落的陨星,虚空之力放开,陨星没入虚空之中。

夜色降临,月光依旧猩红,我站在空中,望着下方原本的一群至亲,倍感凄凉。

“鸿钧,我还是要问你一句,你当日棺材,做了什么?”我问道。

鸿钧元神法相回归肉身,他颓靡说道:“我只是在九世天棺中留下了我的一缕不朽气,将来寻回时也好知道它的方位,并未对你师兄做手脚,你师兄之所以没有复活,是因为东皇太一的魂魄离开,导致九世天棺没有器灵,东皇太一的魂魄与九世天棺契合无数载,并非一般器灵可以替代。”

我凝眉,没有算到这一步,而东皇太一的魂魄已经散尽,心中一阵彷徨。

“还有几天禁帝期就结束了,到时神农一族、六目大神王、霸王陆绝等势力一旦出现大帝,太阴一脉就是覆灭之时,百忍,你现在随我回三圣宫。”

“知道了,爹。”张百忍看向王阳和镇元子,示意他们看好惊鸿仙子,接着便随我消失在空中。

回到三圣宫之后,我站在后山的山崖上,九世天棺中的老光棍未能苏醒,东皇太一魂魄毁灭,再不能聚合,老光棍能够醒来的几率渺茫。

深夜之后,玉儿和小不点都已睡着,小不点对玉儿很是依赖,趴在玉儿身边呼呼大睡,姐弟情深。

寒风呼啸,大雪纷纷而下,身后禅门打开,小白走出,从身后给我披上裘氅,说道:“相公,天气冷,你还是进屋子里暖和吧。”

“小白。”

“嗯。”小白答应。

“你怕我吗?”我问道。

小白摇头,说道:“我怎么会怕你。”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一意孤行,今天,我差点将鸿钧和惊鸿都给杀了。”我说道。

“今天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小白说道。“鸿钧身为祖神级的人物,当然不想被任何人冒犯,无数年来,所有人都对他唯命是从,突然有人忤逆于他的想法,后辈想要在他面前称王,自然是要打的,有了这一次,他们就会有教训,我没觉得相公做错什么。”

“那惊鸿呢?”

“惊鸿妹妹性子冷,脾气倔,以前在下界养尊处优惯了,百忍出生之后,缺失父亲的陪伴,她心中有怨言也无可厚非,但正因如此,惊鸿妹妹屡次与相公作对,确实不该,有了这次教训之后,我相信她也会收敛一些。你是太阴一脉的首脑,大劫将至,我知道相公心中担忧,但我会相信相公。”

我心中甚慰,摆手间,雪花定格,将小白拥入怀中。

子时之后,一片猩红夜色之中,徐朝凤从一处古墓中走出。

古墓之内,禁制轮转,金碧辉煌,一尊巨大的雕塑完全由黄金打造,矗立在古墓之中,周围环绕黄金表盘,镌刻古老刻度,关乎时间。

“只是一个擅长研究时间秘术的半帝,终究是死在时间秘术之上,百万年前的辛,号称可堪比时光大帝的人物,终究火候欠缺,浪费我的时间。”徐朝凤说道。

徐朝凤面色不免有些焦急,朝月土飞去之时,喃喃自语:“禁帝期即将结束,各路强者纷纷出世,一些古老的神明复苏,我原本胜券在握,可没想到事情会成如今地步,,张阳对天道的掌控已经超越我的认知,只有找到真正的时光大帝,完全练成大荒经,才可以逆天改命。”

徐朝凤话音刚落,忽然感应到不远处有人影掠过。

只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一处密林之中,徐朝凤小心谨慎地跟过去,却不见人影。

“有秘境?”徐朝凤心中暗想,正在此时,又两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密林上方的山崖上。

徐朝凤不敢作声,瞧瞧看向夜色下的二人,正是妖母和太昊。

“这里是永夜的老巢,我已观察很久。”太昊说道。

妖母说道:“怨不得这些年一直找不到他,原本是躲在这里,传闻这片黑暗森林是七界交壤之处,汇聚天地间最阴邪之气。”

“黑暗森林?”太昊不解。

妖母挥动袖袍,摆手间,四周景色变幻,藤蔓缠绕巨树,几乎每一棵树上都挂满皑皑白骨,到处是骨骸堆积,将整个黑暗森林都堆成山高。

而在黑暗森林最中间的位置,有一座古老而神秘的祭坛,祭坛完全由黑色的陨石打造铸就,永夜盘膝打坐,胸前一颗金丹流转,光芒被金丹尽数吸收,越发黑暗。

永夜皱眉,抬起头就见自己的结界之外站着两人,心中一惊,起身问道:“妖母,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妖母说道:“找你自然是有事的,同为七界不朽者,无数纪元以来,从来没人看过你和无上帝的容貌,一直好奇。”

“好奇也不用带着一个外人前来吧,我记得你是喜欢女人,什么时候换口味了?”永夜问道。

太昊说道:“七大不朽者中,你掌管黑暗,当初你抢黑暗玲珑不成,我见过你,将你的不朽金丹交出,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放我一条生路?”永夜闻言,哈哈大笑。

周围巨树颤动,永夜脚下浮空,黑气涌动,缓缓托起。

“无数年来,只有本座放过别人,还从来没人敢跟本座如此说话,果然是后生可畏,这一世的强者令我感到有趣。”永夜说道,斜睨妖母。

“更有趣一会还在后头。”妖母说道。

“就凭你,带着一个骨龄不满百岁的后生想来截杀我,你怕是吃错药了妖母。”永夜说道。

“是嘛。”妖母说着,手捏兰花,口中吐咒,只见周围空气异动,一道道身影破土而出,如同雨后之笋,成百上千,黑压压一片。

“你炼帝尸?”永夜皱眉。

“这里的每一位都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帝,不仅有妖族历史上的妖帝,其余各族大帝都曾被我保留,为了对付你,我已经将空间全部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