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沉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叶凌天的心里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觉得她做的没有错,虽然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来看,她的选择太任性太不理性了,但是,如果你换个角度,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吧,你会怎么选择?母爱总是伟大的,所以她的选择没有错。总之,我很敬佩她做的决定,她做了一个做母亲最应该做的事,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你督促医院那边一定要给她最好的治疗。”

“嗯,这个我已经安排了。”

“好,那你在医院那边安排人候着吧,我这边等下就到东海了,我把方依依母子都交给你了,一切等到我到了医院之后再说吧。”叶凌天说着。

“好的,叶总,你不用担心,我会在这边安排的。”刘尚荣连忙回答着。

叶凌天挂断了电话,挂断了电话之后他的心里轻松了许多,起码从刘尚荣从医院那边得来的讯息来看,方依依估计是不会有性命危险了,这让一直都心悬着的叶凌天终于是把这颗心给放下来了。但是,叶凌天的心却依旧还是沉重的,而沉重的原因则是因为那个孩子,这是让叶凌天无法坦然面对的。

叶凌天静静地靠在飞机的椅子上,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飞机最后在东海郊区的那个部队里降落,随后,叶凌天坐着一辆部队的车直接往医院而去,身边跟着三个警卫,一个是叶凌天的警卫员,还有那个警卫队员,三个都是穿的西装加墨镜,这些也是他们的标准工作配备,在军装之后有一套便装工作服。

军车直接停在了医院楼下,警卫员打开门,叶凌天下了楼,下楼之后,一个警卫队员在前,一个警卫队员在后,而叶凌天的警卫员则跟在叶凌天的身后,不要怀疑,虽然他们都是空手,看起来与一般的富商保镖一样,但是实际上他们之间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他们身上所佩戴的墨镜、耳麦那可都是特种作战装备,尤其是他们藏在身上的武器,那都是真枪实弹的。

叶凌天一边往楼上走一边给刘尚荣打电话,随后刘尚荣就急急忙忙地下楼过来迎接叶凌天,只是,刘尚荣身后带着两个人还没靠近叶凌天就忽然被当先的叶凌天的警卫队员给一把擒住在地上拿枪顶在了头上,其余两个立即把枪对着刘尚荣身后跟着的两人大声呵斥着:“举起手来,不要动,不要靠近。”

刘尚荣和刘尚荣身后带着的两人当即吓的脸色苍白,差点就要尿裤子了。

“好了好了,他们是我的人,以后你们不要一惊一乍的了,只要对方没有带武器,如果要靠近你们可以先拦住问一问,不要这么敏感直接就动手,这里是都市。”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几个队员这才放开人收起枪,随后还是以警备队形站在叶凌天周围。

“没事吧?”叶凌天看着有些痛苦的站起来的刘尚荣笑着问着。

“没……没事,叶总,您……您这是从哪弄来的保镖?怎么……怎么还带枪?着……这如果被人看到了可能……可能不太好处理,毕竟影响不好。”

“不用担心,他们都是军人。”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军人?哦,那……那就难怪了,这些人都是怪物吗?吓死人了,一言不合就拔枪对着脑袋,我……那……那可是真枪啊,我看到他的枪都是开了保险的,真是吓死人了。”刘尚荣心有余悸地道。

“这都怪我,是我没有提前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不知强。他们这也是看到你带着两个人直接就往我身边冲往我身边靠近。还好,他们还是手下留情了,要是手下不留情,你这把老骨头给你来两个过肩摔再来个擒拿手,你可就真的废了。”叶凌天开了句玩笑,然后与刘尚荣一边往楼上走一边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手术完成了吗?”

“已经完成了,手术很成功,现在在修养,目前非常的虚弱,人还在沉睡当中。而且,可能要在医院住很长一段时间了。”刘尚荣道。

“嗯,只要手术成功了就好,带我去病房看一看吧。”叶凌天点头说着。

刘尚荣带着叶凌天直接去了病房,病房也是特护病房,单独的大病房,有专门的护士在那看护着,而且,里面还有几台医疗仪器,从这也能看得出来,刘尚荣的关系网和实力的确是不容小嘘,虽然这一切都是叶凌天给的,但是刘尚荣却是很好地发挥了叶凌天给的条件。

当叶凌天走进病房的时候,方依依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打着点滴输着氧气,看得出来,的确是非常的虚荣,人是沉睡的。

除了一个护士守候在那之外,还有方晓天和方晓天的妻子都在病房里面守候着,这也让叶凌天很欣慰,起码方依依不是孤家寡人一个。方依依为了这个弟弟几乎毁了自己大半辈子,可是现在,这个弟弟和弟媳却也关心照顾着她,这也算是有了回报吧,起码方依依对方晓天这一生的付出没有白费。

“叶总……”方晓天看到叶凌天走了进来连忙站了起来准备喊着,但是看到叶凌天身边几个警卫员那凶猛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叶凌天点点头对方晓天说道:“不要客气不要说话了,别打扰到她睡觉。你们几个出去,在门外等着我,这里有病人,你们不要吓着病人了。”

几个警卫员也非常听话的说着是,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直接在门口守护着。

叶凌天站在方依依的病床前再次看着虚弱的沉睡着的方依依。

“谢谢你,叶总,所幸我姐姐她是抢救过来了,这都得感谢您和刘先生,不然……”方晓天连忙说着。

“我跟她是朋友,能帮她的我自然会帮她,另外,她能平安无事也是她自己的福气,如果真的得了救不了的病,那我找谁的关系都没用。”叶凌天淡淡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