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争风吃醋(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跟在后面”叶凌天不知道该怎么接许晓晴的话,指了指反光镜上后面的那辆路虎说道。

“随便他,愿意跟着就跟着吧,真是烦人。这个李雨欣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出卖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她”许晓晴想起后面的文宇来,就对李雨欣一肚子的火气。

“他在追你吗?”叶凌天慢慢地问道。

“在这种语境里麻烦你不要加上吗这个语气词好不好?会有歧义的,搞的我还以为说他在追我妈呢”许晓晴开了个玩笑,接着又道:“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在追我,我只知道这小子在上学的时候对我就没安好心,说起来也算是挺痴情的,这都多少年了,还对我念念不忘的,这足以寿命我的魅力是无穷大的。某些人,是不是应该偷着乐啊”许晓晴说完笑嘻地看着叶凌天。

叶凌天也笑了笑,说道:“感觉他还挺不错”。

“当然不错,这个文宇,当年读书的时候就是我们班的学霸,家里有钱,他老爸是文森集团的老总,几十个亿那是肯定有的。他去了英国留学,读了研究生又读博士,博士读完了又在国外大集团工作了好几年。现在回来估计是要接手他老爸集团的。名副其实的富二代、高学历海归,比起一般的花花公子不同,他还算是有点真才实学的,毕竟留学博士不是白读的”许晓晴接过叶凌天的话说道。

叶凌天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你是不是吃醋了呀?”许晓晴趴下身子侧着脸看着叶凌天,让她挺失望的是叶凌天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一点要吃醋的样子的都没有。

叶凌天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这人真没劲,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要生气,哪怕是对我发火骂我几句我也很开心啊,总好过你现在这副平静的样子。搞的我像是这么可有可无一样”许晓晴终于是气馁了。

“晚饭上哪吃?是先去吃点东西还是先回家?”叶凌天问着。

“先回家吧,把东西放家里,然后洗个澡再去你店里吃东西,我已经叫了雨欣晚上一起去你店里吃饭了,你得给我烤个羊腿,你亲自烤的,听到了没有?”许晓晴有些撒娇似的说着。

“好”叶凌天点头。

“对了,我给叶霜打个电话,让她别先吃工作餐了,等下等着我们一起吃”许晓晴说着便拿起手机给叶霜打电话。

“让服务员先给我们留个座位,等下可能就没位置了”叶凌天对正在打电话的许晓晴说道。

“哎,当时觉得这个地方已经够大了,现在看来,我当时还是鼠目寸光,要是能再多个一百个平方,多摆下几十张桌子,每天的营业额就能到三万了,挺可惜的”许晓晴挂断电话后说着。

“已经很满足了,人不能太贪心,能有现在这种效果已经是非常好了”叶凌天笑了笑说着。

“那倒也是,一个月能赚二十多万的纯利润,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效果了。一个与二十多万,这一年下来可就是二百多万,土豪,说说看,等你有钱了,第一件事准备干嘛?”许晓晴笑嘻地问着。

“买房”叶凌天想都不想就问道。

“嗯,这个我很支持,确实应该买房。你都把自己的老房子卖了不买房怎么行,而且得尽快买,现在这房价一天一个价,再说了,你现在还住在那地下室里,那地方整日见不到阳光,就像是地鼠一样,长期住在那里面人是会出问题的。你现在有多少钱?看看能不能买了?”许晓晴点点头道。

“我身上六十多万,不到七十万。留点钱给店里做流动资金,能用的钱只有六十万的样子。最近我去看了不少房,走房贷,首付百分之三十,买一套九十平方的房子首付是够了,其余的房贷吧,分三十年还,每个月七千块左右的样子”叶凌天一边开一边淡淡地说着,这一路段没有摄像头,所以也就大胆的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九十平方?是不是太小了?九十平方也就两室两厅吧?要是三室两厅的九十平方那房间就太小了,我觉得你最少也得买个一百二左右”许晓晴皱着眉头问着。

“我觉得两室两厅够了吧,我一间,叶霜一间,家里就两个人,多了感觉多余了”叶凌天想了想说着。

“我说你是个猪脑子啊,你买房子就只住现在一下吗?我问你,你将来不结婚不生孩子啊?两室两厅,以后孩子住哪?另外,你以后结婚了,家里不得来个客人啊亲戚啊啥的?住哪?真不知道你怎么打算的?你买房子是一辈子的事,总的考虑周全,你觉得你现在两室两厅是够了,将来呢?你总不能到时候又买套房子吧?”许晓晴骂着。

“我倒是没考虑那么远,结婚,暂时还没想过吧。如果买一百二的话,那可能又要多上不少钱”叶凌天笑了笑说着,有些尴尬,其实觉得许晓晴说的有道理,但是他确实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结婚的事情。

“我的大哥,你今年都二十八了,你还没想过结婚的事?叶凌天,你……想不想结婚?要不我嫁给你怎么样?”许晓晴突然笑着问着叶凌天。

叶凌天有些惊讶地转脸看了看许晓晴,他见到了许晓晴开玩笑的脸上却有着一颗露出真挚感情的眼睛。叶凌天没敢再看许晓晴的眼睛,笑了笑说道:“别开玩笑了,你要真嫁给我,后面那个开路虎的真的会找我拼命的”。叶凌天也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很少开玩笑。

许晓晴有些失望,白了叶凌天一眼道:“胆小鬼,这就怂了,他找你拼命你还怕他啊?他打得过你吗?”。

叶凌天只是笑了笑,没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