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王大力出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一次在国外呆的时间比较长,差不多有将近半年时间,虽然国内的产业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事情,但王小强还是决定回国看一下。

回国前,王小强将澳大利亚的特产带了一些,像澳洲胡桃:澳洲胡桃是世界上最贵的胡桃,它曾经是澳洲土著人的主要食品,现在它是一种极讲究的甜食,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物质。在澳洲,南非和巴西的种植园里,这种胡桃树主要有两种,它们能长至40米高,其结果年龄长达100年。澳洲胡桃去皮是很困难的,其制作工艺也十分复杂,全球每年只能生产的澳洲胡桃不超过40吨。澳洲胡桃在其原产地的价格就高达每千克30多美元。

还有美国的Chocopologieby Knipschildt巧克力。

这是世界上最贵的巧克力Chocopologie by Knipschildt。

它是由美国Knipschildt Chocolatier公司生产的。这是一种黑巧克力(dark chocolate),保存时间短。这种巧克力的价格为一盎司2600美元

这些当然是给儿子带的。

王小强给父亲带了万宝路的香烟,万宝路是由瑞士菲利浦莫理斯烟草公司制造,是目前世界上最畅销的香烟品牌。2011年起,台湾菲利普莫里斯分公司同意将旗下最大品牌万宝路红等(Marlboro)烟品。委由台湾烟酒公司代工。万宝路的名称,源自其伦敦香烟厂位处的大万宝路街(Great Marlborough Street)。1902年,当时总部设在美国的菲利浦莫理斯在纽约开设分公司,并销售包括万宝路在内的品牌。

给夏桂芳带了一套香奈尔的化妆品。给嫂子刘菊忆也带了一套。

给母亲带了一套玉镯。

回国后的第一站当然是回别墅看一下儿子,小宝又长高了不少,不过比之以前有些瘦了,这是摆脱婴儿肥的正常现像,虽然平时鸡鱼肉蛋瓜果莉枣样样都吃,但从不拉肚子。也从来都不生病,王小强将澳洲胡桃和巧克力给他吃,小家伙不喜欢吃容易剥的巧克力,偏要去吃难开壳的胡桃,不过虽然年纪小,却不要人帮忙了。自已跑到院子里找到小石头砸开胡桃吃。小小年纪完全像个独立的大男孩了。

夏桂芳也瘦了些,身材又恢复了以前的玲珑,虽然生了孩子,但看上去与少女无疑,

“小芳,这巧克力不错。你尝尝……”

“我才不吃,吃了会发胖的。”夏桂芳正在开心地看着王小强给她带回来的香奈尔化妆品。闻言摆摆手,问“噫,怎么是两套……”

“呃,我给咱嫂子带了一套,等会你交给她……”

“干吗要我交给她,你买的你亲自交给她……”夏桂芳明显吃醋了。

“我亲自交给她,那不就有问题了吗?”王小强从后面抱住夏桂芳的柳腰“怎么连这醋你都吃……”

“小叔子给嫂子买礼物。你这可真够新鲜的……”

“唉,小芳。不像你想的那样,我其实是替我哥的补偿,你也知道,我哥都好几年没回来了,嫂子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换了你你不委屈吗?”

夏桂芳不言语了,也替刘菊忆感到委屈,道“你说的也是,哎?对了,你不提这事我还忘记告诉你了,听说你哥在广州出事了……”

“出事了,出啥事了?”

“听说是被人陷害了,被人打了,生意也赔了……”

“呃,有这事?……”王小强惊疑道。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你回去问你父母吧……”

晚上,一家三口回家吃饭时,王小强就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异样,王魁山夫妇表现上强颜欢笑,但却能看出他们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嫂子刘菊忆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这些王小强当然能看出来,吃过饭后,夏桂芳便带小宝去刘菊忆房里聊天。刘菊忆抱着小宝亲个不停。

夏桂芳把香奈尔的化妆品递给刘菊忆,道“嫂子,这是小强从国外带回来的化妆品,两套,我一套,你一套……”

刘菊忆闻言一怔,转过头来盯着化妆品“呃,我平时不用化妆品的,要不小芳你还是拿回去吧……”

“那怎么行,这是小强特意带给你的……”夏桂芳道“嫂子你别误会,小强既然通过我把化妆品交给你,我自然是不会介怀的,这其实就是他的一份心意,希望你收了吧……”

“你要是不介意,那我就收下了。”刘菊忆表面上淡淡的,心里却掀起了波澜。

“小宝,今晚跟婶一起睡吧……”刘菊忆亲着小宝的脸道。

“不行,我要跟妈妈一起睡……”小宝干脆地道。

“这孩子,咋跟婶这么不亲呢……”

“那好吧,我今晚跟婶睡,”小家伙立即改口道。

小家伙很懂事,这晚还真就留下跟刘菊忆睡了。

王小强和父母坐在客厅里聊天,王小强把玉镯子给母亲,把万宝路烟递给父亲,母亲见儿子又给自已买东西,心下高兴,盯着那玉镯,嘴上却又埋怨……“唉,买这干啥,不能吃不能喝的……”

“妈,那是不能吃,不过戴上不好看吗?”

“唉,妈都老太婆了,戴什么都不好看,你还是拿回去给你媳妇吧……”母亲将玉镯戴在手腕上试一下,却又抹下来递给王小强。

“妈,给你买的。你就戴上吧,瞧,刚好合适……”王小强又给母亲戴上了。

“这烟没劲……”父亲把王小强送给他的万宝路香烟打开抽了一只。

“爸,这烟柔和,不过抽了对身体的危害要小一些……”

“好吧。爸收下了。”王魁山道。

“爸,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王小强问道。

“没什么事……”王魁山掏出烟来抽。

“爸,你就别瞒我了,小芳都告诉我了,我哥出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王魁山吐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中,王魁山的脸显得相当的凝重“你哥从去年就开始搞房地产,听说是与另一个房地产的梁老板一直有矛盾,那个梁老板是本地人,见你哥的事业越干越大。而且总是跟他争生意,所以就设局陷害他……”

“现在我哥没事吧……?”王小强问道。

王魁山:“应该是没事吧,上次我打电话过去,他说没事,叫我不要管,我想我也管不了……”

王小强道。“爸,我给我哥打个电话……”

“打也没用。他不一定接……”王魁山道。

王小强将电话打过去,电话响了一通,却不料接通了,电话那端响起王大力的声音“喂……小强……。”

“哥,我听说你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里说不清,你也不用管。我能解决……”

“哥,刚好我要出差要去广州一趟。等我到了广州,你接我一下……”王小强道。

“你千万别来,哥一点事没有,”王大力知道弟弟说出差是蒙他的,便直接说道,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瞧见没有,你哥还是那牛脾气……”王魁山摊手道。

“不行,我得去广州一趟,”王小强道“我哥可能还会有麻烦……”

“行,不过你可得小心一点,凡事想得周全一些,别意气用事……”王魁山嘱咐说。

“放心吧爹,我是大人了,这些道路我是明白的,我之所以去广州,就是怕我哥意气用事……”王小强道。

王魁山闻言点点头,道……“你哥要像你一样,事业干的肯定要比现在还要大……”

晚上。

因为小宝跟刘菊忆睡了。所以别墅大床上就只有王小强和夏桂芳。

只是王小强因为王大力的事情,心情不好,就没有急于跟夏桂芳温存。只是躺在床上,默然不语。

夏村芳也知道王小强心情不好,也不强求他,只是从后面轻轻地抱着他,突然,夏村芳坐了起来,从床头柜里拿出吸奶器,将睡衣撩开,对着一只饱满,吸了起来。

“小芳……,怎么你还没有掐奶……”王小强转过身来,盯着她问。

夏桂芳俏脸红红,有些尴尬地道……“小宝还小呢,怎么能掐……?”

“小宝不是早就不吃了吗?”王小强蹊跷道。

夏桂芳的脸越发地通红了。羞怯的眸子垂下来,红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来,一副羞于启口的样子。

王小强坐起身来,将吸奶器从她手里拿掉,道……“别浪费了,给我吃吧。”

说着,王小强就嘴一伸,噙住了一颗,吸吮了起来。

夏桂芳双手覆盖在王小强的头上,在他耳边,温柔地道“人家不掐奶,还不是想给你留着……”

王小强心头一震,松开嘴,盯着夏桂芳,见夏桂芳一脸认真并不是说着玩儿,便道“小芳,你真傻呀……”

“人家愿意傻,人家就这样傻傻地爱着你……”夏桂芳深情注意着王小强,深情地道。

王小强伸手将夏桂芳抱住……“小芳,你对我真好……我不能辜负你对我的爱……”

王小强说着,就又一伸嘴,噙住了一颗,尽情地品尝着奶水的甘美。

夏桂芳覆盖在王小强头上的手,紧了一紧,红唇抿成一线,水润双眸,也渐渐地迷离起来。喉间发出一声细若游丝的轻`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