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7章 秽乱宫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有人来,两位少女瞬间从他怀里爬起来,赶紧站在一旁整理衣裳,很快又恢复了之前那份恭谨的模样。

宋青书眉头微皱,不过想着宫中规矩多,她们也习惯了,就没再说什么。

这会儿功夫一个中年妇人走进殿来,尽管如今满脸都是岁月的痕迹,但容貌依稀还是能想象到年轻时面目是如何姣好。

“见过娘娘。”规矩还是不能省,宋青书也起身行了一礼。

“齐王不必多礼。”贾妃微微含笑,语气自带几分熟络,“听闻齐王来见两位公主,我特意过来看一看,不会打扰到你们吧。”

这时候赵媛媛和赵瑚儿也急忙行礼,宋青书答道:“娘娘言重了,自然不会。”

贾妃一边热情地将两位公主扶了起来,一边从手腕上褪下两个玉镯子:“你们年轻人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肯定保守相思之苦,有一肚子话想诉说,我本不该来打扰,只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齐王又日理万机,我担心以后没什么机会,所以便找这个机会过来了。”

贾妃顿了顿继续拉着两位公主的手说道:“两位皇妹出嫁,我这个当嫂嫂的自然不能什么表示也没有,这两个镯子是当年我出嫁的时候太后赏赐给我的,这就转送给你们两了,祝你们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赵媛媛脸色微红,有些害羞地答道:“谢谢娘娘。”

一旁的赵瑚儿却小声咕哝着:“平日里都在宫中对我们不闻不问,如今却一反常态过来献殷勤,可谓是非奸即盗。”

她声音含糊不清,又刻意压低了音量,也只有宋青书这等修为的才听得明白,对贾妃的来意顿时有些了然。

贾妃拉着两位公主亲热地寒暄了一会儿,渐渐将话题引到了武当山上发生的事情:“齐王,我弟弟当时是怎么死的,能详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况么?”

“沂王谋逆,聚集了大量高手孤注一掷,抓的时机相当好,正好是官家身边护卫最薄弱的时候,危机关头幸好贾相拼死守护……”宋青书一边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道出,一边暗自冷笑,心想贾似道谋反一事,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知道。

整个过程贾妃脸色数变,还时不时出言询问一些山上的细节,幸好宋青书一路上早已将这套说辞背的滚瓜烂熟,倒也不至于说漏了嘴。

“弟弟也算死得其所了。”贾妃抹了抹脸颊的眼泪,倒真有几分像忠臣烈士的家属。

“朝廷给贾相谥号忠献,就是对他忠心的肯定。”宋青书配合着说道。

“朝廷待我们贾家倒是的确不薄。”听到谥号中有“忠”这个字,贾妃倒是相当满意。

宋青书却暗暗摇头,比起她弟弟来,贾妃的见识实在是太浅薄了,忠献这个谥号可不是什么好谥号,当年秦桧死后也是封的这个谥号。

“对了,官家如今怎么样了,回来这么久还没去看看,实在是我这个妻子的失职。”贾妃以手绢抹了抹眼泪,一边往里屋张望,顺势便要进去。

宋青书心想正事儿来了,急忙拦在她身前:“娘娘见谅,官家此行受伤不轻,如今正在静养,受不得打扰。”

“放心吧,我远远地瞧上一眼就好,不会打扰官家的。”贾妃笑着说道。

宋青书依然摇头:“官家已经下了旨意,不见任何人。”

贾妃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眉毛也扬了起来:“连我也不见?”

“这是官家的意思,”宋青书面无表情,“娘娘不要让我难做。”要控制赵构像之前朝堂上那般清醒地按照自己意思说话,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以移魂大-法配合药物偶尔短时间还可以,若是经常这样,赵构如今的身体状态可经不起折腾,是以大多数时间只能“幽禁”赵构。

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能让赵构和其他人见面,保不齐要出什么幺蛾子。

“到底是官家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这些年因为弟弟的缘故,贾妃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在后宫中早已养成了说一不二的性格,刚才按捺着性子与他和颜悦色,如今稍微一受阻,立马故态萌发,“妻子看望丈夫天经地义,你为何多加阻挠?”

“皇家不同于一般的人家,连儿子都会造反,妻子什么的自然也要有所防范。”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贾妃知道他是拿沂王谋逆一事堵自己嘴,不过能在后宫中坐稳,性子自然不会这么容易服输,马上就回呛道:“若是妻子儿子都信不过,难道你这外人就信得过了么?”

一旁的赵媛媛忍不住说道:“宋大哥不是外人,是官家的妹夫!”

“哟,这还没嫁过去呢,就胳膊肘往外拐了?”贾妃瞥了她一眼,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

被她这么一顶,赵媛媛眼圈瞬间就红了,赵瑚儿立马就不干了,想要为姐姐出头,却被姐姐拼命拉住,宫中尊卑分明,对方不管是身份还是辈分都比她们高,若是安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可不是闹着玩的,她不想让情郎难做。

见两女受委屈,宋青书也有些恼了,沉声说道:“为什么不让你去见官家,还有贾似道到底是怎么死的,想必你心中也清楚,有些话非要我说那么开么?”

贾妃边上一个嬷嬷上前怒骂道:“狗奴才,竟敢对娘娘无礼?”

宋青书眉头微皱,周围的人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发现那个老嬷嬷早已倒在地上满口鲜血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显然是一嘴牙都被打掉了导致漏风。

宋青书面沉如水:“这次看在娘娘的面上留她一条性命,如果有下次……”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但威胁之情溢于言表。

贾妃一群人这才意识到他除了齐王这个身份之外,还是武功绝顶的大宗师,真想做什么,整个皇宫恐怕没人拦得住他。

想明白这点,贾妃的胆气便泄了大半,有些色厉内荏地留下一句话:“算你狠。”说完带着随从转身便走。

“不送。”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赵瑚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宋大哥你刚刚好威风,那个赖嬷嬷狗仗人势,仗着是贾妃手底下的心腹,一天到晚都在后宫里欺负其他小宫女,连我们有时候都会受她的气。”

宋青书眉头一挑:“那看来刚刚还打轻了。”

“已经够了,”赵媛媛瞪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妹妹一眼,眉宇间尽是忧色,“贾妃近年来在宫中一手遮天,你如今将她得罪得这么狠,恐怕……”

“没关系,反正不是一路人,迟早也要得罪。”宋

青书不以为意。

赵瑚儿将手里的镯子扔到地上:“这个坏女人,我才不要她的镯子。”另一边的赵媛媛也默默将手镯摘了下来。

“改天我送你们更好的。”宋青书脸上在笑,心中却肉疼无比:就算不要也不要摔坏了啊,当了也够普通人生活一辈子了,这些败家娘们。

且说贾妃回到宫中过后越想越气,都砸坏了不知道多少茶杯和花瓶,一旁另一个嬷嬷小声说道:“娘娘,不如通知一下贾府中人?”赖嬷嬷被送去医治,这是贾妃另一个心腹李嬷嬷。

“两位老爷都不在了,贾府还剩些晚辈济得了什么事!”一想到贾府的现状,贾妃便脸色阴沉,“若是两位老爷还在,姓宋的焉敢如此!”

“史家和薛家的老爷呢?”李嬷嬷继续说道。

贾妃顿时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办法!”不过她很快又颓然坐下:“可如今皇宫内外都被姓宋的把持着,我们根本出不去,想送信都没法。”

李嬷嬷嘿嘿笑道:“只要将姓宋的赶走不就行了?”

“你有什么办法?”贾妃好奇地问道。

“历朝历代以来,从没有听说……”李嬷嬷凑到贾妃耳边低语起来。

贾妃很快转怒为喜:“如此甚好,甚好!”

“可问题是现在消息送不出去。”李嬷嬷皱眉道。

“放心,你都能想到的,史弥远和薛极那两个老狐狸不可能想不到,哈哈哈。”贾妃有些肆意地笑了起来。

且说皇宫外史弥远正和一个皓发老者在书房中商议:“父亲,这次你借病没有一起去武当山,实在是太明智了。”

这白发老者自然便是帝师史浩了,闻言抚须微笑起来:“师宪这个人就是太贪心了,贾家已经是第一世家了,他却还想一步登天,我自然不愿去趟这浑水,否则到时候到底帮谁是个问题。也幸好没去,不然武当山上死了那么多大宗师,我去了恐怕就回不来了。”

他虽然素来自负武功,但清楚自己离大宗师还差一点。

“如今这局面对我们反而更好,”史弥远显然心情也很好,“这些年一直被贾家压一头,如今贾家已经完了,他们手底下的权力真空自然就会由我们获取。”

史浩忍不住说道:“可目前为止,姓宋的才是最大的赢家啊。” 他更擅长武功一途,在权数谋略方面,远远不及儿子。

史弥远摇了摇头:“他只是无根之木,如今的繁华只是表面,没有朝中根基,他很快就会被赶走的,不,说不定明天就回灰溜溜走人了。”

史浩一脸担忧:“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姓宋的毕竟是大宗师,要是把他得罪狠了,我们恐怕也不会好过。”

“放心吧,我又岂是那般不知轻重之人,”史弥远微微一笑:“如今最着急的是太子,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当然为了防止他们太笨错过机会,我还特意派人假装无意间提醒了他身边的那几个老学究。真德秀、魏了翁几人虽然平日里很讨厌,但用来做这件事,实在最合适不过,哈哈哈……”

第二日早朝,宋青书本来正想感受一下正大光明当朝廷一把手的滋味,结果第一份收到的奏折便是弹劾他的,秽乱宫廷几个大字异常刺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