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3章 贴身侍女的觉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宋青书一愣:“为什么不敢?里面有危险么?”

梅剑道:“不是有危险。这是本宫重地,婢子们不敢擅入。”

宋青书醒悟过来,原著中的确提到了这茬,里面都是逍遥派最高深的武功,功力稍有不足看了不仅无用,反而容易走火入魔。

原著中虚竹让她们进去,结果她们差点练得没命。

当然宋青书现在没必要说这些,还不如卖她们一个人情:“一起进来罢,那有什么要紧?外边地道中这么窄,站着很不舒服。”四姝相顾,均有惊喜之色。

梅剑道:“主人,姥姥仙去之前,曾对我姊妹们说道,倘若我四姊妹忠心服侍,并无过犯,又能用心练功,那么到我们四十岁时,便许我们每年到这石室中一日,参研石壁上的武功。就算主人恩重,不废姥姥当日的许诺,那也是廿二年之后的事了。”

宋青书笑道:“再等廿二年,岂不气闷煞人?到那时你们也老了,再学什么武功?一齐进去罢!”

四姝大喜,当即伏地跪拜。

宋青书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反正有他在,这几个小丫头就算练出问题也救的回来,还不如趁机收买一下人心。

一行五人走进石室,只见四壁岩石打磨得甚是光滑,石壁上刻满了无数径长尺许的圆圈,每个圈中都刻了各种各样的图形,有的是人像,有的是兽形,有的是残缺不全的文字,更有些只是记号和线条,圆圈旁注着“甲一”、“甲二”、“子一”、“子二”等数字,圆圈之数若不逾千,至少也有八九百个,一时却哪里看得周全?

宋青书暗暗感叹,当年潘阆真是奇才,居然研究出如此浩瀚的武学,只是不知道这些全是他研究出来的还是借助了前人的余荫。

竹剑道:“咱们先看甲一之图,主人说是吗?”

宋青书点点头,当下五人举起火把,端相编号“甲一”的圆圈,一看之下,便认出圈中所绘,是天山折梅手第一招的起手式,道:“这是‘天山折梅手’。”

看甲二时,果真是天山折梅手的第二招,依次看下去,天山折梅手图解完后,便是天山六阳掌的图解,宋青书虽然没有学过,但之前和童姥过招,已经知晓了武功精妙之所在,如今再和这些图谱一印证,两相对照他便大致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武功高到他这种境界,本来就是一通百通,学这些东西学起来相当之快。

石壁上天山六阳掌之后的武功招数,宋青书没见童姥使过,他按着图中所示,运起真气,只学得数招,身子便轻飘飘地凌虚欲起,浮在了半空之中。

宋青书暗暗惊叹,逍遥派的武功果然神奇无比。

正在凝神运息、万虑俱绝之时,忽听得“啊、啊”两声惊呼,宋青书睁开眼睛,但见兰剑、竹剑二姝身形晃动,跟着摔倒在地。

梅菊二姝手扶石壁,脸色大变,摇摇欲坠。宋青书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过去将兰竹二姝扶起,假装问道道:“怎么啦?”

梅剑道:“主……主人,我们功力低微,不能看这里的……这里的图形……我……我们在外面伺候。”四姝扶着石壁,慢慢走出石室。

只见四姝在甬道中盘膝而坐,正自用功,身子颤抖,脸现痛苦神色。宋青书知道她们已受颇重的内伤,当即使出手掌,在每人背心的穴道上轻拍几下。一股阳和浑厚的力道透入各人体内,四姝脸色登时平和,不久各人额头渗出汗珠,先后睁开眼来,叫道:“多谢主人耗费功力,为婢子治伤。”翻身拜倒,叩谢恩德。

宋青书忙伸手相扶,道:“你们不必客气,是我没有注意到你们的异状。”

梅剑叹了口气,说道:“主人,当年姥姥要我们到四十岁之后,才能每年到这石室中来看图一日,原来大有深意。这些图谱上的武功太也深奥,婢子们不自量力,照着‘甲一’图中所示一练,真气不足,立时便走入了经脉岔道。若不是主人解救,我四姊妹只怕便永远瘫痪了。”

兰剑道:“姥姥对我们期许很切,盼望我姊妹到了四十岁后,便能习练这上乘武功,可是……可是婢子们资质庸劣,便算再练二十二年,也未必敢再进这石室。”

宋青书叹道:“原来如此,那却是我的不是了,我不该要你们进去。”

四剑又拜伏请罪,齐道:“主人何出此言?那是主人的恩德,全怪婢子们狂妄胡为。”

菊剑道:“主人功力深厚,练这些高深武学却是大大有益。姥姥在石室之中,往往经月不出,便是揣摩石壁上的图谱。”

梅剑又道:“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那些奴才们逼问钧天部的姊妹们,要知道姥姥藏宝的所在。诸位姊姊宁死不屈。我四姊妹本想将他们引进地道,发动机关,将他们尽数聚歼在地道之中,只是深恐这些奴才中有破解机关的能手,倘若进了石室,见到石壁图解,那就遗祸无穷。早知如此,让他们进来反倒好了。”

宋青书点头道:“确实如此,这些图解若让功力不足之人见到了,那比任何毒药利器更有祸害,他们应该庆幸没有进来。”

兰剑微笑道:“主人真是好心,依我说啊,要是让他们一个个练功而死,那才好看呢。”

宋青书想了想说道:“你们剑术虽然不错,不过囿于年纪太小,功力未免有些不足,无法学习一些高深武功,但以后身为我的贴身侍女,武功弱了又怎么行,这样吧,我传你们一部神功,你们勤加练习,功力自然会突飞猛进。”

四女顿时大喜,她们见识过宋青书的武功有多么深不可测,得他亲传武功,定然绝非凡品。

宋青书这才说道:“这门武功来源于天竺……”历数他会的武功之中,神功秘笈不少,但适合普通人练习进境最快的却非神足经莫属,人家游坦之之前武功完全不入流,资质又差得很,就靠着这门武功硬生生短时间内提升到和萧峰对战。

之前教毫无武功底子的陈圆圆也是让她练这个,效果非常明显。

当然,吸星大法和北冥神功也能让人短时间内成为高手,不过这两门武功未免太过阴损了些,需要吸取他人内力,传给她们并不一定是好事。

很快几女按照神足经的招式开始摆弄各种瑜伽姿势,原本这些姿势非常反-人类,正常人很难做得出来,但几个侍女年纪尚小,骨骼经脉尚未完全定型,柔韧性比常人要好不知道多少倍,很快就成功学了前几式。

“姐姐,我怎么觉得这姿势好羞人啊。”菊剑看了远处正在观察壁画的宋青书一眼,红着脸悄声对一旁的梅剑说道。

“羞得胡说,这的确是无上神功,短短一个时辰,我明显感觉到内力比之前增加了近一倍,”梅剑呵斥了妹妹的说话,不过脸色也红了起来,“再说了,我们本就是主人的贴身侍女,这样……这样又有什么打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