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1章 天仙女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过如今金国高层反攻的情绪极为高涨,宋青书只能等到金人南下受挫再顺势提出议和,他相信南宋的实力,南宋素来不善攻,却非常善守,巅峰蒙古都啃了好几十年才啃下来,如今金国的国力想灭亡南宋,完全不可能。

当然他现在能做到下令南下途中严肃军纪,不许劫掠妇孺,对此仆散忠义也提出了异议,毕竟金人士兵打仗就冲着劫掠战利品去的,如果禁止这些的话容易打击士气,也容易引起士兵不满。

宋青书对此做出了解释,此番进攻南宋是冲着灭国去的,如果一路烧杀抢掠容易引起南方百姓的仇恨,到时候为南征大计平添变数。

至于士气问题,南宋各州县官府库藏颇丰,完全足够犒劳士兵,另外朝廷也会打开国库封赏全军将士。

听到他这样说,仆散忠义虽然觉得他有些妇人之仁,但也不再说什么了,毕竟对方除了是军方第一人,还是政方第一人,他既然开口了,将来朝廷的封赏自然没问题。

接下来几天南边传来消息,韩侂胄因出兵无功,罢免指挥军事的苏师旦和邓友龙,又用丘崈为两淮宣抚使,用叶适知建康府兼沿江制置使。丘崈受命上任,就放弃已占领的泗州,退军盱眙,说是可以保全淮东兵力。宋军退守,金军分九道进兵。战争形势,由宋军北伐变为金军南侵了。

黛绮丝听到这个消息后冷笑不已:“韩侂胄真是晕了头,丘崈之前就是极力反对他北伐的人,如今居然换上了他,岂不是拆自己台么。”因为丈夫韩千叶就是间接因为韩侂胄的北伐计划而死,她心中对韩侂胄自然没什么好感。

宋青书解释道:“你以为是韩侂胄想换上他么?之前北伐的惨败,必须有人为此负责,贾似道史弥远这些有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韩侂胄只能弃车保帅,拿苏师旦和邓有龙当替罪羊,他当然想替任的是自己的心腹,可是其他人干嘛?丘崈等人上任,多半是临安朝廷多方博弈的结果。”

黛绮丝皱眉道:“之前抛弃郭靖部,临阵逃脱的陈孝庆只是不痛不痒的降职,下命令的王子腾更是屁事没有,之前千叶还为这样的朝廷做事,当真是瞎了眼。”

宋青书苦笑不已:“陈孝庆如今虽然降职,但完成了上峰的任务,要不了多久就会一路火箭般蹿升;王子腾身为临川王家的族长,既然如今有人负责了此事,又岂会查到他身上?这就是政治啊。”

黛绮丝哼了一声:“我才懒得管南宋这些官场的倾轧,我只关心接下来要怎么收场。难道就让金宋两国这样打下去?你应该知道,我还等着对付蒙古呢,可不想把金国的力量耗费在南边。”

她担当唐括辩的身份不短时间,手里海量情报,自然知道南宋国力尚存,金国哪里一口气吃得下?真打起来少说也要打个十年八载的,这就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停战和谈的契机。”望着南边的江山,宋青书眼神深邃无比。

接下来金军开始彻底反攻,可谓是一路势如破竹,完颜纲率军陷光化、枣阳、江陵,又攻破信阳、襄阳、随州,进围德安府。

仆散飛翰率军偷渡淮水,宋兵大败,金军进围和州。

纥石烈子仁攻陷滁州、真州。淮西县镇,都被金军占领。

不过南宋朝廷终于反应过来,开始从各处不断集结重兵,金军的攻势终于受到了阻挡,双方开始在德安府一带僵持起来。

得知襄阳被攻破的消息,宋青书唏嘘良久,要知道当初郭靖守在这里,蒙古攻了那么久都没有攻下来,如今居然就这样被攻陷了,一方面是宋军兵败如山倒,另一方面恐怕是襄阳军民听到郭靖的“死讯”,一时间失去了军魂。

至于郭靖的“死讯”,宋青书稍微一回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怕是南宋朝廷内部有人不想他活着回来,韩侂胄现在自身难保,显然不可能,那剩下的最大可能就是贾似道史弥远他们了。

“郭靖不应该是贾似道一派的么?”对这个问题宋青书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关心黄蓉听到这消息后该多么伤心欲绝,可惜自己如今分身乏术,没法向她解释原委。

“只能期待桃花岛与世隔绝,黄药师也不会将这消息告诉正在养胎的女儿了吧。”宋青书只能这般想了。

就在这些天,南宋朝廷那边也是风云变幻,韩侂胄借机弹劾贾似道一系官员,让自己一系亲信重新上台,试图派人谈判。不久罢免丘崈,改命张岩督视江淮兵马。韩侂胄自出家财二十万,补助军需,又派遣使臣方信孺到开封同金朝谈判。

得知这个消息,宋青书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这就是他一直在等的契机。如今金国毕竟是战胜国,总不可能主动提出求和,南宋提出求和就意味着会被狠狠宰一刀,只要这一刀足够狠,多半能让那些将士满意,而南宋那边的尿性,能用钱买来和平,那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其实这段时间军中将领早已在讨论这个话题了,前段时间虽然势如破竹,可也陷入了孤军深入的窘境。最近几次进攻受挫再加上南宋士兵越来越多,那种潜伏的危险让之前被胜利冲昏头的各位将领纷纷冷静下来,再加上宋青书时不时暗示一下,众人纷纷意识到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战利品,为什么还要冒着死亡的危险继续打下去?是以和谈也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剩下的就是怎么攫取最大的利益。

这天宋青书正在帐中和黛绮丝聊天,忽然有亲兵来报军营外面有一个天仙般的姑娘求见。

“天仙般的姑娘?”听到他的描述,宋青书一时间有些疑惑,这个时候是谁会找他,关键是他此时是唐括辩的身份,对方也是指明见唐括辩。

“难道是唐括辩之前的哪个红颜知己?”宋青书念头刚冒出来便摇头驱散,如果是那样这唐括辩的艳福未免也太夸张了。

“嗯,的确很漂亮,和夫人比起来也不遑多让。”那亲兵脸色微红,一脸惊艳之色,他口中的夫人自然是歌璧,他身为唐括辩亲兵,当然是见过歌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