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2章 心如死灰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旁的歌璧只当他陷入了郁闷,不由得轻笑一声:“活该~”

接下来三人挨在一起互相说了会儿话,两女相继陷入了梦想,毕竟她们如今在生理期,腰背酸软,再加上喝了点酒,自然比平日里更犯困些。

不过这可苦了宋青书,本来他打算念几遍冰心诀将躁动的身体平静下来,可是左右两边躺着一对国色天香的姐妹,空气中又弥漫着两女身上特有的幽香,更是让其心神不宁。

一直努力了半个时辰后,宋青书终于颓然地放弃,不仅没法平静下来,反而愈演愈烈了。

“多亏这个世界有内功的存在,如今身体素质远远异于常人,不然挺着这么久,换作前世恐怕已经废了吧。”宋青书庆幸不已。

觉得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宋青书轻轻拎起完颜萍的胳膊和大腿放到一边,穿上衣服后到外面御花园去逛着。

“虽然是亲生姐妹,可这性子完全不一样。”宋青书不禁哑然失笑,从睡姿就能看得出来,歌璧连睡着了都是那么文静淑女,乖乖地躺在一边,完颜萍就要大大咧咧得多,睡着睡着胳膊手什么的就乱放了。

被外面的凉风一吹,宋青书觉得不再像之前那般难受了,快沸腾的血液也有平静下来的趋势,于是他打算在花园里逛逛吹吹风,将酒意和欲-望都吹散了再回去。

呼吸着夜晚清新的空气,宋青书心情也越来越平静,忽然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清雅的琴声,之前因为要冒充琴师赵惟一,他被赵敏特训过琴技,听得出弹琴之人手法高超,而且琴声中透露着一种心如死灰的孤寂与清冷。

宋青书眉头一皱:“现在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没睡在弹琴,难道是哪个后妃?不过后妃的琴声中顶多会有幽怨之类的情绪,很少有这种死意啊。”

因为听出了弹琴之人情绪不太正常,宋青书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往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儿,宋青书在冷宫外停留下来,心中疑惑不已:“冷宫里的人?”这样一来也就不奇怪了,冷宫里的女人完全没了希望,产生死意也正常。

宋青书犹豫一下,终究还是决定过去看一下,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今他执掌皇宫,若是碰到可怜绝望的宫人,可以放她出宫去,恢复她的自由。

此时冷宫中某屋子里,一个宫装少妇幽幽一叹,离开琴桌,缓缓来到一处墙壁,将外面遮挡物扯开,露出了里面的灵牌。

宫装少妇伸出素手轻轻抚摸着灵牌,幽幽地说道:“迪古乃,早知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少妇所穿衣服虽然看得出精致、用料上乘,但颜色极为素淡,没一丝大红大紫的颜色。

“也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怎么样,不过按你生前造的孽,恐怕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吧……”少妇说着说着淡雅的脸上不知不觉滑下了一丝泪痕。

“想来阎王爷也不会找些女鬼来服侍你,生前女人无数,死后恐怕很不习惯吧,”宫装少妇一遍一遍抚着灵牌,“昨晚你托梦给我让我给你烧几个纸人宫女,当真是死性不改。”

“你觉得我会替你烧么?”宫装少妇越说越气,一把作势将灵牌往地上砸去,不过终究还是没舍得真下手,重新将灵牌摆在桌上,少妇脸上露出浓浓的伤感之色,“罢了罢了,说起来我也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似乎是想到什么往事,宫装少妇本来略显苍白俏脸上忽然浮现了一丝红潮:“说起来这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觊觎人家妻子,又岂会害得我……”

“本来当初我真的很恨你,不过现在过了这么久了,我一切也看开了,夫妻之间哪有隔夜的仇,你我毕竟青梅竹马,从我记事起就知道是你的妻子,”宫装少妇此时早已泪流满面,“迪乃古,你不要怪我入了宫,我也是担心徒单家族受到牵连,方才不得不答应那个人的册封,不过前段时间我见徒单家族的人安定了下来,便主动提出来到冷宫中居住,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如今我已了无牵挂,既然你昨日托梦给我说在下面很寂寞,那我今天就来陪你吧。”宫装少妇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道白绫,轻轻一抛绕过横梁,站上凳子打好结过后,她最后深深地望了灵牌一眼,“听说人死过后都会喝孟婆汤,会将前世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也不知道我到时候能不能找到你……”

幽幽叹了一口气,宫装少妇脚尖一点,踢翻了下面的凳子,整个人瞬间挂在了白绫之上,接下来她便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瞬间变得晕乎乎的。

“这就是临死前的感觉么……”宫装少妇喃喃自语,出乎她的意料,居然一点都没有难受的感觉,她听说上吊的人死前都会很痛苦才对啊。

“好好的寻什么死?”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宫装少妇浑身一颤,急忙睁眼看去,只见一张熟悉又让她有些害怕的脸正皱着眉头望着她:“是你?”

来人自然是宋青书了,当他赶到时,刚好看到对方上吊一幕,想也没想便出手用剑气割断了白绫,在她掉下来那一瞬间赶过来将她抱住,避免她摔在地上。

宋青书皱着眉头往前方望去,那灵牌那么显眼,自然很难逃过他的法眼,上面赫然写着“先夫完颜亮之灵位”!

“王妃这是做什么?”宋青书沉声问道,这宫装少妇自然便是海陵王妃徒单静了,尽管那次宫廷巨变过后,她被接到皇宫封为皇妃,不过双方还是习惯对方王妃的身份。

“自然是上吊,”徒单静平静地说道,不过很快察觉到自己被对方抱着,脸上闪过一道淡淡的红晕,“快放开我。”

宋青书扶着她在旁边凳子上坐下:“我当然看得出你是在上吊,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想不开?”

“为什么?”徒单静凄然一笑,“我现在这种状况,还用得着问为什么吗?”

宋青书眉头一皱:“你怎么会在冷宫,之前不是被封为贵妃的么?难道是有人故意在打压你?”他心生疑虑,按理说以歌璧的性格不至于做这种事啊,难道是黛绮丝还是完颜萍?

徒单静摇了摇头:“没人打压我,是我自己要求来冷宫中住的,京城中人人知道我是海陵王妃,我实在没法心安待在后宫之中。”

“既然是自愿的,为何要寻死?”宋青书再次问道。

“心如死灰罢了。”徒单静淡淡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