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七:苏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棺材!”亲人相聚,突然多出一个不吉利的东西,都是一愣。

众人聚到马车前,往马车里一看脸色都是难看了几分。

慕容花雪的父亲面露疑问道:“花雪,你怎么带着一口棺材回家里?”

有一个姑姑冷笑道:“难不成这就是你带给家里的礼物吗?可真是贵重”

“就是就是,你这不是诅咒我们吗?”

众位姑姑都是一脸的心疼状,慕容花雪的父亲瞪了那些女人一眼,才让她们稍微收敛点,见问女儿问不出个所以然,便让人把棺材从马车里抬了下来。

“打开!”

“等等!”慕容花雪挡在棺材前,跪在父亲面前恳求道:“父亲,女儿不会做傻事,这棺材请不要在这里打开,把他带到女儿的房间,女儿会给你一个交代”

“你还要把棺材带家里?”

“你这是想把厄运引进慕容家吧?”

“半年不见,你翅膀长硬了!难不成这就是你在第二家学到的见识吗?”

姑姑们再次讽刺起来。

“都闭嘴!”身为一家之主一开口,才让众人稍微安静会。

他看着这口崭新的暗红色棺材,看着女儿那执着而恳求的目光,这才点点头。

“把棺材抬进去”

半年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慕容花雪看到自己干净而整理有序的闺房,不由心中很是感动,原来父亲一直没有忘记自己。

父亲把众人都轰出了房间,只留下自己和女儿以及那口棺材。

在花雪默认的目光下,慕容家主才把棺材的盖子掀开一角。

一股不是好闻的血腥味和淡淡的腐臭味袭来,慕容家主的面色又难看了几分,看着女儿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疑惑。

他没有继续掀开,而是问花雪:“女儿啊,父亲不知道你带这口棺材回来的目的,但你至少给父亲点提示吧?你这次带回来的东西,是喜还是忧?”

慕容花雪低着头,声音有些微弱:“喜少忧多”

“你把它带回来之前,你可想明白了?你就不怕害了慕容家吗?”

慕容花雪摇摇头:“想过了,女儿曾想过把扔下,可是…”

慕容花雪捂着自己的**:“花雪过不来心里这一关”

慕容家主点点头:“好吧,我相信女儿的目光”

他说完,棺材盖完全被掀开,一股极重的腐肉恶臭袭来,慕容家主的眉头完全皱在一起,看着棺材里那个仿佛死去的年轻人,衣服破烂看不出是什么牌子,露出的皮肤苍白骇人,仿佛涂上了一层石膏,灰白色。

不少地方还有干枯的血迹,伤口骇人的吓人不说,因为没有治理此时已经腐烂,黄色的脓水等等十分的骇人。

他的头发不长,但是刘海儿凌乱还是挡住了他的脸颊,看不出他的模样。

慕容家主捂着鼻子上下看了看这个年轻人的‘尸体’,扭头问花雪:“他死了吗?”

慕容花雪摇摇头:“应该没有”说完,她也是一样捏着鼻子走到‘尸体’前,把玉手伸到他的鼻子前,微弱的气息。

“没有,还有一口气”

慕容家主点点头:“好顽强的求生**”迟疑片刻,他犹豫着才敢问花雪:“女儿啊,你…是不是和第二幽冥他吵架了?”

“吵架?”花雪不理解的眨了眨眼,随即理解了。

跺了跺脚,娇嗔道:“父亲,你…你在胡说什么?他…”

慕容花雪指着躺在棺材里的年轻人:“反正快救他就是了,就当是…我们欠他的”

“我们欠他什么?”虽然不理解,但是慕容家主清楚女儿的性子,绝不会做愚蠢的事,一声令下,便让家族最有名的医生来治疗年轻人的病。

并且让他奇怪的是,花雪非要暗中治疗,似乎有意不让家族里其他的人知道。

但是隔墙有耳,在为那个人治疗的第三天里,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慕容家中流传了这样一个绯闻。

慕容家的长女慕容花雪,和第二一族的第二幽冥不和,慕容花雪带着受伤的小三回到家避难来了。

听到这些流言蜚语的时候,慕容花雪哭笑不得。看着泡在营养液里的赵天佑,心里又是气愤又是紧张。

“黄大夫,他的伤势怎么样?”

“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生命力如此惊人的体质”身着古风大夫长袍的老者扶了扶发白的胡子:“体内寄存了一百多毫升的银水,竟然还能活到现在!不只如此,在把银水从他体内清除后,他甚至不需要治疗,身体竟然可以缓慢的再生,可怕啊可怕,这…”

几个一头白发的老头纠结在一块,围着营养液里的赵天佑,仿佛看新型的陨石碎片一般。

而慕容花雪则是纠结着:“难道是原罪的力量?”

第七天,赵天佑有了自己的意识。

“咳咳~”在这个充满药水的液体水缸里,他挣扎着,咬着氧气管。

“这是那?”赵天佑心里奇怪极了,看着四周的陌生坏境。

“我是谁?”赵天佑不是失忆,而是昏迷时间太久,记忆迟钝。

他在水缸里至少迟钝了快十分钟,他才想起来了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身世。

他隐约记得,那天自己打不过第二幽冥,然后他想逃跑。他只想着跑,但是跑着跑着,却不小心踩到了水坑里?

赵天佑隐约记得那水坑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然后自己的意识浑浊,本以为自己会被淹死,结果醒来就到这里了?

赵天佑不知道,自己那天踩到的根本不是水坑,而是一片阴影罢了。

“啪!”灯光打开,房间一下子宽阔了许多。

门被打开,有个模糊的身影朝着赵天佑走来。

在水里泡的时间久了,赵天佑的视觉也减少不少,看不清楚那个仅有五米距离的人是谁?隐约的,只看到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服侍。

“醒了?”那个人问,声音也很模糊仿佛一个老者。

她拿出手电筒,对着赵天佑的眼睛照了照,赵天佑的眼睛闭上睁开,试图想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然后,那人对身后的人说了些什么,赵天佑才感觉周围的液体慢慢的减少。一分钟不到,液体完全的流了出来。

没有液体的阻碍,赵天佑才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

一个女人。

短发,带着黑色的军官帽子,清秀的五官,说不出的英气。

黑色的军官服侍,说不出的严肃,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她的身材很好。凹凸有形,说不出的诱人。

不知道是不是视觉模糊的缘故,赵天佑看她的脸颊时,发现她的肌肤是粉红色的。

典型的白里透红!好像樱桃使得,赵天佑看的,胸口都忍不住‘扑腾扑腾’了。

她伸出戴着手套的玉手,掰开赵天佑的眼皮,仔细看了看赵天佑。

“看得见吗?”她伸手。

赵天佑点了点头:“嗯”

“这是几个手指?”

“三个”

“真聪明”她揉了揉赵天佑的脑袋,扭头对人道:“把她放下来吧,送到我七姑的房间,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去”

“是”

===(分割线)===

这推荐不咋样,收藏也开始不给力了。

这可不行啊,虽然主人公遇到强敌了,但是不能低落啊大家。

没有人可以欺负主人公,迟早要还的,我保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局。

这收藏什么的,还请没收藏的给点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