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修女的追杀(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赵天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落泪的,跪在电视前,十五年来他第一次哭的像个孩子。

他有妈妈了…

自己原来不是被抛弃的…

我的妈妈叫慕容巧若,她是个天才博士…

窗户外,不知道何时传来了微微的雨声。天气渐渐阴暗了许多,犹如赵天佑此时的心情。

雨水洗刷着窗户,慢慢的,迎来了一位客人,一位不速之客。

“啪啪啪~”就在赵天佑正在悲痛之余,这座别墅竟然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赵天佑没有去开门,此时得知真相的他身体早已经被抽干了力气,他甚至不知道那扇门是如何被打开的。

“你是谁?”骨莎看着不知用何办法开门的女人。

一个穿着黑色修女长袍的女人,如果赵天佑看到一定会认出,这个女人他见过。

在去祭拜养父时,那个训斥儿童的修女。

她撑着黑色的伞,伞身光滑显然是新买的,却是一点花纹也没有。

她收起撑起的伞,露出了帽子下,那张精致的脸颊。

一个美丽的西方女人,碧色的眼眸,嘴唇暗红。她涂着淡淡的黑**影,被雨水冲刷看起来有些睡眠不足,她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手中还提着一个橘黄色的箱子,一个奇怪的箱子,当她把箱子放在地上的时候,笨重的箱子险些把茶几上的被子震落。

“赵天佑先生吗?”修女十分有礼貌的对赵天佑行了修女特有的礼仪,面无表情却十分礼貌的说道:“请将你手中的物品交给我,看在上帝的份上”

“你是谁!我不喜欢你!”似察觉到了修女身上的危险气息,骨莎露出了敌意的眼神,挡在了依然跪在电视前的赵天佑,像个合格的保镖,下一刻,露出了一对尖锐的小虎牙,粉红色的眼眸也慢慢的暗淡下来,变得像血一样殷红。

修女微微一愣,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骨莎的身上。似是惊讶道:“真让人好奇,原本以为只是个幼年的人造血族,却可以进入暴走状态,虽然只是前奏,可惜这种等级的生物,对我起不来作用”

说完,她叠起那个橘黄色的箱子再次向赵天佑走来。同时,从她的黑伞上传来了“咔咔”的声音,骨莎虽然不理解发出声音的物品是什么?但是她能够嗅到危险的气息加重了。

“不准过来!不然我生气了!”骨莎还有年幼,没有战斗过的她并不愿意伤害这个修女,脸颊上闪过了一丝的胆怯。

修女冷冷一笑,这时,赵天佑起身了。

攥紧那颗白色的药丸,可能是‘贪婪’原罪的药丸。

眼眸血红,情绪显然处于激动的状态下,他瞪着修女低吼道:“你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修女冷冷的答道,举起黑伞对着赵天佑。

“交给原罪”

“你做梦!”知道对方是来抢原罪的,察觉到对方可能是杀害母亲的凶手,赵天佑只感觉胸口有一团怒火再燃烧,忘记了冷静,仿佛疯了一般扑向修女。

然而他小看了修女的实力,看似身材纤细的修女即为灵敏,几乎是赵天佑扑来的一瞬间,她便挥动了黑伞披在了赵天佑的腹部。

“咔~”肋骨折断的声音,赵天佑痛叫一声重重的砸在了电视上,把液晶电视砸的粉碎。疼痛也使得他冷静了许多,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昏。

“不许你欺负哥哥!”骨莎的声音十分的刺耳,她真的生气了,小腿微微弯曲,就仿佛一只矫健的猎豹,朝着修女冲了过去。指甲以诡异的速度在生长,仿佛无数尖锐的刀刃,朝着修女劈了过去。

修女的眼眸闪烁出淡淡的惊讶,撑起了手中的黑伞。

“啪!”刺耳的声音,黑伞被骨莎的爪子划出了数道裂痕。她想接近修女,用爪子把这个女人撕成碎片,可是这黑伞的坚固实在诡异,每每她想接近,都会被修女用伞身打回去。

终于,修女无法忍耐骨莎的纠缠,这个仿佛猎豹灵敏的小妖精。

竟然把她最完美的防具抓成这样!要知道,这是她组织现在研制出最先进的防弹工具,因为这个,这些年不知道救了她多少次。在半年前伊拉克那次任务中,更是帮她抵消了恐怖分子的反坦克炮。

可是现在,却无法抵抗一个幼年的血族攻击。

只听“砰砰”的声,修女扣动了黑伞的把柄,伞头犹如一道火舌,对着骨莎喷射出了密密麻麻的子弹,这攻击来的实在突然,以至于骨莎连躲闪的机会也没有。

赵天佑睁开眼,正好看到骨莎倒落在厨房中。骨莎的惨叫声犹如导火线,再次刺激了他。

“畜生!”赵天佑怒吼着,举起木质的长椅对着修女的背部砸了过去。

“啪!”赵天佑的全力一击,把木质的长椅砸的粉碎,却见那个修女,一动不动,莫说喊疼了,面上连一丝疼痛的表情也没有。

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天佑,黑伞犹如长矛一般刺了过来,重重的扎在了赵天佑的肩膀上。赵天佑靠着墙角,肩膀的疼痛时期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修女放下那个橘黄色的箱子,朝着自己攥着的原罪药丸伸去。

“聚~”突然,一股赵天佑从未听过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有一条由血液和泉水形成的‘长蛇’朝着修女刺了过去,实在突然,修女举起黑伞去挡,却只听‘朴茨’一声,水源形成的长蛇实在诡异,毫无压力的刺穿了她的黑伞,继续朝着她的眼珠刺去。

“哼!”修女不得不松开了赵天佑,猛然间朝后退去。水源长蛇紧追不舍,修女扔掉手中的箱子,对着那条水源长蛇抓去。

“to freeze!”修女的话并非中文,赵天佑并不理解其意思。

只见修女喊出那句话之后,她伸出去那条手臂整个变得冰蓝,房间的气温更是在同时阴寒了许多。水源长蛇停了下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头部凝聚成寒冰,慢慢的,整个被冰冻,修女冷哼一声,黑伞猛然一敲,冰冻长蛇被砸的粉碎。

“砰砰砰!”修女早就知道能够使出这招的人会是谁,对着厨房继续开枪,把躲在里面操控水源的骨莎逼了出来。

此时的骨莎,全身是血凄凉的很,仿佛受伤的猎豹,四肢着地手脚指甲长的可怕,呈血黑色,深深的刺入了地板和墙壁,可以攀岩走壁在房间里上跳下窜,可依然无法接近修女,被她黑伞所喷射出的子弹逼得几乎无处可躲。

可虽然无法伤到修女,修女的子弹却也无法伤害到她。因为她的速度太快,每次子弹仅仅只能打到一个残影。

修女气急了,她领起那个橘黄色的箱子喝道:“devil,我让你躲!”

说罢,她把箱子的一面对着赵天佑,扣动按钮只听“咔”的一声,箱子的侧面裂开,飞出一颗红色的导弹,朝着赵天佑飞了过去!

“哥哥!”尖锐的咆哮声,“轰!”的一声,赵天佑的别墅被那颗炸弹整个炸了个底朝天,二层以上的房间更是被炸飞了十几米高,赵天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躲过那次轰炸的。

全身因为那次冲击疼的要死,也不知道到底断了多少根骨头。倒在自家的草丛上,他的视线很是模糊,模糊的无法看清楚趴在自己身上的骨莎…

雨水依然在下,微弱的雨水洗刷掉了赵天佑脸上的鲜血,慢慢的,他看清楚了身边的一切。养父的房子没了,整个已经华为了废墟,一切都被炸的粉碎,周围满是物品被烧焦的恶臭,难闻的让他无法呼吸。

骨莎呢?

赵天佑此时只能转动的只有眼珠,终于,他看到了骨莎。

她趴在自己的身上,满是是血和子弹打出的窟窿,让还是孩子的她看起来狰狞极了。可是赵天佑此时丝毫不害怕她,只有担忧,担心这个一心保护自己的妹妹出事。

她的半条手臂被炸掉了,伤口处已经被火焰烧焦。原本漂亮的金色卷发更是染上一层血液的殷红,她还在微微的抽搐,血红色的眼眸在泛白。

“哥…哥哥…”她挣扎着,仅剩下的那只右手依然仅仅的攥着赵天佑的肩膀,即使到昏迷的最后一刻,都还在担心赵天佑的安慰。

“啊!”赵天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慢慢恢复意识的他抱紧了骨莎,这个狰狞的妹妹。

“交出原罪!”冰冷的声音,是那个修女。

爆炸的前一刻她已经逃出了房子,此时的她,仅仅是身上的修女黑袍有些破损而已。丝毫不印象冷艳的她,她再一次将黑伞的伞头对准了赵天佑,还在冒烟的伞头发出难闻的火药味,呛得赵天佑眼泪直流。

“给你!”赵天佑只想保护好骨莎,不愿意她再受到半点伤害,将手中的药丸扔给了修女。

修女接住药丸,奇怪的看着赵天佑,黑伞的伞头并没有转移,她的口气更加的阴冷,伞头重重的顶着赵天佑的额头,几乎擦破赵天佑的额头:“交出真的!”

“这就是真的!”赵天佑吼道,抱紧骨莎。

修女看着赵天佑那担心的眼神,确定赵天佑不是在说谎后,冷冷一笑,再次对赵天佑行了修女的礼仪后,她打开箱子将里面的汽油倒在了赵天佑的身上,赵天佑知道,对方想要毁尸灭迹,只有自己和骨莎被烧成灰,对对方才是真正的安全。

真不情愿啊!赵天佑苦笑,知道挣扎是无用的,干脆再三打量着骨莎,这个上图送给自己的妹妹,相识才不过两天,他突然觉得十分的吃亏。

他甚至来不及好好的照顾这个妹妹…

原来我是个可耻的妹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