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一个致命性问题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毕竟她曾经是一名军医,知道有些军事机密是不能轻易出境头,这些图片处理得非常好,既能引起共鸣又不会泄露任何一点点不应该泄露的东西。

无疑,靳蕾的摄影水平是达到了登峰造级的地步,而且也深谙军部里的忌讳。

她这位姐姐真的很不一样。

“喂,子媚,你有听我说话吗?”柳洋儿受不了自己被人忽视,“你难道就这么甘心因为那个靳蕾一辈子回不了家?”

简子媚从报纸的娱乐版抬起头,“我自然会回去,只是时间问题。倒是你不是因为受人威胁才逃到我这里来吗?难道表姐还敢碰我那个好姐姐靳蕾?”

“……”柳洋儿语塞,气急败坏,“我怕她?她有几斤几量重需要我怕她?我只不过是过来找你有什么法子可以治治她,让她别那么嚣张,毕竟你是她妹妹,了解。”

“嗯,我这位姐姐近来确实是风头过盛,嚣张,还仗势欺人找人威胁你,是该要治一治了,否则就无法无天了。”简子媚把报纸的娱乐版递给柳洋儿,“表姐,好好看,别怪我不给你指条明路。”

“什么意思?”柳洋儿机械式地接过报纸不明地道。

简子媚指了指报纸上近期将上映的电影宣传图片,“寒山,他的身份一向是个迷,但是我刚刚得到消息,他与冷天跋有着密切的关系。”

“冷天跋?C国四大元帅之一?”柳洋儿心里发怵,难怪没人敢挖他的八卦新闻。

简子媚点点头,“如果我那位好姐姐与寒山发生点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你说后果会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

柳洋儿不确定地说着,但话没出口却被简子媚笑而不语地伸手阻截,“这事做起来一点也不容易,表姐还真得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见机行事才能有插针的机会。

表姐一定要稳住自己,你现在需要的是耐心,毕竟寒山的身份并不是一般的人物。”

柳洋儿这会心领神会了,站起身,心情瞬间很好,“我在外面呆得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了。”

简子媚望着柳洋儿离开的背影,轻笑一声过后,满眼皆是阴鸷之气。

……

阳光璀璨的照耀着大地,一排杨柳秋意泛枝,枯黄的叶子纷纷飘落。

静谧的走廊上突然响起一阵阵脚步声。

凌少晋本是在观察最后的数据,刚准备关上电脑,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推开。

一名工作人员神色焦灼道,“院长,三少出现了很严重的排斥现象。”

凌少晋穿上白大褂,大步流星般走向实验室。

浓浓的血腥味在推开门的刹那扑面而过,而床上原本还算是安静的男人正蜷缩成一团,他的身体剧烈地痉挛着,仿佛正忍受着什么灭顶之灾。

两名工作人员一左一右地控制着他的身体,怕他一不小心做出自残的没有意识行为。

凌少晋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试着轻唤一声,“三弟,能听到我说话吗?”

凌少军意识恍恍惚惚,他觉得灵魂快要离开身体,那种恍若被千万把刀凌迟而过的疼痛让他控制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凌少晋翻看着用药剂量,这不过只是用了三分之一的量他便痛成这样了?

凌少军颤抖着伸出手,手指头无力地扯了扯眼前模糊的人。

凌少晋感受到他的接触,低下头,“能看清楚我是谁吗?”

“我还能忍受。”凌少军费力地喘着气,难以言喻的剧痛蚕食着他的理智,他话音一出便是下意识地用牙齿咬住舌头。

工作人员急忙扯开他的嘴,在他的嘴中塞入一块毛巾,阻止着他的自残。

凌少晋眉头皱了皱,凌少军的体内拥有第三种基因,他本意是想帮助他把这不属于他的变异基因强行地融合进他的身体,很有可能他会在这场绞杀中涅槃重生,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

一个致命性的问题。

第三种基因在他的体内蛰伏得太久,以至于早于习惯了他的体内环境。

凌少军双眼已经出现了涣散,他的眼中好像已经看不到色彩。

工作人员听着报警器,忙道,“需要暂停吗?”

凌少晋单手握拳,“再等等,他可能会熬过去。”

各类器械开始不平静地发出着反抗的声音,整个实验室血腥味更加浓烈。

凌少晋看着实验台上有一口没一口呼吸着的男人,他的胸腔起伏很微弱,那样的微不可察,就跟死了一样。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再次询问,“还继续吗?”

凌少晋低下身子靠在他的耳侧,“还能坚持吗?”

凌少军好像听见了他的声音,轻轻地颤了颤眉睫,他没有力气说话了,眨了眨眼回复着对方的问题。

凌少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朝着一旁的工作人员道,“继续用药。”

细长的针管扎进凌少军的身体,不过短短一分钟,原本已经恢复安静的男人又一次开始剧烈地哆嗦起来。

“血管破了。”工作人员准备止血。

凌少晋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皮肤裂开,一条条血线不过眨眼间便将他折磨成一个血人,不过也很快,红色的血液褪尽,只剩下透明的液体在他身体里争先恐后地涌出。

工作人员不敢动作,“需要解药吗?”

凌少晋咬了咬牙,“不用。”

时间一分一秒,整个实验室掺杂着一股让人阵阵浓烈的血腥。

凌少军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疼痛折磨得昏迷了几次,又在昏迷中被残忍地痛醒,他绝望地望着天花板,疼痛没有停留一分一秒,每一刻都在吞噬着他的意识。

“再坚持一下,快结束了。”凌少晋不敢太过用药,只得循循渐进地等待他恢复些许之后再开始下一轮。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雨珠滴滴答答地从窗台上掉落,不着痕迹地藏匿进泥土中。

床上的人昏昏沉沉地睁开双眼,他很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环境,却是朦朦胧胧,瞳孔无法对焦。

“不要勉强自己。”凌少晋放下手里的书籍,走到床边。

凌少军慢慢地看清楚了靠近的人,他的五官也渐渐地变得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