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简母女受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靳蕾从凌少晋的眼神里不难看得出来,里面有着满满的嘲讽:你不是说和我家三弟是清清白白的吗?

那你刚刚是在做什么?

明明就是一副春天来了的模样,就差没把我三弟强行地压下倒饬,上演十八级禁忌就是了。

靳蕾更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往屋里跑去。

“那个我刚刚好像被鬼遮眼了,什么都没有看到。”凌少晋看到正步步靠着自己逼来的男人身影,禁不住恐慌地连连后退。

“咚。”他的后背重重的被逼至墙角。

凌少军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似是并不在意的摸了摸唇角,随后推门走出。

“……”凌少晋心有余悸地往着男人离开的方向探了探头,确信他真的没有折回来的意思,捂了捂还在忐忑不安的心脏。

……

僻静的侧院,藏匿在花圃中的小灯恍若银柱落在草茎上,在夜境的笼罩下,走近过后才发现原来在茂密的绿被遮拦下竟然安静的站着一个人。

寇珊珊听见声响,漠然地回了回头。

席少哲上前给她披了一件披肩,虽是夏天,这里绿树成荫,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凉意的,“小心别着凉了”。

寇珊珊并不觉得冷,就这么穿着简单的长袖雪纺长裙呆在院子里,但还是拢了拢席少哲披过来的披肩,似乎对夜空很感兴趣似的,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

“你在看什么?”席少哲见她一动不动,索性自己开口问道。

“没什么。”寇珊珊收回眼神,刚刚靳蕾提到冷子寒,她莫名地有些情绪,但是她不想让席少哲不愉快,于是说道,“我们进去吧,奶奶该是起来了。”

“我的孙子孙媳妇都回来了吗?”凌老夫人带着沧桑的嗓音响起。

大厅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乐曲婉转,而且也聚集了一群人,老人穿着华贵礼服从楼梯处高贵地走下来。

整个大厅突然沉寂下来。

凌老夫人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做过大寿,今天要不是想要见一见自家孙子孙媳妇,找个借口让大家齐齐地聚在一堂,她还真的是不想搞这些大花招,只是她本想举办的家宴,怎么弄得真的是给她搞大寿似的宴会,什么时候有宴请这么多人来了?

她不解地望向一旁的席月柔。

“母亲,您九十大寿,按理应该得搞点热闹的,所以就操办了这个宴会,喜不喜欢?”席月柔迎上前笑道。

凌老夫人蹙了蹙眉,也罢,这也是她这个儿媳妇的一番心意,她不好责备什么。

她目光从人群中一一巡视而过,“我那人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三孙子,没心没肺的二孙,还有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大孙子呢?”

席月柔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使眼色,“去把三位少爷给叫过来,就说老夫人醒过来了。”

简子媚受邀前来,端了一块茶点走上前,甜声地叫到,“奶奶,听说您喜欢吃这个。”

“我这一两年不怎么喜欢吃甜食了,人老了要注意过低糖低油的生活,否则血糖一上来就快两脚一伸进棺材了。”凌老夫人毫不留情地拒绝着,在一群人的恭维下漫不经心地走进宴客厅。

简子媚端着的碟子站在那里,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尴尬到了极点。

所有将门夫人,名门千金一拥而入,一个个规规矩矩地站在沙发四周,就等着这位C国里老一辈中最受人敬仰的老太太夸赞夸赞两句。

凌家的子孙里可都是非常的出色,谁都想着好好地讨好这位老太太。

凌老夫人打开茶盏,青色的茶水袅袅地浮动着茶香,“雨前龙井,倒是挺香的。”

“就知道老夫人喜欢这一口。”简太太轻轻地拍了拍刚刚拍错马屁的简子媚,示意她先放宽心,笑道,殷勤地给凌老夫人沏着茶。

同时,简太太眼神示意一旁刚刚被凌老夫人拒绝的简子媚给凌老夫人倒茶水。

“我那时时刻刻就爱得罪人的孙子怎么还没有过来?”凌老夫人却是视若无睹,张望了四周问道。

“我已经让人去把他们一一请过来了。”一旁的席月柔答道,就和自己的丈夫忙着去招呼客人了。

凌老夫人放下茶杯,目光灼灼地从身前的一排名媛身上游视而过,特别是简子媚,精心打扮得可是光艳四射,夺了所有人的光彩,“这些年没有住在城里,这城里的小姑娘们都长得水灵灵的,还真是可惜了,我那油盐不进的孙子命薄、福薄。”

“三位公子不是还没有成婚吗?凌老夫人可以好好地挑挑。”简太太故意糊涂,再次笑道。

凌老夫人哼了哼,“简太太难不成还把这当成了窑子,挑两个顺眼的就给我的孙子送过去?这婚姻的事,我们老了,不掺和了。”

“老夫人,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婚姻可是大事,孩子心气足,一天到晚公务繁忙,我们做为长辈的若是不打点打点,还想着他们能自己找不成?”

“说来简皓明董事长还真的是娶了一个好妻子啊,什么都可以想得那么周到,真的是位榜样的贤内助。我是两只脚都要进棺材的人了,乐得逍遥才对。我可是听说了,靳蕾也是你的女儿啊,简太太可不能忙顾着简家而厚此薄彼啊。”凌老夫人意有所指,话里含议深层。

话音一落,所有人瞧见了简太太被嘲讽得骤然脸色一变。

简太太直接放下茶杯,有些恼羞成怒,却又强忍着,漠然地道,“她还不够资格。”

凌老夫人再一次喝了口茶,却是兴致盎然,“够不够资格不是我们说了算,是孩子们说了算,就跟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一样,娶了媳妇儿就把我这个亲娘给忘了。”

“老夫人,三位公子都在跟人谈话,只是靳小姐来了。”警卫兵推开宴客厅大门禀报道。

跟在身后的靳蕾瞧着眼前的阵势,怎么感觉一群人就这么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花容月貌,她心脏高悬,这是要闹什么事?

早知道她就学着寇珊珊那样找个借口不过来了。

凌老夫人想了想,“也罢,这里全都是女人家的事情,让他们先忙自己的事情吧,反正都在家里,迟点见也没有什么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