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先离开再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凌家大宅,深更半夜的,仍是灯火通明。

凌一翰在大厅里,双手背过后背,来往地踱步,坐在沙发上的席月柔轻声地唤道,“老爷,你可以坐下来吗?晃得我眼花心乱。”

凌一翰停下脚步,坐回沙发上,望向一旁的凌少晋,“还是没有任何消失吗?”

凌少晋点点头,没有再出声,看得出表面如此沉静的他,内心里也是忧心忡忡。

“你们说,三子怎么好端端的在特战队里训练士兵就跑去申请去V国?”席月柔更是心急如焚。

“这是他做为一个军人的职责,国民有难理当跳出来救于水火之中,这是一种荣耀。”凌一翰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响在大厅中。

“可是,军部不是已经安排了人手了吗?他非要去做这个出头鸟,逞什么英雄?如果他在乎那些什么荣耀,三年前就不应该为了救一个叫做寇珊珊的女人,把自己用生命拼来赫赫的军功全给消没了。”席月柔忧子心切,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可同时,她似乎又想到什么,神色一凛,伸手扯着凌一翰的衣角,“老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三子要那么拼命地抢着立军功?”

“你别在这里瞎猜想。”

“是啊,母亲大人,三弟是因为得知在V国有一个恐怖组织趁着暴乱正在到处抓人做试验,其中就有我们C国人,军部正需要一位有能力的人单独行动进行营救,这个人非三弟莫属。”

“可是,现在你三弟下落不明,那些恐怖分子狠起来根本就是毫无血性,我怕他……”

“母亲大人,您放心,已经派人秘密潜入V国支援三弟了。”凌少晋为了安慰自己的母亲又没有经过大脑,把不该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一旁的凌一翰冷冷地盯着他,“军部什么时候有派人过去支援?我怎么没有看到相关的文件?”

凌少晋知道自己一时大意透露了不该透露的信息,灵机一动,不动声色地只得装糊涂地向自已的父亲大人使了使眼色,凌一翰瞬时不知这个不靠谱的儿子刚刚所说的话倒底是真是假。

于是,他起身淡道,“你跟我来书房,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你。”

席月柔望着那一前一后往楼上走的父子,欲言又止,她知道有些军方的事情,她是不能过多地知道的,唯有继续坐在大厅里等待。

书房关上那一刻,凌一翰就直奔主题,“说吧,刚刚你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凌少晋扒了扒头发,笑道,“父亲大人啊,我那不是为了咱母亲大人可以放宽心吗?”

“真的只是安慰话?你并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凌一翰怀疑着斜睨着眼瞪着他。

凌少晋被他瞪得心里有些发毛,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这巨大的质疑压力,慌忙道,“父亲大人,你应该知道三弟身体特殊性,也不知他是否受伤了,我要赶紧回实验室准备准备,等他回来好及时地救治。”

凌一翰望着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的身影,有些不确定地摇了摇头,不过料想这个不靠谱的儿子应该没有那个胆量无视军部的法纪跳过军部的手续私自派人去支援吧,这可是要关禁闭的。

凌少晋驾驶着自己的车行驶在黑夜里,建议洛大校暗示靳蕾去支援三弟其实那是他的意思。现在他心中也没有底,事后他这个三弟是会抱着他感激滴零还是会狠狠地揍他一顿。

想想这个三弟的拳头,凌少晋就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在痛。

……

靳蕾给凌少军取出所有的子弹后,赶紧地从身上准备的药物拿出来。

这是临行前,洛大校交给她的,说是凌少晋独家研制的药膏,对凌少军的疗效特别好,再三叮嘱她一定要随身带,如果凌少军真的受伤了,不管什么伤,只要是外伤的,就要毫不迟疑地用这种药。

虽然没有什么标签,但这是洛大校亲自交给她的,以洛大校和凌少军的深厚战友情,她自然毫无保留地相信洛大校,并按他所说的去做。

阳光破晓,整栋废宅寒风瑟瑟。

靳蕾躺在地上,被冻得清醒过来。此刻在C国的湾城那是暑热难受,热得令人难于喘过气来,可是在地球另一边的V国竟是寒风四起,冷得人直打颤。

她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假发套偏离了方向,她扯了扯,将它扯了回来。

阳光虽然灿烂无比,可是空气温度却是很低很低。

靳蕾揽了揽自己的衣服,低头看向旁边熟睡中的男人,脸蛋红扑扑的,有些说不出来的可爱啊。

只是——

她急忙蹲下身子,捂了捂他的额头,果不其然,一阵滚烫。

“凌少军,凌少军?”靳蕾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

凌少军睁了睁眼,眼中泛红,浑身上下的高热让他情不自禁地开始颤抖起来。

靳蕾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他的身上,小声道,“我去给你买一点药,您再睡会儿。”

“嗯。”凌少军脱口而出地回复,不知意识里有几分清醒。

她将手枪放在他身边,“保护好自己,我很快就回来。”

凌少军靠在墙壁上,眼中的身影渐行渐远,他迷迷糊糊中,眼前再次一片黑暗。

靳蕾穿着单薄的衬衫走在街道上,整个街面一如往常,好像并没有因为昨晚上的枪声而被破坏祥和。

药房前,她买了常见的退烧药,为了避免被人注意,她没有购买那些消炎的,止血药或者止痛药。

“听说隔壁街那栋被当作隔离区曾堆放好多有瘟疫尸体而废弃了好几个月的宅子终于被拆了。”

“那座楼啊?也是啊,太不干净了,一直没有人敢靠近,听说那里时常有冤魂出没,太可怕了,前两天还听说在那里用火焚烧消毒,还塌了一面墙,差点压死了人,被拆了也好。”

两人路过靳蕾身侧时,断断续续地交流着。

靳蕾愣了愣,那不是她把凌少军安置的地方吗?

当反应过来之后就朝着发出轰隆隆机器声的地方跑去。

“轰。”大宅被巨大挖掘机头砸过,二层楼高的楼房瞬间坍塌。

“凌少军!”靳蕾推开挡住自己的人群,手脚并用地爬上危楼,“凌少军,你出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

清晨,寇珊珊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别墅。

宿醉的后果有些头痛欲裂,虽然如此她也敏感地感觉到有人也在这个房间里,她微微地抬眸就看见席少哲那高大的身躯就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

她赶忙地坐起身子。

许是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席少哲转过身,望向她迟疑一下就举步地缓缓地走了过来。

“怎么样,头还痛吗?”温柔的嗓音里有着无度的宠溺。

寇珊珊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脸,有些不习惯他此刻的温柔,特别是得知他为了躲避她而骗她说出差的谎言之后,小心翼翼地毫无感情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不是说过了吗?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如果想要醉不要跑到外面去,在家里任你怎么醉都行。”席沙哲轻声细语地说着,拉起她的手,触感下觉得有些微凉,他轻柔地搓了搓。

寇珊珊冷冷地收回自己的手,掌心下的微温立刻冰凉一片,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席少哲望着她明显的故意疏离,再度轻声问道。

她咬了咬唇,昨晚她有听到他提起三年前自己的所谓父亲多次在媒体面前宣布与她继绝关系的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三年前的事?是寇樟毅告诉他的吗?

“三年前……”沉默片刻,寇珊珊闭了闭眼,艰难地启齿。

“不必再说了,我都知道。”席少哲打断她的话。既然他都已然知道,也就不想她去回忆再度地揭那个好不容易好起来的伤疤再次血淋淋地疼痛。

寇珊珊闻言蓦地抬起头望向他,他竟然什么都知道了?那他是怎么看待她的?所以才会接受不了骗她要出差几天来躲避她的吗?

她淡淡地自嘲一笑,“知道了也好,席先生,不如我们离婚吧。”

“离婚?”席少哲眉头皱得更紧。

“这段婚姻本来就没有什么存在意义。”寇珊珊咬着唇压抑过的情绪,嗓间有些硬咽。

席少哲定定地看着着,轻笑一声,“你就是这么看待这段婚姻的?”

“本来就是一件荒唐事,是我不知轻重不知好歹才会刺激你和我结这个婚。”

“所以你现在后悔?”

寇珊珊摇了摇头,苦笑,“我有那个资格后悔?”

别人不嫌弃她就已经是万幸了。

半晌,席少哲站起身,严肃认真地道,“如果你忘记了,我不怕麻烦地每天给你重复,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话,一旦我们结婚了你寇珊珊就是我的人,一辈子是好是坏是生是死也是我的人,你当时也很清醒地答应了,现在你跟我说这个话,你觉得合适吗?”

“我……”寇珊珊一时不知所措,她瞬间很凌乱。

“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醒酒茶,如果不想再睡就起来喝了它,可以减轻一下宿醉的头痛。”席少哲语气里没有了之前的温柔,是那样的冰冷无温,他说完就举步迈开,离开了这个房间。

昨晚他在酒吧里找到寇珊珊之后,就把手机给关了,免得让不必要的事情打扰。席少哲一大早打开手机,发现里面有很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凌家大宅里打来的,不知找他那么急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得要赶紧回去看看。

面对着他突来的愠怒冰冷,寇珊珊把头埋进了被子,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

“凌少军,你不能死!”靳蕾坐在废墟中,看着身前一望无际的残埂断壁,有什么东西滑过眼脸,落在石头缝中,混合上那些尘灰,遗留下一片湿过的痕迹。

我现在才知道,我心中一直都有一个英雄,他穿着一丝不苟的军装,带着象征着辉煌的肩章,迎面走来。

这个英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只是她自己也忘了早在什么时候,她也记不清楚了。

“凌少军,你不能死!”靳蕾咬紧牙关,继续扒着这堆已经被塌成一团的废弃大楼,她甚至都不知凌少军被埋在哪里。

“这位女士,请您离开,这里很危险。”工作人员听不懂靳蕾的C国语言,但是毫不迟疑地从车内走出,焦急地想要拖开她。

靳蕾一把扣住男子的手腕,目眦欲裂地瞪着他的面容,只要再狠一点,再狠一点,这只手就会即刻断裂,“我要找到他,我不能走,我不能走……”

男子捂着自己疼痛不已的手腕退后一步,大骂一声,“疯子。”

靳蕾执着地扒着这堆碎石头,企图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人。

周围渐渐的围聚着一些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看着像疯子一样的勒蕾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

靳蕾自动摒弃那些人的指指点点,一根筋地刨着这堆石头,锋利的碎片划破了她是手指,有滚石砸下,破掉了她的皮肤,她却是不闻不问地刨出了一个坑。

“蕾蕾——”清冷又低沉的男人嗓音从人群后传来。

靳蕾的手骤然一停,仔细地倾听着身后的呼唤声。

“蕾蕾——”

她噌的一声站起来,周围的人太多,甚至刚刚那一声声叫声像极了自己耳鸣之后的幻听。

“蕾蕾——”

围观的群众不明白她突然环顾四周是什么意思,一个个地跟着她东张西望着。

靳蕾焦急地推开围过来的人群,踉跄着跑下废墟,人群最末位置,一人裹着普通的一件大衣靠在墙壁上,面色苍白地朝着她挥了挥手。

“凌少军——”靳蕾拿出自己百米冲刺时那矫健的速度,几乎是扑进了凌少军的怀里。

凌少军愣了愣,身体被她的重心冲撞得退后了两步。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靳蕾蓬头垢面地看着他,虽然一张脸毫无血色,但这个人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狂拽酷霸的凌少军。

经过休息后稍恢复体力的凌少军轻轻地擦去她脸上的灰土,压低着声音,“先离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