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时势造英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三国的时候,解明安总是会想。

到底这个世界,是时势造英雄呢,还是英雄造时势呢?

现在他觉得,还是时势造的英雄,因为现在的版本,就是上单的时代,给我诺手,那就是斧头帮主出山了。

如果是s3,那就是中单为王,没人能抢的过刺客之王的风光!

牧队,不好意思,我觉得这个s5,我也可以发光,特别是当打野现在无限帮上的时候。

虽然有点婴儿肥,但是只要让我起来,那就是召唤师峡谷最亮的崽!

英雄,也要顺应时势啊!

三级越塔!

蜘蛛配合诺手的越塔能力,简直不要太bug。

但是纳尔是有跳有闪现的,如果直接越的话,有一定几率会被跑了。

“他的跳能骗出来吗?”常浩在草丛蹲着问道。

“当然可以!”解明安自信道,纳尔怒气值已满,直接变身为大纳尔形态。

解明安往前一步,直接顶塔一个e拉一下,然后抗一下塔,接a接w接走位q。

往侧后方走的q,必然会中外圈。

纳尔自然要用掉跳,以免吃这一发外圈q让诺手回血。

这样一来,e技能就用掉了。

这个时候,蜘蛛便已经开始绕后了。

对方打野的位置,已经小亮的眼位看到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也可以确认短时间内奥拉夫没法上来反蹲。

解明安等了一会儿cd,同时喝下血瓶,这波兵进塔的十分多,还有一辆炮车,足够蜘蛛过来。

两人直接塔下围住纳尔,看着他被动结束,从凶狠的远古巨兽,变成可爱萌萌的小纳尔。

蜘蛛w接a接q,减速后再出e,同时先一步扛塔,看纳尔交不交闪现。

蜘蛛的位置已经拦住了纳尔往后的路线,交闪现根本是浪费,蜘蛛变身跟着q出塔,连塔都不用扛了。

所以纳尔决定省下闪现,用走位躲e。

但是哪里那么容易,位置狭小,又被减速,e不中才是怪事。

命中后瞬间变身蜘蛛形态,wq咬上去,等塔的伤害打到有危险的时候,再e飞天躲技能。

这是蜘蛛的标准gank操作,这波配合在于洞察了奥拉夫的位置,避开了纳尔的视野。

同时诺手骗出了纳尔的e也很关键,纳尔一级e的cd高达十八秒,诺手的wq都够三轮了。

这个时候,你不死谁死?

诺手aw走a接q出四层被动,还没有血怒,就确信纳尔会被流血致死,自信回头。

这样少抗一下塔,解明安诺手对于外圈q的距离把控,简直像玩了几百次的老手一样,十分的精准细节。

直接拿到本场游戏的第二个人头!

“纳尔这个e交的太不理智了呀,有e的话还有机会跑。”卓越说道,一般的解说,是很难把选手们的所有细节都看出来的。

一般的王者都不行,别说解说了。

所以有些选手的失误,其实是无奈,纳尔又没有上帝视角,而且还做了视野,被蜘蛛绕掉了。

现在的常浩,操作上限就这么那么高,训练模式该练的也都练熟了,剩下的就是全力研究视野蹲人这些战术层面的东西了。

常年草食打野,没有视野的敏锐,野区是混不下去的。

这波除非整个战队联动,中单或者打野提前过来反蹲,或者他自己意识有人来抓,直接放弃一波兵线退到二塔的位置。

“卧槽,什么鬼,人在下路补刀坐,噩耗四面八方来啊,这咋办嘛?”敖文看到比分变成一比二,紧张万分。

“那咋办嘛?”敖轩也只能说这句话,因为全场就他们两个私聊的时候偷偷说点中文,队友也听不懂几句啊。

要是教他们意思意思是什么意思,估计当场就崩溃了。

陈牧的战绩是一杠一,这让两兄弟更加担心,因为陈牧打的如此凶的比赛不多。

二级就越塔跟你一换一了,可想而知牧晨今天有多暴躁。

真的是跟着牧晨在一个队伍两年,看着一个接一个天才选手被牧晨打的只能抬走,心里不虚是不可能的。

当初还在打国服的时候,牧晨每次在对面,都会盯着他们两个杀,不知道是为了锻炼他们的抗压技术,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恶趣味。

现在剑圣有人头,真的是心里发毛。

要是别人还好,陈牧昨天的那句意思意思,真的让琢磨不透。

诺手上路直接差不多打穿了,一波gank,纳尔的游戏就只剩下抗压了。

因为这波诺手不但拿到人头,还有一整波兵被塔下吃光了。

这对于一个上单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复活的瞬间就赶紧tp,能多吃一个,都跟赚了一百万一样。

前期的经验经济实在太重要了,诺手补刀直接领先十刀。

用着灌篮高手皮肤的诺手,走着路拍着球,一脸的自信与嚣张。

要不是在打比赛,解明安这时候肯定放一个bgm然后跳一波斧头舞。

今年的解明安,属实是焕发了第二春,本来他自己都不信自己可以重回巅峰,甚至超越巅峰。

永远不要给自己定义一个极限,这话解明安一直以为是一个毒鸡汤。

什么四十岁出来创业成功,什么高考三次失败最后考上名校之类的,鸡汤喝多了,容易中毒。

但是如今的解明安,居然真的有种自信,有种可以在s赛封王拜相的自信!

上单诺手开始压着纳尔打了,装备领先太多了,诺手直接做出了一个小木槌,走一个黑切路线。

一旦拉回来,就可以利用木槌的加速黏住,打出血怒不成问题。

纳尔只有猥琐补刀,不敢惹这个手拿篮筐的男人。

而中路的杰尼也是落后了一点经验,剑圣每个等级,都是先一步到。

不过没有闪现的情况下,陈牧还是不会q上去的。

距离足够近的情况下,任何走位都无法躲贴脸技能,除非他自己放歪。

这种事情,在路人局里常见,但是你想赌职业选手点歪,那难度太大了。

加上奥拉夫也可能随时来蹲,奥拉夫这几分钟完全没有做事情,落日的每条线似乎都有视野,严防死守,密不透风。

所以显得奥拉夫十分的梦游,抓人抓不到,刷野数量居然还是跟耗子的蜘蛛持平的。

这就意味着,蜘蛛抓人简直是白赚。

“这节奏太出色了,耗子是闭关修炼了吗,怎么感觉比夏季赛那会儿更强了。”林神忧虑道,因为打外卡的劣势情况,导致完美的情绪十分低落。

夜叉更是难受,自己明明十分钟就压了对面下路近三十刀,还打不过,打外卡劣势,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啊。

“我们是啥问题,我都把对面压成那样了,还打的那么难?”夜叉说道,还耗子变强了,林神你这s赛每次发挥都有点问题啊,夜叉看落日打的如此顺利,有点难受。

“现在是上单版本,除非我全力保上路,不然前期肯定难打啊。”林神说道。

“那你抓上呗,我不介意,能赢就行,不然我感觉出线有压力,要是小组第二出线,遇到落日,那我们两个就可能一起共赴八强了。”夜叉认真道。

“....”林神没想到夜叉居然直接答应了,要是他不说这话,还可以甩锅给战术问题,这不介意抓上,赢了还好,输了就找不到借口了。

落日的战术现在也不是抓中了,中单牧晨好像现在要自己玩了,以前的大腿挂件去了上路,他还能carry吗?

又或者说,现在的落日,已经强到不需要牧晨来carry,也可以赢了?

还是说,现在的上单才是落日的大腿,牧晨s赛实力退步了?

时势造英雄,完美不想屈服版本的变化,继续保下,但是落日似乎已经直接开始让上单做英雄了。

...

上路大优势后,就要帮下路突破一波。

陈牧在中路现在确实如林神所想,玩单机的,遇到有威胁的队伍,打野只抓上下不来中。

这是陈牧自己的选择,战术安排里,陈牧的话语权也是很大的。

毕竟身为队长兼指挥兼队伍创始人,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一来是五个人都杀进国服前十,不用非养自己不可,每个人都有carry的能力。

加上这个版本的特殊,上单就是比中路重要一点,第二就是为了减少各大战队对于自己和中路的重视。

可以随心所欲的拿英雄,这是在下一盘大棋,当小组赛上单adc都carry到被世界重视的时候,淘汰赛就可以天高任鸟飞了。

剑圣六级以后,闪现治疗全部cd,这个时间抓下刚刚好。

陈牧直接杀去下路,而且假装不经意的在对方视野边缘走。

被看到了!

莫甘娜赶紧狂ping下路,然而下路并没有想走的意思,奥拉夫正在下路打石头人,剑圣赶来,就是找死啊。

同时莫甘娜推线非常快,直接一个w往兵堆里一放,然后赶往下路支援。

刚过f4和河道中间的路口,突然一个眼出线,剑圣开大开eq了上来。

直接而又果断,一刀接一刀,然后秒w重置普攻多a一刀被动二连刀,莫甘娜直接给出q技能晕住剑圣。

然后看到剑圣的移动速度,知道他还有闪现点燃,赶紧的隔墙闪现到f4里。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辅助小亮已经在f4旁边的草丛做了眼,诺手已经从上路tp到这个f4了。

陈牧在q出手的之前,就已经指挥诺手准备tp。

而当q出来的时候,诺手就已经在tp了,莫甘娜的后续想法,完全在陈牧的掌握之中。

草丛里冒出来一个诺手,这莫甘娜哪顶的住,一套连招血怒都没a出来,就直接击杀。

诺手已然无解肥!

至于抓下路的安排,还没有正式开始,只有把对位的人都打崩了,才有时间经常去下啊,不然这兵线不得亏死吗?

就想你想赚外快,一定要先把本职工作做好,不然很可能工作跟外快都赚不到。

接下来,就可以好好找他们叙叙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