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 酒后情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晚替车必文的接风洗尘变成了讨喝喜酒的宴会,因为开心,大家都放开在喝,有万浩鹏这种大刀阔斧的魅力,还愁志化的未来不是阳光普照吗?

车必文喝高了,万浩鹏和明朝诺扶他回的宿舍,万浩鹏想了想,还是让罗海云留了下来。

其实就是算万浩鹏不喊罗海云,她也是要留下来的,车必文都宣布了他和她的婚期,准男友喝成这样,她要是丢给万浩鹏照顾,也说不过去。

等万浩鹏和明朝诺把车必文送回他的宿舍后,罗海云忙着烧水给车必文醒酒,当然也是招待明朝诺和万浩鹏,明朝诺也喝了不少酒,想早点回家休息,没等罗海云烧的水开,就离开了。

万浩鹏想走,又觉得开不了口,毕竟罗海云的水已经烧上了,再说了,车必文醉成这样,他真要把车必文丢给罗海云一个人,又过意不去,只好留下来陪着罗海云。

罗海云见万浩鹏没走,内心说不出来的欣喜,同时又有着不安和内疚,她一方面接受了车必文,一方面又对万浩鹏这般依恋着,好矛盾啊。

万浩鹏很有些尴尬,而且不知道如何和罗海云相处,无话找话地说道:“海云,谢谢你能照顾必文。”

“万哥,看你这话说的,他可是我的准男友,不是吗?”罗海云说这话时,眼睛直视着万浩鹏,眼里的内容,万浩鹏不懂是假的。

万浩鹏不敢迎接罗海云的目光,呵呵干笑着,答非所问地说道:“我应该把这件事给老爷子汇报一下,这么大的喜事,你们是在志化结婚吧?”

万浩鹏这么说的时候,掏出了手机,可罗海云却冲了过来,一把抢过了万浩鹏手里的手机,瞪着他说道:“你就这么急?又不关你什么事,瞧你急成这样,也看看现在几点了。”

罗海云说这些话时,热气呼在了万浩鹏的耳根去,痒痒的,搅得万浩鹏内心如同无数只蚂蚁在爬一般,再加上了喝了酒的,万浩鹏不冲动是假话,他象是遇到了大火烤着一般燥热,他清楚这样下去不行,装成去泡茶,急忙从罗海云身边逃开了。

这一逃,万浩鹏清晰地听到身后传来罗海云深深的叹息声,这让万浩鹏说不出来的酸然,可他不敢回头,继续装成泡茶,一边给自己,同时也给罗海云泡了一杯茶。

万浩鹏把茶端给罗海云时,清晰看到她眼里藏着一份欲说还休的情绪,万浩鹏不敢去问,把手伸了出来,看着罗海云说道:“手机给我吧,我忙了几点。明天我再给老爷子汇报,汇报,他一定非常高兴的。”

“是啊,三爷肯定非常高兴,接下来,我还也得去必文家拜见我未来的婆婆和公公,等必文酒醒了,我还得带他去见见我爷爷,我爷爷还不知道这件事呢。”罗海云尽量平静地说着,可万浩鹏却分明听见了她的无奈和不甘。

万浩鹏很想安慰罗海云几句,却听到车必文在嚷着要喝水,他赶紧去车必文倒水,刚给车必文把水倒上,送到车必文嘴边时,车必文“哇”地一下,直接吐了万浩鹏一个正着,从上到下,一股难闻的酒味,熏得万浩鹏差点都要吐。

“海云,麻烦你清扫一下,我回宿舍换身干净衣服啊。”万浩鹏不好意思看罗海云,背对着她说完话后,急忙就朝外走。

罗海云也没想到车必文会在这个时候吐成这样,先照顾车必文喝完水后,又用热毛巾替他擦了一遍,等车必文再一次倒头就睡后,她才收拾被车必文弄脏的地板。

清洗干净后,罗海云见车必文睡着了,可万浩鹏还没过来,她犹豫了一下,轻身把车必文宿舍门掩着,去了万浩鹏的宿舍。

敲门时,万浩鹏刚洗完澡,穿好衣服出门开门,见是罗海云来了,一惊,同时又些紧张地问道:“必文怎么啦?”

“照顾他睡下了。”罗海云一边应着,一边直接进了万浩鹏的宿舍。

万浩鹏关门也不是,不关门又害怕被人看到罗海云在他宿舍里,一时间愣在门口,傻傻地看住了罗海云。

罗海云却径直去了洗手间,这让万浩鹏特别尴尬,想喊,发现什么也喊不出来。

万浩鹏不得不把宿舍的门关上了,跟进了洗手间。

罗海云一点也不怕脏,竟然把他换下来的衣服丢进盆子清洗着。

“海云,放着,放着,我自己来洗。”万浩鹏又是感动,又是难为情,急步走到她身边,如此说着。

“这可是车必文吐得你一身脏的,作为他的准女友,我当然有义务替你清洗是不是?”罗海云把车必文三个字咬得很有些重,更加证明她内心的不甘。

“海云,对不起。”万浩鹏很有些难过地垂着头说道,除了说这些苍白无力的话外,万浩鹏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罗海云的情感归宿了。

“我不要你道歉,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是我自己如此选择的。而且跟了车必文,我能经常看到你,现在还能替你洗衣服,也算是一种补偿了,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罗海云笑着说道。

罗海云越这样,万浩鹏越是心酸,竟然从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喃喃地说道:“海云,你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过些。”

万浩鹏这么一说后,罗海云转过身,还真的扒在万浩鹏怀里哭了起来。

“浩鹏,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一看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我甚至想,跟了必文后,至少距离你更近了,还能天天看到你,和你如此这般地相拥着,我应该知足的是不是?”罗海云一边哭一边小声地说道。

“海云,要不,你还是出国去吧,如果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必文的话。”万浩鹏把罗海云搂得更紧了一些,试探地说着。

罗海云没应万浩鹏的话,却哭得更加纠心,万浩鹏听着这样的哭声,竟然心被人摘了下来一般,痛得他不正视自己,更不敢正视罗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