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重开局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许多人眼里,万浩鹏的前程是一派繁花美景,只有万浩鹏知道风暴随时会接踵而来。

而且,官场的风暴都是一种看不到的风暴,就拿现在,省里为什么沉默不语呢?这是万浩鹏一直在捉摸的事情,偏偏在这个时候,罗海云闯入他的办公室大谈这些法则,万浩鹏不紧张是假话。

“海云,你听到什么了?你直接说出来可以吗?”万浩鹏坐不住了,站了起来,朝着罗海云走了过去。

虽然官场譬如河流,即是水中之物的生存资源,生命循环的途径,有河谷,有深潭,有冲击层,也是水中之物的陷阱,生命的变异的缘由,有河汊,有旋涡,有污染源,古人早有大浪淘沙之说。但是在官场大浪淘过之后的沙,再从容,也会在洪水滔滔之际,被冲得无影无踪的。

而且在官场看到的只是结局,看不到的才是真正的博弈。结局多的时候是在博弈之后,有时候也不,在博弈之前,或者,一个结局是另一个结局的开始,这些万浩鹏不得不思考,就因为省里最近安静得太奇怪了。

自从莫向南突然被带走后,万浩鹏就变得格外小心翼翼。他是莫向南曾经的心腹,现在又是白婷婷身边的红人,白婷婷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殃及到他。

省里这么沉默不语,白婷婷也不敢多问,这让万浩鹏更加不知道上面有什么打算,莫向南的风波虽说很快过去了,有关普潮林和王国光不好的传联也频繁传出,万浩鹏甚至听说王国光身边器重的秘书长方建接受了一地产商常某五百万元巨额贿赂,这种举报听说在唐达天手里,唐达天和王国光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而余砚权显然完全属于普潮林的人,在这样的情景之下,省里越是不发声,下面越是猜测不己。

显然,王国光的对手已经把手伸到了他的脖子里。这个对手,有猜是普潮林,也有人怀疑是余砚权的势力,还有人怀疑就是唐达天本人,在省里这么复杂的情形之下,一个原本对官场一无所知的罗海云,居然背书一样地背诵了这么多,万浩鹏不疑惑才怪。

“我只是感觉你们官场风起云涌,莫书记的事情,过去快半个月了,他虽然没丢官,也没被逼离开宇江,可是他迟迟不回宇江,省里迟迟不给一个说法,下面的人都在猜测呢。”罗海云显然是听到了什么,毕竟她现在在规划局里上班,而且很多人只知道她是一个建筑设计师,不知道她是车老爷子看中的车家孙媳妇,当然更容易听到下面人的议论了。

关于莫向南的事情,万浩鹏也是很无奈的,郝五梅说她愿意陪着他去北京,可是省里现在暗流奔涌,这个时候,万浩鹏不想莫向南回来,他远没万浩鹏想象中那么坚强,否则也不会迟迟不回宇江了。

一直以来热闹的南江官场为什么会突然寂静下来,万浩鹏还没找到缘由,也许是宇江和志化县风波的原因,突如其来两场变故打乱了南江所有人的步伐,很多人的政治神经由松懈变得紧张,这两场危机殃及到的远不只是宇江和志化,而是南江官场中的每一个人。

“海云,这些事不是你操心的,你做好你的本质工作就行了。我过一段要去北京一趟,我想让必文提前回来上班,现在整个志化县里里外外我都得盯着,必文来了,正好帮我分担一些,也正好可以锻炼一下。”万浩鹏看着罗海云如此说道。

“我最担心就是你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才在你压下志化县那些负面新闻后来了,他要在外面玩就让他玩个够吧。

这个时候你让车必文回来,看起来是锻炼他,指不定会害了他。你没看到那些女演员们一个个水嫩得如花如玉,他身边的那个罗姑娘不吃醋才怪,而车必文管的可是宣传工作,少不了和那些女演员们正面接触,我只是担心罗姑娘会把你树立起来的这么多正面形象给搅乱。

浩鹏,我们是朋友是吧?其实得知莫书记被带走时,我给车老爷子打过电话,而且我答应他,只要他帮莫书记挺过这一关,我从此后一切听他安排。

浩鹏,这件事你知道就行,我并不想指着莫书记欠我一个人情,思来想去,车老爷子的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既然他器重于我,既然我与你有缘无份,还不如嫁给你弟弟,总比嫁给一个与你不相关的人好,你说呢?”罗海云说着,说着,目光突然直视着万浩鹏。

万浩鹏万万没想到罗海云在背后和车老爷子做过这样的交易,一时间感慨万千,这个姑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万浩鹏发现自己看不透罗海云。

“海云,其实,我,”万浩鹏结巴起来,他反而觉得说什么都是矫情了。

这半个月来,万浩鹏有意识地加密了和唐达天的联系,他汇报得越来越频繁,几乎大小事情,他有事无事都会给唐达天汇报,他只是想更多的了解一下省里的动态,当然更多的希望得到这个纪委书记更多的支持。

当然了,这些事白婷婷并不知道,或者知道了装不知道。万浩鹏也懒得先不去管她,万浩鹏相信有办法给白婷婷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就算白婷婷怪罪,也不至于把关系掰掉,顶多心里不舒服那么几下,以后会有办法让他舒服。

官场的平衡就是在舒服与不舒服间荡来荡去,有时适当制造点别扭,也是一种策略,或者插曲,加了调味品的饭吃起来总是别有味道,万浩鹏这方面颇有自信,问题是白婷婷却替他担心起来。

白婷婷昨天在电话中跟万浩鹏说了一席挺有意味的话,她说:“小万啊,往哪边站,你可得想好了,脚一旦迈出去,再往回收,就不由得你了。你玩高难度动作姐支持,绊了腿摔了跟斗姐却扶不了你。甭到时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两边都掉了链子。”

万浩鹏笑笑,没正面回答,他想的与白婷婷想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