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看清一个人面目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了年辰屹的承诺,万浩鹏心理有底气了,只要年辰屹肯拉一下萧德喜,萧家挺过这一关应该问题不大了。

就在万浩鹏处理萧家的事情时,安妮洁和刘佳丽约了司徒炳业见面,刘佳丽按照万浩鹏的建议没有出面,安妮洁和司徒炳业单独见的面。

司徒炳业一见安妮洁,得意地笑着问道:“小洁,最近可好?”

安妮洁一见司徒炳业这样子,最后对这个男人一点幻想彻底破灭了,淡淡一笑说道:“炳业,你要我怎么做人,我才可以放过我爸?”

“你爸?你爸怎么啦?”司徒炳业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问道。

安妮洁要吐,先是这个男人绑架过自己,当然还有余家的那个公子哥也绑过自己,他们这些人怎么就可以为所欲为呢?谁给他们的胆量?

“我爸被带走了,炳业,你说条件吧,只要你帮我救出我爸,我答应你的所有条件。”安妮洁如此说着。

这时,藏在外间的刘佳丽已经打开了录音,她想听听司徒炳业如何说。

“你爸被谁带走了?我怎么救?”司徒炳业继续装傻地盯着安妮洁问道。

“炳业,你家有亲戚在中纪委,我妈听人说过,你让你妈去求求你家亲戚好不好?我爸就我一个女儿,那也是他和我妈在大学期间的事情,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有什么意思呢?

还有,炳业,你说说看,我爸这件事是不是余子俊那个公子哥搞的鬼?他之前绑架过我,因为他恨万哥哥。”安妮洁也装傻,把这件事扯到了余子俊身上。

司徒炳业见安妮洁怀疑的人是余子俊,而不是他,赶紧说道:“如果真是余家的公子做的,我可以周旋,但是,小洁,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要是把你爸弄出来了,你愿意嫁给我?”

“那我爸到底怎么进去的呢?炳业,你给我分析分析好吗?”安妮洁继续认定是余子俊干的,与司徒炳业无关。

“这件事我得去问问,不过余家的公子能耐很大的,万哥这次怕是再劫难逃了。”司徒炳业一得意,如此说道。

“万哥哥怎么啦?余子俊除了对我爸下手,还对万哥哥下了手吗?”安妮洁装成什么也不知道地看着司徒炳业问道。

“小洁,你还是关心你爸吧,萧家这次肯定要完蛋了,一个亿的订单,他们家违约拿什么赔?还有十条人命呢,这次萧家彻底完蛋了,你不要再跟着万浩鹏了好吗?

只要你答应和我结婚,我们去美国,你爸还是继续做他的市委书记,毁掉的只有萧家和万浩鹏,还有月牙湖大酒店算是我送给你妈的礼貌,全产权属于你妈的,怎么样?”司徒炳业更意地说着,他哪里知道他说的这些话,刘佳丽在外面全部录下来了。

安妮洁装成非常吃惊地问道:“炳业,你说的是真的吗?萧家真的毁掉了?那万哥哥是不是也当不了县长?我爸究竟又是为了什么突然被带走呢?”

安妮洁继续看着司徒炳业问着,她那样子,在司徒炳业看来,确确实实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你必须保证,嫁给我!而且我们必须办完结婚典礼,我才可以去救你爸出来!”司徒炳业不再回应安妮洁的问题,如此说道。

“我爸不出来,我怎么结婚呢?”安妮洁说完这话,眼泪就流了下来。

“小洁,你别哭啊,你听我说。”司徒炳业一见安妮洁哭了起来,心又软了,说来说去,他就是舍不得放手安妮洁,哪怕明明知道她真正喜欢的人是万浩鹏!

“我爸到底犯了什么问题?炳业,你告诉我好不好?就算我爸不能参加我的婚礼,可你也得让我放心,我爸没问题,我和我妈才能安心结婚是不是?”安妮洁擦掉了眼泪,装成可怜巴巴地看着司徒炳业说道。

在司徒炳业眼中,安妮洁还是学校那个单纯傻气的丫头,极容易骗到手的丫头。

“你爸除了有私生女这个问题外,你妈接手了萧家的酒店,另外,你爸和以前老领导之间有问题,那领导牵连了你爸。”司徒炳业以前安妮洁是真的答应了自己,而且萧家和万浩鹏彻底完蛋了,安妮洁除了依赖他外,别无出路了。

“我爸那么谨慎小心的一个人,不可能,这不可能!而且他从没给我和我妈钱财,我和我妈根本就让他养过!我爸不可能和别人一起贪腐!

炳业,求求你,你帮我想想法子,这一定弄错了,我爸真不是这样的人!”安妮洁彻底地知道这一切是司徒炳业干的,如果不是他,他怎么就知道她爸是为了什么才被带走的呢?

“小洁,有时候上面说你贪了你就是贪了,上面说你贪,你就是没贪,不是你这么划定贪与不贪的!你太单纯了!你就不要问这么多,我保证,只要我们结了婚,我肯定想办法让你爸出来,继续回宇江做的领导去。”司徒炳业一脸神秘地看着安妮洁说着,仿佛纪委是他们司徒家的一样。

“炳业,我和你结婚的事情,我得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你先让你家亲戚打听一下,我爸的问题好吗?还有让我爸不要在里面受苦好吗?我和我妈商量完后,立马给你回复。”安妮洁想走,她实和司徒炳业呆不下去了。

司徒炳业却抓住了安妮洁的手,一边抚摸一边说道:“小洁,我是真好爱你的,只要你跟着我,我保证,一定不再让你受到任何的惊吓好不好?”

安妮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她还不敢太快地抽出手,勉强地笑了笑说道:“炳业,我知道,我知道,我回家和我妈商量一下,结婚是大事,是不是?”

安妮洁说这话时,借故站了起来,手这才敢从司徒炳业双手之中抽出来。

刘佳丽把这些全看在眼里,她彻底地发现自己是真误解了万浩鹏,如果早听他的话,早点防着司徒炳业,就不会发生现在这么多事情呢?

刘佳丽此时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