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9章 局势有变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休息一晚。

第二天,燕七带队出山,沿着大道行走。

翻山越岭,虽然快,但会导致士兵受累,战斗力大减。

这可有悖用兵之道。

林若山虽然胖,但还能将就。

赵青可不行。

一把年纪,身子骨吃不消。

可不能累坏了。

毕竟,赵青是礼部尚书,涉外工作,还是需要赵青去做。

反正又不急着赶路。

林若山骑着大马,享受着塞外雪光,蹙着眉,想事情。

燕七问:“摆一张苦瓜脸,给谁看啊。”

“嘿嘿!”

林若山笑嘻嘻:“老大,我有一事不解。”

“说吧。”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杀掉车孝琳、德川建二?这两人留着做人质,还真是挺好的,可以用来和德川滕刚做交易啊。”

涛神也凑过来:“我认为林院长此言有理。”

燕七笑容:“你们的想法甚好!但是你们想没想过,拿他们当人质,做交易,到底要做什么交易?”

涛神、林若山愣住了。

做什么交易?

这一点,他们却都没想过。

燕七笑了:“用车孝琳和车贤基做交易吗?咱们对车贤基说:只要你不争夺皇位,我就把车孝琳放了?可能吗?”

林若山、涛神直摇头。

燕七又道:“用德川建二和德川滕刚做交易,咱们就对德川建二说:只要你们滚出高丽,我就把德川建二给放了,可能吗?”

林若山、涛神摇头,像是拨浪鼓。

燕七一摊手:“你看,车孝琳、德川建二这两个货色,纵然想做交易,也做不成呀。既然不能做交易,除了杀掉,还能干什么?难道还能放了?拜托,我可是大魔头,放人不是我的风格。”

涛神、林若山恍然大悟。

林若山想了想,又问:“老大,你杀掉德川建二和车孝琳,想必也有深意吧。”

燕七道:“那是自然。”

林若山急的抓耳挠腮:“老大,你快说。”

燕七道:“杀了车孝琳、德川建二,可以激怒车贤基和德川滕刚,他们一怒,就会出牌,只要他们先出牌,咱们就可以看穿车贤基和德川滕刚的实力。这是其一。”

林若山道:“第二点呢?”

燕七道:“第二点嘛,我是替车贤重做出选择。”

林若山懵了:“替车贤重做出选择?这句话我就不懂了。”

燕七一脸神秘:“车贤重这种做事犹豫,反复无常,有野心又胆小之人,不替他做出选择,他还不得首鼠两端一辈子?我就好人做到底,索性帮他杀掉车孝琳和德川建二,逼着他做出选择。”

林若山恍然大悟:“我懂了,老大,你曾经给我讲过水浒传的故事,你这分明是要将车贤重逼上梁山呢。”

燕七哈哈大笑:“恭喜你,答对了。”

涛神一脸佩服:“燕大人才智过人,若是您能领兵北上,抵抗突厥,突厥焉能这般猖狂。”

燕七道:“突厥不急,先摆平高丽这个老赖再说。”

……

十几天过去。

绿水江。

冰冻三尺。

此乃大华与高丽交界之处。

朴太闲带着十数人,竖起大旗,在这里等候了十几日。

朴太闲焦急的来回踱步。

一脸沧桑。

“哎,燕大人怎么还不来呢,急死了,真的急死了。”

“报!”

哨兵兴奋的跑过来:“朴大人,大华的车队到了,到了啊。”

“什么,到了?”

朴太闲一听大喜:“燕大人来了,在哪里?车队在哪里?”

“大人,您往这里看。”

朴太闲骑在哨兵的脖子上,伸直了脖子四处张望。

入眼之处,黑压压的车队,徐徐前进。

“太好了,燕大人终于到了。”

朴太闲大喜过望:“快去迎接。”

他亲自带队,迎接燕七。

燕七眼尖,早就看见了朴太闲。

林若山道:“朴太闲怎么就带了这么几个人?也太不隆重了吧?简直不拿我们当回事。”

燕七道:“你有没有看出什么?”

林若山道:“看出什么呀?”

燕七摇摇头:“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老大,你直说吧,我还是不懂。”

燕七道:“朴太闲背后的依仗,便是我们。他若要迎接我们,必定会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可是,朴太闲只带着十几名随从,没有礼炮,没有锣鼓。这恰恰说明,北山郡出事了,甚至于可以说,朴太闲失势了。”

林若山一听,恍然大悟:“老大言之有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燕七呵呵一笑:“大少爷,你就慢慢学吧,鸭子听雷,时间久了,也能被雷劈开了窍。”

“老大,你骂我是鸭子……”

……

两队人马终于迎面相接。

朴太闲下马,飞奔而来,向燕七拱手,迫不及待道:“大人,您来晚了。”

燕七下马,扶起朴太闲:“不晚,不晚,不就是北山郡局势有变吗?至于这么沮丧吗?”

朴太闲一愣:“燕大人怎么会知道北山郡局面有变?”

燕七笑了:“看你这点可怜巴巴的随从,我就知道你已经不得车贤重的欢心了。”

“哎!”

朴太闲唉声叹气:“一言难尽啊。”

燕七道:“不急,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安顿了兄弟,再研究局面。”

“燕大人跟我来,我已经安顿好了住处。”

朴太闲带着燕七过了绿水江,在朴氏宗族安顿下来。

朴家族老也来拜见燕七。

燕七还礼。

涛神负责安防。

无论涛神处于什么地方,安全都是第一要务。

林若山这厮见到朴太丽,欢喜得不行,两人躲到屋子里苟合去了。

朴太闲和燕七喝酒。

才一杯酒下肚,朴太闲一脸苦涩:“燕大人,车贤基、德川滕刚率领三万大军,就在北山郡和南山郡的交界处——明仁镇,会面了。

燕七点点头:“果然不出我所料。”

朴太闲道:“现在,局面非常不利。”

燕七也不急:“说来听听。”

朴太闲唉声叹气:“本来,我从大华回到北山郡,将燕大人的支持带给了二皇子车贤重,车贤重特别开心,吩咐我要盛情迎接燕大人。并且,要以燕大人为靠山,坚决对战车贤基,谋求皇位。”

“但是,哪里想到,车贤基、德川滕刚率领大军赶到明仁镇,检阅军队,车贤重一见车贤基的军队如此强横,立刻又吓破了胆,再也不敢生出争夺皇位之心了。”

燕七冷笑:“果然是个废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