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过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感谢“**乀先生”的打赏,多谢,求收藏,这两天推荐票不给力呀,话说情节也是有起有伏的吧,有高`潮有铺垫的吧,尤其是这种都市文,不可能像玄幻仙侠文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打得昏天黑地的。

……

鸡场从运营到现在,不足半年时间,已经赚了六十多万,而且每天都在继续盈利,王小强不是抠货更非吝啬鬼,年前这一个礼拜,他不但把年货置办得足足的,还给父母以及嫂子三人各买了两套冬装。

都是从县城德银大商场的专卖店里买的,都是乡下人舍不得穿的毛料衣服,穿着崭新的衣服,王魁山觉得倍儿有面子,儿子有出息,他脸上也有光,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说几句奉承话,王魁山没有飘飘然,跟人说话还是客客气气的。

在夏桂芳轮休的这一天,王小强带她去县城,给她买了两件衣服,一件白色羽绒袄,一件玫红色束腰外套。

王小强喜欢这两种颜色,白色纯洁,红色喜庆。

夏桂芳哪里还不明白王小强的意思,分明是没把她当外人,心头一阵甜蜜,对王小强的态度也主动的多了。

除夕这天,一大早,王小强便起床,写对联,贴门画,王小强的毛笔字写的不错,村里除了德才兼备的德云老人,没有人比得过王小强的字,刘菊忆负责做年夜饭,刘菊忆充分发挥自已的厨艺,一口气做了十道菜,寓意十全十美,王魁山夫妇则负责打扫屋子,把儿媳妇锈的一副山水刺绣挂到堂屋里,一家人,且忙且快乐,天色将幕的时候,下雪了,鹅毛大雪飘飘扬扬,鞭炮声声,年味十足,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春节晚会,以前是起五更吃年夜饭,现在都改成了午夜,看过春节晚会,便开始吃年夜饭。尽享天伦之乐。

春节这一天,夏桂芳穿着那件王小强给她买的玫红色束腰外套,来王小强家给王魁山夫妇拜年。

那件玫红色束腰外套把既彰显出了节日的喜庆,还把夏桂芳的一张俊脸给衬托得格外的娇白动人,束腰的款式显得她柳腰盈盈,大方得体,娇俏可人。

见那一身红装的夏桂芳好像新媳妇一样来给他们拜年问好,王魁山夫妇很是高兴,还给包了六百元压岁钱。

王小强也去夏家回拜了夏桂芳父母。夏三娃不再喊王小强姑爷,怕像上次一样给吓跑了,而摆上一桌丰盛的酒席招待王小强。

酒桌上,夏三娃显得很高兴,频频对王小强劝酒。

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夏桂芳和母亲在王小强的养鸡场拿到了将近三万元钱,而他做生意也赚了两万多块钱,加在一块就是五万块钱,再攒五万就可以还县城郭家的彩礼了。

当然真正高兴的还是王小强能来给他们拜年,这说明他承认与小芳的关系了,女儿将来真能嫁给王小强,那夏家可真是钓到金龟婿了。

夏桂芳母亲也很开心,他们老两口就夏桂芳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到大,也是当成半个儿子养的,后半辈子就指靠着她呢,自然不希望女儿远嫁,能嫁给同村的王小强,他们自然是求之不得。

“郭家有没有来要彩礼钱?”几杯酒下肚,王小强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没有。”夏三娃道。

“郭家不来要,你也不要上杆子找着还他,”王小强交代道:“不过人家真要来要,还是要如数还给人家的。咱们不欠他的……”

“呃,那是那是……”夏三娃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是一阵发苦,说实话,如果郭家真来要钱,他还真拿不出十万块钱来。

“放心,这个钱我来出。”王小强知道夏三娃拿不出那么多钱的,便直接开口道。

“小强,那可不行,怎么能让你出呢……你办厂子也不容易呀……”夏桂芳母亲立即道。

“没关系的,十万元对我来说,也就是个小钱。”王小强大手一挥。

夏三娃双眼一亮,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让夏桂芳替王小强倒酒。

夏三娃准备的是高度白酒,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王小强平时很少喝酒,喝了几杯白酒头晕乎乎的,见夏桂芳又要替他倒酒,立即拦道:“不行了,再喝就醉了……”

夏三娃道:“醉怕啥,咱家有的是地方躺,你尽管喝,来,叔陪你和……”

夏三娃从女儿手里接过酒瓶,亲自替王小强倒酒。

夏三娃酒鬼一个,喝酒跟喝白开水一样,王小强是个酒桌上的新兵,哪里是他的对手,很快便被他给灌醉了。

王小强感觉头晕得厉害,爬在桌上,感觉周围的一切,一圈一圈地转。

虽然晕眩,但心里还保持着一份清醒,他听到夏三娃的声音响起:“小芳,把小强扶到你屋里睡一觉……”

“爹,这……”夏桂芳羞羞的声音。

“没事的闺女,小强都醉成这样了,去吧,扶小强进去休息一下再让他走。”是夏桂芳母亲干脆的声音。

“那,好吧!”夏桂芳羞怯地道。

夏桂芳把王小强扶起来,王小强身子一动感觉头更晕,不过这时候他已感觉到,印堂处的五行灵泉,正在散发出丝丝的清凉之气,让他的头脑变得清醒起来。

以前只要在他动脑子时,印堂处的五行灵泉都会散发出那种清凉之气,让他的脑子清晰,却没想到还能化解酒精所造成的晕眩感,

王小强以前很少喝酒,即便喝也是喝一瓶半瓶的啤酒,不至于头脑晕眩,所以一直没发现五行灵泉还有这个妙用,这时候意外之下,也是一阵惊喜。

这以后要是和人拼酒,能把对方拼死!

王小强逐渐清醒的头脑,能感觉到夏桂芳柔软而有力的臂弯扶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拉了起来。然后她将他的胳膊搭在她的柔软的脖颈上,右胳膊环住了他的腰,让他靠在她的身上,颤颤巍巍地把往一个房间里扶去。

了能让自已更快地清醒过来,王小强意念一动,心脏处的王行灵泉也跑到了脑门处,也散发出一阵阵的清凉之气,在两股清凉之气的化解下,他晕眩的脑子,已经清醒了大半,等夏桂芳把他的身子扶到床上时,王小强已完全清醒了过来。

“呼……好沉!”夏桂芳呼出一口气道,她没想到一向瘦胳膊瘦腿的王小强,现在居然这样沉重,真想摸摸他身上是不是都是健硕的肌肉,只是最终夏桂芳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弯腰替王小强脱掉鞋子,又跪在床边,搬着他的身子扶正,盖上被子,正要起身下床时,却被一双手给扳住了。

“啊……你……你没醉呀?!”夏桂芳惊叫道。声音里透着慌乱与娇羞。

门外,趴在门上偷听里面动静的夏三娃,突然听到女儿的惊叫声,脸色一怔,感觉一阵惊奇,因王小强被他灌了将近有八两老白干,不可能不醉,可夏桂芳居然说他没醉。

夏桂芳母亲闻声感觉不动头,立即也把耳朵附在门上听了起来,就听里面的声音又响起:

“啊,不行的,小强……”夏桂芳慌乱的声音。

“小芳,给我揣揣……我只揣一下……”是王小强性急的声音,口齿清晰,没有一点醉态。

“现在可不行,小强,等咱结婚了再……啊……”夏桂芳的声音还没完就又发出一声慌乱的惊呼。

夏桂芳母亲皱眉愤愤地拍一下大腿,正要推门进去,却被夏三娃一把拖住,夏三娃双臂紧紧地裹住妻子并对她猛使眼色,示意她不要管这种事。